此人与小旋风柴进同族,却勾结贼寇图谋不轨,命丧岳飞之手

在《说岳全传》中,小梁王柴桂是个悲剧人物。他原是世居滇南南宁州的藩王,虽然没有太大的实权,但却过着富贵奢侈的生活。然而,柴桂听信贼人谗言,想要趁着朝廷开科取第的机会,用尽手段企图夺取武状元头衔,同时收买同科进士,意图与贼人里应外合夺取宋室江山。可是,当他用重金收买了四位主考中的三位、眼见状元头衔唾手可得时,却在校场中遇到了岳飞,最终被一枪挑杀。

根据书中的描述,柴桂是后周柴世宗的嫡派子孙,与《水浒传》中的梁山好汉小旋风柴进同族。他善使一口金背大刀,在文韬武略上颇有造诣。他正式登场亮相是在该书的第十一回。金刀王善占据太行山为祸多年,帐下聚集的雄兵猛将多达五万之众。他们不仅在地方上打家劫舍、肆意横行,对朝廷更是虎视眈眈、心怀不轨,早有谋夺宋室江山的心思。一日,王善听闻梁王柴桂入朝觐见天子的消息后,当即计上心来,亲自将其邀入山寨共商大计。

柴桂上到山寨备受礼遇,在大帐与众人坐定后,王善的军师说道:“当年赵匡胤巧施阴谋诡计,将柴氏天下窃据至今。主公本该是一国之君,却只得了个藩王的空名,反倒受他管辖,臣等心中实在不服!臣等在此地金营多年,如今已是兵强马壮,粮草充足。主公此番进京,何不趁机结纳朝臣,利用朝廷开科选士的机会谋夺武状元头衔,将同年三百六十位进士全部纳为心腹。到那时,主公只需登高一呼,臣等即刻整合兵马杀入京师,恢复柴氏天下,岂不美哉?”

王善等人的说辞,实际上只是想要借用柴桂梁王的身份,找个有实力的内应,以便实现谋划已久的大计。此番说辞对柴桂却非常受用。他听完之后欣喜万分,当场表示:“难得众卿家有如此忠心,孤家进入京城便全力操办此事,待到成功之日,定与众卿共享富贵!”柴桂进入京师后,便四处活动,花费重金收买了张邦昌、张俊、王铎等三位主考官。柴桂得到三人的暗中许诺,信心满满,只待开考当天,前往校场登台献艺,夺得魁首。

可是,同为主考官的京师留守宗泽忠义耿直,一门心思想要为国举贤,不仅多次拒绝了柴桂送来的厚礼,而且在当天正式开考前,还对柴桂进行了一番规劝。他将柴桂召至跟前说道:“你原是一家藩王,也不知听了那个奸臣的挑唆,不好好守着王位,却反要弃大投小,专来抢夺这状元的头衔,对你有什么好处?况且,今日天下英雄豪杰们齐聚此地,内中不乏武艺高强、手段超绝之人,你就觉得一定能稳操胜券?倒不如早早休了此心,保全了藩王的名节,岂不是一件美事?好好想想吧!”

柴桂被说得无言以对,只得紧咬牙关默不作声。反倒是张邦昌等人听到此处坐不住了,当即命宗泽最看好的岳飞上场,首先与柴桂进行较量。他们原本也是出于好意,想要最先拿掉岳飞,好为柴桂挽回颜面。不料,此举不仅让柴桂颜面扫地,还搭上了一条性命。二人先后进行了三场比试,在前两场的文试和射箭比试中,岳飞以卓绝的文采和精湛的技艺震惊四座,远远甩出了柴桂一大截。但是,在第三场武艺较量中,岳飞认为与柴桂之间尊卑有别,唯恐在比试中伤了他。所以,在场中左格右挡,就是不敢还手,宗泽对此非常气愤。

后来,宗泽经过询问方才得知其中缘由,便命二人各自立下生死文书,重新比试。两人重新返场后,柴桂轻声对岳飞说:“岳飞,你若肯诈败下场,孤家成就大事后必定重重赏你。如若不然,恐怕你今日性命难保!”岳飞回道:“千岁贵为藩王,已是富贵之极,何苦还要与众寒士争名,岂不有负天子求贤之意?还请千岁三思!”柴桂听后勃然大怒,举起手中的大刀,朝着岳飞的顶门上就砍。只可惜,柴桂的武艺与岳飞相差甚远。岳飞架开柴桂的刀后,一枪便将其挑落马下,柴桂当场殒命。

参考书籍:《说岳全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