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朴树和欧阳娜娜看上的人,到底有多厉害

文丨谦叔 图丨来源于网络

节目拿下8.7分,主题曲豆瓣评分高达9.3分。《明日之子乐团季》,口碑爆了。

《明日之子》前几季,诞生过“巨星”毛不易,到了《明日之子乐团季》,明日教师团的周震南,同样出自这档节目,还跟参赛学员同龄。

这些都是属于“过去式”的辉煌,《明日之子乐团季》真正的宝藏是:

参赛的这些男孩们。

开场坐一起,问龙丹妮的都是这些问题:为什么不给点外卖?成名了会开心点吗?

龙丹妮说:你们有成名的烦恼,也有不成名的烦恼。

孩子气十足,没什么阅历的青涩少年,却对未来充满憧憬。

以前,爆款音乐类综艺大多是成熟乐队。 都唱耳熟能详的歌,都是可预料的共鸣,但,惊喜欠奉。

《明日之子乐团季》的特别之处,从高分主题曲《有一群伙伴比啥都浪漫》就能看出:核心是伙伴。

《明日之子乐团季》一开始,还是熟悉的“才艺大PK”。 杨英格,表现力绝佳,被朴树盖章性感、优雅。

奶拽的杨润泽,招牌动作是歪嘴笑,痞帅风格很受欢迎;张旸的价值观自成一派,但不喜社交;闫永强的表演炸裂,冷静和克制起来,有种超出这个年龄的成熟——他们除了才艺,还有一种未经雕琢的野生感。

越往后,标准越清晰:单打独斗不叫好,能跟别人合作,一起发光,才叫炸。

刚播出的第四期,小考前六名站上音乐节的大舞台,灯光舞美都是音乐节级别的顶配;后六名上Live house 舞台演唱,相对朴素,但表演得好就有“逆袭”的机会。 从刚进明日高校时,又兴奋又懵的男孩儿,到初步展现大将之风的舞台王者,他们必须做到:自己先成为“独立的个体”1,再让1+1+1>3,考验的不仅是自己,还有别人,还有配合,这才是终极挑战。

1胜负欲强的少年,闯关也像渡劫?

上了这个战场,没人不想赢,更何况每一次亮相都直接关系到之后的去留,男孩们没有胜负欲是不可能的。

第一支上台的乐团,是“气运联盟乐团”(鼓手胡宇桐、主唱田鸿杰、主唱兼键盘李润棋)。

因为小考位列最后一名,他们期待能通过碰撞,为自己正名。

鼓手胡宇桐在台下,直抒胸臆:一个乐团不出现矛盾,那还叫乐团吗?

上了台,有了伙伴,带来真诚的表演,让邓紫棋热泪盈眶直呼:我看到你们好感动,真的好感动。

“水果星球乐团”(吉他张旸、主唱杨润泽、贝斯手小智)从穿衬衫扎领带的酷帅造型,就看得出是有精心设计的。 他们选的是经典放克神曲《Uptown Funk》,同样是炸场的最佳选择。

小考时,他们以轻松自然的范儿,直接排名第一。

但就在登台前夕,问题出现了——歌曲的版权方没有给到授权。

已经是职业歌手的周震南最清楚,这对于表演来说,意味着什么。 男孩们拍了一段视频,发送给Bruno Mars,争取版权。

同时重新选曲,只有一天时间磨合。

就在登台前一天,“水果星球乐团”如愿以偿,拿到了歌曲的版权。 经过这一“劫”的仨男孩儿,带来了炸翻全场的轰趴。

2跟“唢呐哥”组队,也会被差评?

全新升级的三人组合,打破了此前两人组的平衡局面。

伙伴是自己选的,团队是自己组的,这是一种盟誓。 都是二十啷当岁的男孩,都有自己的想法,但要对表演负责,重点就是一个字:搭。 郎朗就说过,首先是看看大家搭不搭,你三个人如果不搭的话,那就麻烦大了。

超级搭的组合,有。

1999年,莫文蔚唱红《阴天》,杨英格那一年才6岁。

到了《明日之子乐团季》的舞台上,杨英格一登场,大面积纯色灯光打出的剪影、90年代风格的鼓点伴奏……让人一下回到那个年代的氛围。

杨英格雕塑般的外形轮廓,跟莫文蔚演唱时的轻描淡写,都有一种不着痕迹的高级感。

梁龙说:“这是最有舞台画面的一个乐团”完全是恰如其分的。

有超级搭的组合,自然也会有不同程度的不搭。

第一期入学考试成为F man的沈钲博,钢琴水平得到了郎朗的认可,被教师梁龙连称是“艺术家”。 但是他到了三人团当中,反而显得格格不入,成了“拼接”的状态。

而此前燃爆全场的“唢呐哥”闫永强,这次搭档“微笑鼓手”鞠翼铭,还有“Rap强者”赵珂,各自都很能打。

组成“延迟赛跑乐团”之后,小考的水平也从头乱到尾,郎朗直接贡献了表情包。

情急之间,鞠翼铭和赵珂有时会产生争执,闫永强有时会自我怀疑。

身为F man 的鞠翼铭就像是参加了变形记,频频崩溃暴走,还摘下了F man的徽章,一度觉得自己不配当F man。

但,就像队名“延迟赛跑”,虽然出发得晚,可只要向前,或许都来得及。

赵珂形容三个人的关系是“刘关张”,肝胆相照,亲如兄弟。

演出当天,唢呐这门独特的技艺,加上青春洋溢的鼓点,和Rap结合,撞上high歌《倍儿爽》,让观众每个毛孔都张开了,也带来了全场大合唱的效果。

观众看的是热闹,老师们看的是门道。 朴树对闫永强说:第一场的时候我说我组乐队会选你,但第二场我就想把这句话收回了,唢呐的爆发力非常强,但它的表情太单一了,我觉得你可以试试断奏、加效果器、延后等,你再这么吹下去,我都受不了了。

老师面对天赋异禀的学生,往往会寄予厚望,希望看到他们不断的成长变化。 但成长哪有这么容易,第一个面对的就是:被否定。 3听老师的话,还是大胆做自己?

学员和学员的“碰撞”,让人看到了属于青春的好胜、友谊的珍贵,格局的大小。 教师团和学员们的关系如何呢?

节目的明日教师团选取非常有意思:少年时期都是在音乐上有天赋的人。

邓紫棋,实力歌手流行先锋;郎朗,代表了传统意义上的成功;朴树,代表了遵守内心的自由;欧阳娜娜,只要一坐在大提琴前就发光的女孩;周震南,唱跳俱佳的全能型歌手;至于梁龙,自称中国摇滚教母,非典型性的乐团风格让人过目不忘。

邓紫棋在给“延迟赛跑乐团”做指导的时候,建议放大所有的情绪起伏,做了很多精心设计。

但最后学员们还是坚持了自己的想法,邓紫棋“气”到锤地:明明叫他们做这个,为什么不做?

郎朗在指导“彩根乐团”(主唱孔翔宇,鼓手谢渊宇,主唱兼电吉他马哲)时,同样遭遇了“意见不被重视”。

一向好脾气的郎朗,也忍不住吐槽了一下:如果是聊了一个小时,没有一个地方放在里面,我觉得可惜了。

在别的选秀节目里,学员对导师大多是有点怕的,你很少会看到有学员,在老师的意见VS自己的想法之间,选择后者。甚至还会发生碰撞。

教师团光环不是舞台唯一真理,学员们未必只是想长大后我就成了你。

所以他们不是简单的教和学的关系,而是互相尊重,一起学习。 教师团之间,同样有激烈碰撞。 关于马哲的电吉他表演,梁龙和朴树在讨论改进空间时,意见完全不一样。

朴树:你想做的那个人,我希望你变成他。

梁龙:你还停留在拿吉他装酷的地方,你什么都没弹出来,对不起。

朴树:我还是觉得你有权利做你想做的。

对于武星组的舞台,朴树直言:对不起,我对这种音乐类型有偏见,我觉得我应该闭嘴。

邓紫棋也耿直发言:不要因为固有印象,就一直在唱同样的风格。音乐是碰撞出来的,应该要有胆去撞。

没有谁藏着掖着搞套路,没有谁分咖位大小,也没有谁故意要忤逆谁,哪怕是吵架,也是为了音乐出彩。

到点儿就要回家睡觉的朴树,谁能管束得了?但偏偏,他在参与《明日之子乐团季》之后,由客座教授续签成了特聘老师。

带着弥足可贵的真诚,带着颠扑不破的热爱,保持初心的男孩,在这里与志同道合的伙伴相遇,有惜才爱才的教师团指导,足以“碰撞”出前途无量的未来。

这样的自由生长,也让少年的小惊喜,少年的小得意,少年的小羞涩……这些被成年世界过早放弃了的、看似百无一用的真诚,都毫无保留地展示给观众看,也是《明日之子乐团季》最掏心掏肺的地方。

太多市面上的音乐类综艺,只剩下越来越趋同的审美+只会说场面话越来越油腻的导师,一切都可以流程化,但却不够走心,很少看到真实的对抗,甚至成长的烦恼。

可《明日之子乐团季》的好看之处,就在于那种青涩,这所热血的音乐学校里,每个人都是不设限的,就像是一个初生牛犊,撞开挡道的陈旧规则,撞出了一个新世界,然后青涩慢慢变成了成长。

不被规则定义的“明日之子”们,需要的只是:把舞台交给他们。

最后的结果会是怎样?少年们到底能成长到哪一步?无论如何,他们的光芒都是这个夏天最热血的色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