捐款3千万的“爱心会长”是黑老大:曾致少女冤死 为探案情宴请官员

多年来做慈善、办工厂,让朱历军救助过一些人。对外3000余万的捐款让有的人诧异:一个爱做慈善的人,怎么可能是“黑老大”?无论朱历军身披多少荣誉,10年过去了,当地人始终不会忘记:2010年那个夏季,一名17岁少女小韩(化名)之死,与朱历军有关。

【版权声明】本作品著作权归上游新闻独家所有,授权深圳市腾讯计算机系统有限公司独家享有信息网络传播权,任何第三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去年1月,在一次政协讨论会上,时任陕西省政协委员的朱历军提出:扫黑除恶要主动出击,让人民群众获得幸福感和安全感。

然而两个月后,提出这一说法的朱历军开始变得忧心忡忡。诸多迹象表明,“涉黑”的调查正在引向他自己。

幸好,陕西汉中多名高级领导纷纷出面为他解忧。一度,让他放下了芥蒂。为进一步探明调查方向,他陪着这些领导去了北戴河学习,自己的妻子陪着领导的太太们去了欧洲,一切似乎都在向好的方向发展。

然而,当他夫妻二人乘坐的飞机陆续返回汉中,警察早已等候在机场。

再见朱历军,是今年7月30日。这天,法院对他一审宣判。法院对外发布的影像中,朱历军头发花白,看上去憔悴许多。在他身旁,妻子掩面抹泪;身后,有人垂头不语,几乎所有人都没了往日的模样。

作为中央督导组重点督办的案件之一,今年7月30日,一审法院对朱历军等39人进行宣判。朱历军犯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寻衅滋事罪等罪行,数罪并罚,一审有期徒刑25年,剥夺政治权利3年,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对于这份判决,有人说判重了,也有人说判轻了,就如同人们对朱历军的印象。

多年来做慈善、办工厂,让朱历军救助过一些人。对外3000余万的捐款让有的人诧异:一个爱做慈善的人,怎么可能是“黑老大”?

但熟悉他的人解释,早年,在当地干尽坏事的朱历军正用这种方式由黑洗白,也在用这种方式打通与上级领导的关系。

“打黑破伞”之后,在汉中,多名当地重量级官员陆续落马,也恰好印证了人们的猜测。

▲朱历军曾以慈善家的形象多次出现在媒体视野中。

搏名:当众刀砍“两劳”释放人员

1971年出生的朱历军,陕西汉中市西乡县人。在西乡,其名下公司经营着砂石、商砼生意。

上游新闻(报料微信号:shangyounews)记者获悉,从2015年至2019年,朱历军名下公司累计获取的砂石、商砼收入逾5亿元。

村里人说,朱历军从小没读过几年书。这点,朱历军也从不否认。

日后,他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说,家里兄弟姐妹六人,他排行老四。小时候,家里穷,他12岁便挑起生活重担,卖过蔬菜水果,在陕北下过煤窑,在广东搬过砖头。1992年,20岁出头的他回到家乡开始做生意。2005年,他瞅准商机成立了公司。

然而对于这一说法,有村民并不认同。

多个信源告诉上游新闻记者,朱历军早年没去过陕北和广东,而是跟当地一些闲人在外惹是生非。

时间模糊了人们的记忆,对于朱历军早年经历,“惹是生非”存在多个版本。至今仍在称赞朱历军的老人也承认,年轻时的朱历军有点“淘”。

今年6月29日,针对朱历军等人的起诉书显示:2003年11月起,朱历军逞强耍横,纠集3名社会闲散人员,在公共场所共同持刀砍杀一名“两劳”释放人员。此事,使朱历军的恶名在西乡县得以传播。2004年1月,朱历军为发泄情绪,纠集两人借故生非,持刀将一人砍伤,使朱历军等人在西乡的“名声”不断扩大。

▲朱历军被抓后,警方发出公告。图片来源/西乡公安

发迹:组建涉黑团伙垄断砂石生意

起诉书显示,2005年9月6日,朱历军成立公司以后,便开始从事砂石生意。

2007年,对于朱历军来说,是关键的一年。这一年,他通过公开拍卖方式获得西乡县部分河道的采砂权。

起诉书显示,2007年11月,汉中市路桥公司在承建当地一段公路建设中,经政府同意,该公司可以在指定河段自行采挖砂石用于项目施工。由于没购买朱历军公司的砂石,朱历军多次派人滋扰,阻碍生产。期间,汉中市路桥公司多次报警,并向当地县政府书面报告未果,之后,该工程被迫停工。

朱历军派人对汉中路桥公司董事长辱骂,并威胁其家人。公诉人称,迫于该组织的淫威,汉中路桥公司董事长多年不敢在西乡过年,不敢独自外出散步。当地政府协调下,汉中市路桥公司拿了20万元交给朱历军的公司,此事才得到解决。

公诉机关指控,朱历军黑社会性质组织中,有13名是有前科的刑释人员,他们主动接受朱历军的领导,且结构稳定、层级分明、分工明确。

在组织内部,朱历军拥有绝对的领导权,为黑社会组织领导的公司制定了严格的规章制度,奖惩分明,对执行自己要求不力的成员,轻则严厉批评,随意辱骂,重则开除。

“只允许公司辞退员工,不允许员工自行辞退。”公诉人称,该组织还统一服装,编写歌曲并组织重要场合传唱。组织成员如果因组织利益受损,或者被司法机关处理,朱历军及所在组织会出面解决,安抚组织成员,出钱支付有关费用,给予一定经济利益或找人摆平,笼络人心,拉拢人员。

起诉书显示,该黑社会性质组织通过违法犯罪,逐步垄断控制西乡县域内的砂石、商砼经营市场,攫取了大量财富,不断壮大公司实力。

▲王隆庆(前左)和朱历军(前右)为汉中市各界爱心济困协会揭牌。图片来源/汉中市政协网

变脸:“慈善”捐款3000万赚取政治资本

逐渐发迹后的朱历军,逐渐变了另一个模样。在村里,他召集人们集资修桥修路。至今,老家的公路、桥梁上都写着朱历军的名字。后来,朱历军在多次见诸媒体时,也多以慈善家的形象出现。

他修建小学、奖励优秀教师、资助贫困学生、访贫问苦。十多年来,朱历军先后被评为全国“孝亲敬老之星”及“先进个人”,连续两届获评陕西省“三秦善星”及“先进个人”,还被评为汉中市“劳动模范”,西乡县“善星”“慈善特殊贡献奖”等。

上游新闻记者获悉,近年来,朱历军对外捐款累计达3000余万。

朱历军还担任了汉中市乒乓球协会主席、汉中市各界爱心济困协会会长、西乡县慈善协会常务副会长、西乡县企业家协会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汉中市新的社会阶层联谊会副会长、全国老年篮球协会名誉理事长等职务。

以汉中市各界爱心济困协会成立为例,2018年,该协会成立之初,收到爱心捐款共计262.2万元,其中朱历军便捐款100万。

为什么朱历军如此热衷捐款?起诉书显示,朱历军为掩饰其黑老大身份,通过慷慨捐款,积极参加社会活动等方式,极力向党的政治领域浸透,疯狂赚取政治资本,猎取政治光环。

有知情者透露,朱历军参与乒乓球、篮球等协会,主要是依靠捐钱铺路,从而有机会接近有此爱好的领导干部。

上游新闻记者获悉,汉中市政协原主席王隆庆和汉中市委原常委、秘书长牟晓非等成为给朱历军提供帮助、庇护的“关键人物”。

据有关部门统计披露,在朱历军案和另一起涉黑案件中,“保护伞”中有厅局级干部5人、县处级8人、乡科级11人。

嚣张:公司未评先进,滋扰组织部领导7小时

有了上述领导的关照,朱历军先后当选西乡县第十五届、第十六届、第十七届人大代表,陕西省第十三届政协委员,汉中市第五届政协委员。

对于荣誉,颇为敏感的朱历军极其看重。

公诉机关指控,2015年6月30日下午,朱历军因其公司党支部未被评选为县级先进基层党组织,朱历军便来到时任西乡县委组织部一名副部长的办公室滋事。

正在列席县委常委会的这名副部长中断参会,回办公室接待朱历军。朱历军当面质问他,自己公司为啥没评上先进?

反复解释后,朱历军仍不依不饶,在该副部长办公室纠缠长达七个多小时,致使该副部长无法出席当晚会议。直到当晚11时许,朱历军才被其他领导干部以吃饭为理由,劝阻离开。在吃饭过程中,朱历军仍然威胁县组织部有关领导,“这个事情还没完,你们以后出门注意你们和家里人的安全。”

上游新闻记者从办案人员获悉,朱历军被抓后,有关部门曾前去核实此事,这名副部长仍对此事存有担忧。

公诉机关称,朱历军罔顾党纪国法、嚣张拔扈的行为,严重破坏了国家机关的工作秩序,形成了恶劣的社会影响。

▲2010年9月1日,小韩从这家酒店坠亡,当时称是自杀。该楼下,是朱历军经营的商务会所。

恶迹:致17岁少女冤死,伪造“自杀”案逃脱刑罚

无论朱历军身披多少荣誉,10年过去了,当地人始终不会忘记:2010年那个夏季,一名17岁少女小韩(化名)之死,与朱历军有关。

“我姐不是自杀。”小韩(化名)妹妹告诉上游新闻记者,近10年,他们尝试了多种办法,希望查明小韩的死因,但始终没有结果。直到去年,朱历军被捕后,小韩一家才看到希望。

小韩的家人告诉上游新闻记者,小韩初中毕业后,随母亲去广东打工。在广东呆了不到半个月。父亲在新疆发生意外,小韩便回了老家。在同学邀请下,17岁的小韩去了西乡打工。

小韩妹妹记得,2010年9月1日,是自己开学的日子。小韩说,要回家陪自己去学校报名。但当天,小韩没回家,也失去了联系,直到当晚,家人托关系才知,小韩已经坠楼死亡。

之后,当地警方开始调查,还成立了专案组。持续三天的调查结果是:小韩自杀。

“出事前一天,我姐还很开心地跟我打电话说,要陪我去报名,怎么可能自杀?”小韩妹妹说。

对于小韩之死,家属存疑,他们前往酒店讨说法,结果被不明身份的人殴打。“打的人跑了,我们被警察给抓了。”小韩父亲说,此后,他们在当地找律师想讨说法,但没人接他们的案子,网上发帖也很快被删除。

小韩父亲说,当时他感到很失望,也很无助。没过多久,代表朱历军的人来他家“做工作”,“软的硬的都有。”小韩父亲已察觉,此事与朱历军有关。

2011年1月21日,小韩父亲受不了压力,只能妥协。在与酒店签署的《协议书》中,上游新闻看到“自愿一次性帮助小韩父亲5.6万元,小韩父亲不再追究,不得提新要求”。小韩生前使用的手机,在遗体火化后由警方返还家属,但手机内的所有信息已被清空。

上游新闻记者从朱历军案的起诉书获悉,小韩坠楼之死与朱历军容留其吸毒有关。

起诉书显示,2010年8月31日21时许,朱历军两次容留小韩等人吸毒。次日18时,小韩从西乡县一酒店跳楼身亡。

警方调查期间,朱历军担心此事暴露,影响自己个人形象和事业发展,便指使一男子谎称与小韩是男女朋友,并让其告诉警方,小韩死的前一晚,他俩在一起,后发生争吵,小韩吸毒后独自离开,去向不明。

随后,按照朱历军写好的材料,该男子签字按了手印。由此,造成小韩坠楼事件的真实原因未能查清,朱历军容留他人吸毒的犯罪行为也未能及时查处。

然而,小韩之死并没有让朱历军收手。8个月后的2011年4月4日,朱历军再次容留另一名女孩吸毒,导致坠楼。之后,朱历军再次找人隐瞒了事情经过,导致也未能查清真相。

控负:借无人机、给钱拉拢贴吧吧主控制网络舆论

除了对当地人施压,朱历军也极其看重网络舆论。

公诉机关指控,2016年6月,西乡县骆家坝镇村民在“百度西乡吧”朱历军唱歌的视频帖子下发表评论称:“西乡的老大现在洗白了”,后被朱历军发现。

朱历军纠集3人找到该村民,对其进行殴打侮辱,还迫使该村民自扇耳光、下跪,并录制视频,同时威胁该村民:“西乡吧就是老子的,你的一言一行老子都知道,你再到网上乱发,老子让你分分钟消失。”

为了控制当地人发表朱历军的负面言论,朱历军想到了拉拢百度贴吧西乡吧吧主。

公诉机关指控,自2019年以来,朱历军拉拢利诱百度贴吧西乡吧吧主邓某,将其培植成该组织成员,累计给邓某现金红包7555.54元,并借给其无人机一架(价值6639元)长期使用,使其主动将西乡吧出现的关于朱历军及其组织成员的负面帖子及时删除。

公诉机关指控,2019年4月16日,朱历军被警方抓捕后,面对网民的强烈关注和热议,邓某受该组织成员安排,将关于朱历军的帖子及跟贴言论93条全部删除,妄图压制舆论影响,为该黑社会性质组织控制民间舆论。

▲去年4月16日,朱历军回汉中机场时被抓。此前他的朋友圈记录了其生活轨迹。朋友圈截图

惊恐:托市政协秘书长找扫黑办主任打听案情

2019年初,得知自己可能被调查,朱历军变得忧心忡忡,他开始托人打听警方调查的方向和进展。

受托者中,卢兴成便是其中之一。有证据显示,2018年1月,陕西省政协会议召开期间,时任汉中市政协秘书长的卢兴成与朱历军相识。

在卢兴成的房间,朱历军向他打听时任汉中市政协领导的行程,并送给卢兴成1万元现金。卢兴成收了钱,回答了朱历军的疑问。此后,二人有了交往。几个月以后,朱历军一家和卢兴成一家再次在西安见面。朱历军妻子给了卢兴成妻子1万元后,两家人变得相熟。

此后,在成立汉中市爱心济困协会时,卢兴成给朱历军帮过忙,朱历军分两次给了卢兴成共5万元。这次自己可能被调查,朱历军又想到了卢兴成。

2019年3月,朱历军将自己的担心告知卢兴成,并提出,想请时任汉中市公安局副局长 、 扫黑办主任王雨团吃饭。

卢兴成答应。当年3月初的一天下午,卢兴成夫妻俩、朱历军夫妻俩在汉中一酒店包房内,宴请了王雨团。酒席间,王雨团究竟说了什么,尚不得知。但在酒桌上呆了大约20分钟后,王雨团离开。

此次宴请结束,朱历军十分感谢卢兴成。朱历军妻子还给了卢兴成俩孙子一万元“压岁钱”。

上游新闻记者获悉,此次宴请后没多久,朱历军再次邀请多名领导参加宴席。这次参加宴席的,有卢兴成夫妻、时任汉中市一人大副主任夫妻俩及另一名官员家属。

席间,领导们谈到要去北戴河学习,朱历军决定陪同。朱历军妻子提出,太太们可以一起去欧洲旅行,团费已经由朱历军妻子支付,太太们可以放心出游。除旅行费,饭毕,朱历军妻子还给每名太太递上了2万元红包。

参与侦办朱历军案的消息人士透露,此次宴请过后,朱历军放松了警惕,“他觉得这么多领导保着他,应该不会有事。”

按照前期规划,2019年 3月29日,朱历军妻子陪着领导太太们去了欧洲。紧接着,当年4月初,朱历军陪着时任汉中市政协主席王隆庆和卢兴成去了北戴河,参加“全国政协干部培训班”。

朱历军的微信朋友圈记录他此行最后影像:白天,朱历军陪着王隆庆和卢兴成开会学习,还游览了雁栖湖。晚上,在王隆庆房间,朱历军给每名领导发了1万元筹码,4人一起打牌。期间,他还不忘提醒卢兴成,帮他留意警方的调查进展。

然而,学习、旅行结束后,返回汉中的飞机刚一落地,朱历军和妻子便陆续被抓。

上游新闻记者获悉,抓捕朱历军的过程,警方始终处于高度保密状态。与朱历军一同返回的领导们未亲眼目睹抓捕朱历军的过程,但朱历军妻子在机场被抓时,却惊动了这些领导的太太们。

很快,包括王隆庆、卢兴成在内多名领导便知晓此事,他们开始陷入焦虑中。卢兴成等人托中间人找到了朱历军的儿子,并将一笔笔退款交到朱历军的儿子手中,并明确要求,朱历军儿子必须打收条。

但一番操作之后,上述官员也陆续落马。上游新闻记者获悉,上述多名涉案官员多数已被公诉、开庭,但目前尚未有判决对外公布。

▲7月30日,一审法院对朱历军案进行宣判。图片来源/城固县法院

警示:金钱铺路拉拢腐蚀党政干部

2020年6月29日,城固县人民法院依法对朱历军等39名被告人涉嫌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等罪一案公开开庭审理。

城固县人民检察院指控朱历军等39人涉嫌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寻衅滋事罪、强迫交易罪、非法采矿罪、敲诈勒索罪、逃税罪、妨害作证罪、容留他人吸毒罪、非法持有枪支、弹药罪、非法占用农用地罪。且以黑护商,以商养黑,严重扰乱和破坏了当地社会、经济秩序,造成了恶劣的社会影响。

上游新闻记者获悉,庭审前,此案预计将庭审10天,然而案情复杂,且人数较多,庭审持续14天才结束。

7月30日,陕西省城固县人民法院对此案一审宣判。

法院审理查明,以朱历军为首的黑社会性质组织以西乡县通运建材工程有限责任公司、钻石皇朝商务会所、西乡通用物流发展有限责任公司、西乡县月亮湾农林综合开发有限公司等实体经济为依托,逐步形成以朱历军为组织、领导者,其他35人为参加者的黑社会性质组织。该组织采取暴力、威胁等非法手段,组织多起寻衅滋事违法犯罪活动,逐步垄断西乡县砂石市场,抢占西乡商砼市场供应,大肆攫取非法利益,对西乡县经济社会生活秩序造成重大影响。

朱历军犯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寻衅滋事罪、强迫交易罪等罪行,数罪并罚,判处有期徒刑二十五年,剥夺政治权利三年,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另有35名黑社会性质组织成员分别被判处十五年六个月至一年四个月不等的有期徒刑。有3人不属于黑社会性质组织成员也获刑三年六个月至十个月不等。

7月2日,陕西日报报道称,朱历军案是由陕西省委主要负责人督导的5起黑社会组织性质重点案件之一。该案特点为:早期通过暴力手段确立强势地位,后期用金钱铺路,拉拢腐蚀党政干部,并与其结成利益联盟,进而非法控制当地采砂、土建等工程项目。

上游新闻记者 沈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