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12岁女孩患重症父母欲把她“捐”了,女儿的回应却出乎预料

孩子是上天赐给父母的礼物,同时也承载着父母无限的希望。可我想大多数父母都和我一样,无论孩子将来成才与否,都希望他们拥有一颗善良的心和一个健康的身体。我的女儿丁晨希是个善良的孩子,她说如果一天她的生命走到了尽头,她愿意把自己的器官捐献出来,去帮助有需要的人。可现在每天看着她承受着病痛的折磨,而我不能替她承受这一切,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而无能为力。

【点击视频了解详情 爱心捐款链接急救移植排异的希希】或者打开微信-支付-腾讯公益-搜索:急救移植排异的希希。

我叫贺春燕,来自湖南省株洲的一个农村家庭。我和丈夫丁胜是初中同学,2008年10月希希出生。由于家境贫寒,我和丈夫在希希1岁的时候就离家去广东打工,幼小的希希只能放在老家由奶奶来照顾。心里虽然有万般不舍,为了生活也只能这样。

孩子爸爸少年丧父,十几岁就辍学赚钱补贴家用,是一个有责任心的人,只要身边有需要帮忙都尽自己最大的力量去帮,“能帮就帮”成了他的一句口头禅。他也时常做义工,多次献血,去探望敬老院的老人。日子一直过得不算富裕,但也平淡踏实。

2018年2月的一天,希希突然发烧、脚疼、脸色苍白,在村卫生所治疗后不见好转,随后奶奶带他到县医院检查,检查结果出来后医生怀疑是“白血病”建议到大医院检查。孩子奶奶给我们打电话时吓得话也说不利索,我们连夜坐火车赶回湖南老家,马不停蹄地带孩子去湖南儿童医院就医。

到达医院后经过骨穿等一系列检查,最终确诊为:“急性髓系白血病”。我瘫倒在楼道里大哭,她还那么小,她的人生才刚刚开始,还没在父母的怀里撒过娇,怎么会得这么可怕得病?我捶胸顿足难以言表。

由于病情比较急,医生很快安排了化疗,第一疗希希就差一点失去了性命。上化疗后希希开始出现流鼻血、高血压、心跳加快、口腔溃疡、败血症,并且发高烧到40度,每4个小时反复一次,整整持续40天。随后肺部出现大面积感染,病危通知书也下了好几次,医生找我们谈话,告诉我们要做好思想准备。我真后悔陪她的时间太少,没能好好地照顾她,我的眼泪就像断了线的珠子。我怕极了,怕孩子就这样离开了。

孩子爸爸帮我擦了擦眼泪说:“如果孩子真有那么一天,我们把孩子的器官捐献了吧?这样不仅能给别的家庭带来生的希望,也能让我们的希希以另外一种方式活在世间。”我扑倒在孩子爸爸怀里,像一个无助的孩子。我懂孩子爸爸,理解并支持他的决定。

我们找了一个合适的机会和孩子说起来这件事,没想到孩子没有迟疑,一口答应:“好,我知道把器官捐献出来可以帮助有需要的人,救活了别人我也能活着,我以前看过关于捐献器官的电视剧,我知道。”我把希希紧紧地搂在怀里,不舍得撒手,她懂事得让人心疼。

也许老天又开始垂怜我的孩子了,在医生的治疗下,希希奇迹般地从鬼门关走了出来。我感叹孩子生命力的顽强,发誓以后的治疗之路无论多么艰难,我都不会放弃。

治疗进行到第三个疗程时,因为染色体缺失急需移植,医生建议让弟弟给姐姐做配型,我听后马上给在老家的奶奶打了电话。可奶奶接到电话后坚决反对,不准弟弟的骨髓配型。因为考虑到姐弟配型有全相合的几率,移植后排异会小一点,也能节省很多治疗费,我和孩子爸爸就努力地劝导孩子奶奶,希望她能理解。生命大过一切,奶奶最终还是同意让弟弟给姐姐配型。

医生认为弟弟的体重过轻,和姐姐体重相差太大不建议使用,我的心顿时跌入谷底,有些不知所措。医生迅速安排我和孩子爸爸进行配型,万幸地是,我和希希配型成功,医生说准备好费用可以移植了。这时的我才意识到,庞大移植费用我们根本就没有。我的双眼开始寻找孩子爸爸,看到他躲在医院的角落里不停打着电话。刻不容缓,我们变卖了家里所有能卖的东西,又从亲戚朋友那东拼西凑,孩子的学校也给捐了三万多块钱,千辛万苦终于进了移植仓。

11岁的希希已经开始发育,回输干细胞当天孩子来了例假,这无疑是一件不好的巧合。红细胞、血小板输入体内没有任何作用,一边输入一边流失。孩子出现高烧、肚子疼、全身浮肿、缺氧,一起向孩子袭来。仓外做供体的我只能干着急,真担心孩子支撑不下去。我用电话鼓励孩子不要放弃要坚强。为了给孩子打气我笑着说:“你是打不死的小强。”就这样,孩子在舱内熬过了34天。

移植后便是抗排异和抗感染治疗,让我日夜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移植后希希出现了全身皮肤排异,起疹子、痒得无法入睡,心律快到喘不上气,食欲不振整个人瘦到皮包骨。接着肺部又严重感染,恰好希希的一位病友离世了,孩子受到了身心的双重打击。和我说:“妈妈如果有一天我也不在了,你们一定要把我的器官捐给有需要的人!你和爸爸不要难过,我知道你们为我付出了很多,我希望你们开开心心的。”听了孩子的话我哽咽得说不出话。

希希最近在出租屋出现发热,带孩子到医院拍了CT,发现肺部积水、感染。由于肺部感染引起肺部排异,治疗还要继续进行下去。孩子患病这两年多,我们已尽拼尽所有,亲戚朋友借了一遍又一遍,实在拿不出后续费用,孩子爸爸在外没日没夜的干活,也不够孩子一支药的费用。希希从鬼门关艰难走到现在这一步,真的不容易,为人母的我希望她能健健康康地活下去。无奈的我只能鼓起勇气求助大家,拉孩子一把,帮她闯过这一关。

如果你愿救助孩子,请您点击捐款链接:【急救移植排异的希希】 ,进入腾讯公益乐捐页面,为孩子献上一点爱心。或者打开微信-支付-腾讯公益-搜索:急救移植排异的希希。(图文/部分当事人供图 当事人口述/小蔚整理 编辑/黑土影像工作室 毕大鹏)更多详情请关注微信公众号:黑土影像。原创作品,未经授权,严禁任何形式转载,侵权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