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地探访三亚免税店火爆现场,岭南控股等十余家公司“争抢”牌照

王府井似乎是给国内的百货公司“打了个样”,但商务部研究院国际市场研究所副所长白明向记者指出,对行业细分领域而言,百货公司才应当是免税业的竞争主体,不过由于我国行业管理划分的原因,此前获得免税品经营资质的多是旅游类企业。

8月1日,北京一家市内免税店周年庆活动进入倒计时,免税价再叠加七折优惠,王晴(化名)感觉“太值了”——这个价格让海淘“黯然失色”,甚至首尔的市内免税店也要“甘拜下风”。

实惠,是免税商品对消费者最大的吸引力;免除“三税”(进口环节关税、消费税、增值税)后,低价也能赚取丰厚利润,是免税业吸引入局者的重要原因。由于与财税密切相关的特殊性,在各国,免税业都具有政策性色彩,“牌照”意味着入场券。

近来,海南离岛免税政策超预期落地、老牌百货业龙头王府井获得免税牌照股价大涨,十多家上市公司扎堆申请牌照,不论是投资者还是消费者,“免税”的魅力前所未有。

消费回流趋势之下,国内免税业是一片公认的蓝海,业内普遍认为,当下已到了吸纳更多玩家入局的时间窗口期。但“淘金之旅”也并非一路坦途,离岛免税的火爆掩盖了市内免税店经营惨淡的现状,蓝海与红海之间的距离或许并不遥远。

近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实地走访海南离岛免税店及运营最久的北京市内免税店,采访上市公司及业内学者,解析僧多粥少的免税业红利几何。

每经记者实地探访三亚、北京两地免税店

“有枣没枣打一杆子”,十余家上市公司投身免税牌照大战

“关于免税牌照,公司一再强调近期暂无相关计划,请问公司所指的近期是什么概念?一小时?一天?一个星期?还是一年内?”投资者互动平台上,杭州解百被投资者反复询问是否有申请免税品经营资质的计划。

免税概念火了,哪怕是以证券业务为主的上市公司,都被投资者问及是否涉及免税品经营业务,原本小众的行业正在变成股市上几乎无人不知的热门领域。

股价是最直观的表现。免税概念股中的龙头企业中国中免近期股价飙升,截至8月3日收盘,市值已近5000亿元。仅是间接控股股东方面上报了离岛免税品经营资质的申请,海汽集团就收获涨停板,股价一个月涨了两倍。

牌照申请大战已在A股拉开帷幕。6月以来,格力地产披露将收购珠海市免税企业集团有限公司全部股权,“跨界”进入免税业;王府井披露公司被授予免税品经营资质;百联股份、岭南控股、鄂武商A等十余家上市公司先后披露自身或关联方正在申请免税品经营资质。

投资者似乎已急不可耐,涉及免税概念的公司接连触及涨停。但实际上,申请不意味着审批通过,即便最终通过也可能耗时较长。业内人士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指出,王府井从申请到审批完成时间跨度约一年,当下申请者众多,排队时间可能更长。

“我们看到很多同行申请了(我们也)就申请了。”被问及为何选择投身免税牌照争夺大战时,一家位于南方的百货公司证券部人士回应道。

在王府井免税品经营资质获批之前,我国免税业的“玩家”多是旅游业企业。如刚更名不久的中国中免,此前以旅行社业务为主,又如海汽集团间接控股股东海南旅投、从去年起加大对免税业布局的凯撒旅业等。

王府井似乎是给国内的百货公司“打了个样”,但商务部研究院国际市场研究所副所长白明向记者指出,对行业细分领域而言,百货公司才应当是免税业的竞争主体,不过由于我国行业管理划分的原因,此前获得免税品经营资质的多是旅游类企业。

现有申请者中,不乏抱着“有枣没枣打一杆子”的心理申请的企业,于大部分企业而言,免税都是一个新鲜的领域。这与我国免税业发展时间不长也有关系。根据汤万锋2018年发表的《中国免税业的发展及影响因素研究》,免税业的发展在国外已经经历了70余年的发展,国内则是从1980年开始。

在主流的观点中,免税业按照场景可大致分为机场免税、离岛免税和市内免税三种业态。其中,不论是在我国还是全球,机场免税店都被认为是“兵家必争之地”,占据着免税品销售约6成的市场份额。离岛免税这一业态集中在东亚地区,如韩国济州岛、日本冲绳岛。

在韩国,市内免税店地位高过其它业态,韩国免税巨头的销售额主要来自其大型市内免税店和国际机场枢纽店贡献,其中乐天有五成收入来自市内免税店。

尽管尚未有消息显示王府井所获得的免税品经营资质具体范围,但白明分析认为王府井有望获得涉足市内免税和海南离岛免税两个业态。

免税店不会“遍地开花”,各路玩家入局提前“占山头”

广西的南宁百货、湖南的友阿股份、吉林的欧亚集团……相关上市公司公告中并未说明申请免税牌照所涉的业态。白明认为,目前排队申请的众多百货公司如若获批,市内免税店将大概率是主赛道。

投资者关心的是,如果获批市内免税店相关的免税牌照,有多大含金量,又能给上市公司带来多大的收益?有一个数据可供参考,我国国内奢侈品在免税业的销售渠道比例,机场免税占据一半销量,离岛免税占据35%,市内免税店份额最低,仅占15%。

此外,在多省百货巨头竞逐的情况下,入围者能有几个?白明认为,虽说牌照可以收回,但总归“易放难收”,出于谨慎原则和对市场承受力的试探,监管方此次发放的牌照不会超过市场预期。

多数业内人士也倾向于当下不会大规模放开牌照审批,而是有节奏的有限放开。“未来牌照放开,具体店铺预计也将是一店一批,而且有适用人群限制。”华创证券商社组研究员胡琼方认为,大规模放开牌照审批相当于原来的有税竞争都变成了免税竞争,这对消费和经济的拉动不如直接减税降费来得直接和便捷。

据《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不完全统计,自2019年起,上海、广州、武汉、杭州多地表态将落地市内免税店,地方政府的积极态度和企业的申报热情似乎都在预示着市内免税领域将有突破。

胡琼方介绍,市内免税店的主要特点是购物及结算时间充裕、灵活,展示空间大、更多购物选择,购物环境舒适、体验佳,一站式购物。相比机场店,市内店有租金成本优势,可以有更大的价格操作空间。

但目前我国市内免税店的发展仍处在很早期的阶段。前述汤万锋的论文介绍,市内免税店发展较为缓慢的主要原因是,相比较于机场免税店和离岛免税店,其消费的固定人群相对较少,同时由于早年免税消费的观念并没有深入人心,市内免税店由于其所处地域,不具有离岛免税和机场免税那样的天然优势,所以消费量相对较低。

业内对市内免税的发展前景多持积极态度,并认为当下已经到了进一步放宽市内免税店政策的窗口期。不过,白明认为,从长远角度,省会及一线城市都可以设置市内免税店,但市内免税店短期内也不会“遍地开花”。

“早准备比晚准备好。”零售业独立评论人马岗认为,百货公司扎堆申请,代表了传统零售一种积极拥抱新事物的姿态。胡琼方认为免税牌照申请的“突然爆发”与疫情和国际贸易环境有关,“这其中有部分自保的心态,也是出于争夺市场的目的”。

数据显示,韩国国内大型百货商场销售总额中一成左右来于市内免税店渠道,市内免税是传统百货零售的补充。尽管韩国市内免税店的发展速度及规模珠玉在前,但市场是复杂变量因素交织之下的结果,我国市内免税店的发展仍然需要自己探索。

“现在来看市内店包括整个免税(市场)的规模还比较小,但未来的快速发展预计有可能冲击到一部分传统有税零售渠道和跨境电商渠道。平衡预计需要政府、监管、品牌方(的供货量)等共同的力量决定。”胡琼方表示。

店庆优惠之外,市内免税店拿什么争抢客源?

“您的免税品额度可以‘借用’一下吗?帮一位女士买一瓶酒,她的额度用完了。”7月底,《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曾在海口美兰机场被一位店员拦下询问上述问题。化妆品牌店前排长队、购买手机要提前几天预约,如今这样的情况在海口美兰机场免税店、三亚海棠湾免税店等是常态。

海南离岛免税新政自7月生效,岛内外旅客免税额从此前的3万元/年提升至10万元/年,增加了手机、酒类等品种,在宽松政策的强力刺激下,仅一个月,海口海关监管离岛购物旅客超过28万人次,免税销售金额达到22.19亿元,销售额比去年同期增长了2.34倍。

三亚海棠湾免税店内,顾客排成长龙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王帆 摄

海南离岛免税的火爆让消费者们更加熟悉“免税品”,但不少消费者并没有认识到市内免税店的区别——你很有可能不是目标消费群体。

以北京为例,《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走访了解到,北京有两家市内免税店,分别属于中免集团和中出服,中免集团旗下的免税店位于商业区蓝色港湾,线下消费只对境外人士开放,凭护照及航班信息最迟可以在出发前24小时进行购物,待登机前在T2航站楼安检后的提货点提取所购商品,分为有税区和免税区,免税区价格与机场免税店持平。

中免集团旗下北京市内免税店较为冷清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李诗琪 摄

北京另一家市内免税店,中出服市内免税店位于惠新东街,面向境内外人士开放,需要凭一定时间内中国入境记录,化妆品购买上限是5000元,日常售价略高于机场免税店。

记者实地探访发现,中出服市内免税店面积有限,约有半个足球场大小,靠里不太好的位置是闲置区,而SK-II、兰蔻等消费者熟悉的品牌都没有入驻,即便是“店庆”活动期间,客流量也不大,只有黛珂、伊丽莎白雅顿的柜台前人流相对集中。

为了缓解疫情带来的经营压力,该店近期放宽了购买者的时间限制,将原本的出入境记录180天内,改为自2019年8月1日至今年6月1日期间回国的旅客可在今年12月31日前到店购物。

从消费人群上看,王晴等“拼单”购物的消费者占据主流,如果没有满减优惠,市内店对消费者没有足够的竞争力。以300ml规格的黛珂紫苏精华水为例,官网价格530元,在没有满减优惠的情况下,中出服市内店价格是476元,享受最大力度满减优惠后为333元,而这一商品在电商平台的价格约为364元。

理论上说,市内店的经营与竞争更为灵活。胡琼方分析道,目前市内免税店还处于很早期的发展阶段,其消费主力军及主要的消费阶段还未纳入适用范围,所以之前的规模也很小。但对比传统的免税店业态,市内免税店的购物及结算时间更加充裕、灵活,店铺展示空间大、消费者亦有更多购物选择。此外,市内免税店的购物环境更加舒适,可以满足一站式购物的需求。

马岗认为,需要调整或放宽消费的限制条件以吸引更大规模的受众,这也是业内近年来一直倡议的。不过,在白明看来,免税种类和交易限制固然制约了市内免税店的发展,但核心问题还是在于这些市内店定价不具有优势,“免税不让利”是当下市内店不具竞争活力的主因。

持牌之后拼运营,市内免税店也许很快从蓝海到红海

不可否认,牌照是免税业的通行证,这在未来也不会改变。

胡琼方介绍,过去数年间,我国免税业持牌者数量没有明显增长,与消费水平、消费习惯等因素密切相关,存量的持牌方相对能够很好地满足消费者的需求。随着人们消费水平的提高,海外消费规模的迅速膨胀、外汇因素,叠加疫情影响下消费内需的增长,新增免税形态、免税持牌企业也是有必要的。

消费回流被认为是不变的大趋势,离岛免税与市内免税应当扮演更重要的角色。“我国本身的市场容量和消费能力是远大于韩国的,如何将这种潜在的消费力转化为销售额是我们应该思考的问题,韩国免税业经营最成功的是市内免税店和济州岛免税店,这正是我国的不足之处。”前述汤万锋撰写的论文末尾写道。

中出服旗下北京市内免税店正值“店庆”活动,但客流量也不多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李少婷 摄

而今,离岛免税新政被市场热情拥抱,市内免税的步伐有望尽快跟上,吸纳更多经营主体,增强市内免税的竞争活力是市场的期待。根据国泰君安证券訾猛团队的分析,国内市内免税店当前总销售额占比不到1%,而韩国这一数据为85%,中国未来的市内店增长空间较大。若仅考虑北上广深四大一线城市,预计2023年市内免税市场有望达到172.5亿元收入、34.5亿元利润的体量。

牌照之后谁能获得竞争优势?多位分析人士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指出,不是规模说了算,而是经营能力。“本质还是消费者能不能以优惠的价格买到想要购买的商品”,一位分析人士表示。

马岗介绍,对已经展开运营的免税店来说,除了规模以外,有没有构建合适的供应链,门店的服务、管理,顾客的导流,都是竞争点。市内免税店被认为是蓝海,但马岗也提示道,从蓝海到红海也许很快,因为零售业的发展够快,玩家足够多。

不少业内人士提醒,持牌经营者要有竞争意识。从消费者角度而言,同一商品有多个购买渠道,选择并不局限于境内。“免税品携带不像空调、冰箱等大件商品,流通容易,因此实际上是一个全球竞争的行业。”胡琼方表示。

此外,免税业的布局和管理视角应更加开放。马岗认为,从国家经济的发展阶段和零售业的结构来看,免税店会是一个新的组成部分。但是,这在国内是新事物,需要培育和引导才能发展和壮大。而免税未来的发展是多元多样的,不同的区域、时段和不同的运营企业,都将有不同的发展。

马岗强调,政府与企业如何通过免税业带动旅游和服务业,才是更大的竞争。放眼全球其他国家和地区的免税业,都与旅游、服务业有着密切的关联,例如纽约的节日购物免税,可以以一个点撬动经济增长,国内在这方面也需要步子、力度都再大一点。

记者手记丨投资者应理性看待免税热潮

老牌百货公司王府井“意外”获得免税品经营资质,挤上免税行业独木桥,公司连续涨停,而从7月1日起,海南亦开启了提高消费限额后的离岛旅客免税购物新政,营业额屡创新高。消息面的不断刺激下,免税概念股火了。

从投资者主动提及免税业务的频率上不难看出市场对于免税业发展的热情,但一口吃不成一个大胖子,免税业的政策放宽需要时间,公司对于免税业的布局和经营也需要摸索,未来容量更大的有限主体竞争下,也不是“牌照在手,天下我有”的一路坦途。简言之,上市公司需谨慎斟酌入局选择,投资者们也不必“闻风而动”,我国免税业必将有长远发展,热潮之下,更需稳扎稳打。

记者:李少婷 李诗琪

编辑:汤辉

视频编辑:朱星运

记者刘春山对本文亦有贡献

视觉:蔡沛君

排版:汤辉 牟璇

本作品信息网络传播权归深圳市腾讯计算机系统有限公司独家享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