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少失去一条腿中年又丧妻 单亲爸爸落泪:晚年我不想再丢了唯一的儿子

“我们父子俩,一个只有一条腿,一个双目失明,一家两口两本残疾人证”54岁的沈阳人高利君面对家庭的现状感到无奈,他从小右腿截肢,靠假肢行走。妻子已经去世十几年。唯一的儿子高峥29岁,去年,他双眼视网膜脱离失去光明。对于一个年轻人来说,这无疑是毁灭性的打击。

高家父子生活在沈阳市铁西区,社区为他们租了一套40平米的房子,生活靠低保勉强维持。高利君介绍,在他14岁那年,他被拆迁房子倒塌的墙体砸中,“上个世纪70年代,医疗条件也不好,最后整条右腿被迫截肢,由于种种原因,没有得到任何赔偿”。有人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迎接高利君的却是祸不单行。39岁时,患有糖尿病的妻子出现心衰抢救无效离世。那年,儿子高峥14岁。母亲的去世,家破了,高峥的生活、学习等受到严重影响,很快他辍学了。(您想帮助这对父子也点击一家两口双残疾了解详情)

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家境贫困让高峥有着立志早日摆脱困境的愿望。对于孩子的弃学,父亲高利君极力劝阻,他认为孩子还这么小,没有文化做铺垫,就业的机会会很低,会影响日后的发展。但高峥去意已决,父亲也再没有去拦他。“当年我在沈阳三好街卖电脑,岁数我最小,没有经验,别人一个月赚3000多,我就赚几百块钱,那我也坚持下来。”高峥说,经过五六年的努力,他已经是个销售冠军。同事中比他学历高的大有人在,他初中肄业,仍然迅速站稳脚跟,成为店长。十几个店员管理得井井有条,“我的店每个月都能超额完成任务。”回想起当年,高峥脸上难得露出一丝笑容。

“我儿子1米83的大高个儿,美男子一个”。5年前,24岁高峥是个神采奕奕的帅小伙,父亲高利君看着儿子又很懂事,高兴合不拢嘴,既当爹又当妈拉扯他长大成人,总算有个盼头了。可噩运正向这个家庭靠近,年轻的高峥被检查出来患有糖尿病,身体状态开始下滑,无奈,他辞去了店长职务并离开了销售行业。“有遗传因素”,高利君说。

为了生活,身体抱恙的高峥做起了骑手。一天夜里,高峥送完最后一单已经是11点,雨后路滑,天又太黑,他不小心摔了一跤。“当时就是胳膊破了点皮,啥事没有。”他没想到这一跤成了命运的转折。高峥开始发烧、岔气,到医院检查发现是气胸,胸腔里已经满是积液,再晚命就要没了。第一天住院,排出3桶积液,此后身体一直插管。高峥在胸科医院住了将近一年,虽然保住了一条命,可年轻人的朝气再也不见了,他再也不能爬楼梯、爬山、跑步……

2019年12月份,高峥感觉眼睛有些模糊,最初以为是劳累上火,只滴些眼药水了事,没过几天双眼突然看不到东西了。“一夜之间俩眼睛啥都看不见了。”高峥说,到了医院检查称,糖尿病性视网膜病变,双眼视网膜脱离。“当时就崩溃了,我这么年轻,难道再也看不见了!”父亲高利君也蒙了,他说,儿子那么年轻,怎么能轻易放弃,他求医生给儿子想想办法。最终,医院勉强同意给高峥做手术。图为高峥展示他的病例。

高利君介绍,第一次手术只做了左眼,花费2万多元,都是借的,本应进行的二次手术由于借不到钱,一直没做,右眼至今没进行治疗。 尽管左眼还差一次手术,现在已经能看到东西了。高峥说,“只能看个大概的轮廓,像下雨后车窗上蒙了一层雾。”虽然没有完全恢复视力,毕竟有了起色,他很期待第二次手术完成后的效果,而右眼也希望能尽快进行治疗。“手术越早做效果越好,”高利君犯愁了,上一次跟亲友借来的2万元一直没还上,现在谁都不肯再借给他。

“如果眼睛能治好,我还是想找份工作,最好还是我拿手的销售,我觉得我不比别人差,总得做点什么。”高峥说。看到儿子不服输的样子,高利君更加难过,“我老伴已经去世十几年了,走前就跟我说,孩子交给你了,你要好好照顾,现在孩子落到了这个地步,将来我怎么去面对他妈!”高利君很害怕,妻子是糖尿病引起的并发症去世的,他怕儿子走了妻子的路。病魔无情,人间有爱!如果您愿意帮助高峥走出小屋,走向社会,可点击【一家两口双残疾】进入腾讯公益乐捐进行帮助,也可以打开微信-我-支付-腾讯公益-搜索“一家两口双残疾”项目进入腾讯公益乐捐,感谢您的大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