侠客岛:他们是香港疫情的帮凶

香港新一波疫情暴发初期,多名医学专家表示,此轮疫情的扩散与反对派举行聚集性活动的时间“十分吻合”。香港智库“香江智汇”会长周伯展指出,反对派在7月举行了多次非法游行和所谓“初选”活动,不排除这些活动是疫情暴发的主因。

连续多日新增确诊病例破百,香港正处于“疫情拉锯战”的关键时期。

据香港特区政府卫生署卫生防护中心公报,截至8月3日零时,香港累计报告新冠肺炎确诊病例3590例;综合港媒报道,香港共有35名确诊患者离世,其中27人在7月5日至今的新一波疫情中离世。

疫情源头不明、社区传播持续、医疗资源紧缺,香港防疫遭遇“1月以来最严峻局面”之际,一些反对派却还忙着添堵使坏。

“全副武装”的香港医护人员(图源:路透社)

疫情

香港新一波疫情始于7月5日突然出现的2例本地感染病例。

此前,香港已连续21天未出现新增病例;自7月8日单日新增病例突升至19例起,香港疫情曲线不断走高,连续12天单日新增破百,多次刷新记录。

在本轮疫情中,香港首次出现养老院“失守”情况,慈云山港泰护老中心已出现数十例确诊病例;此次感染人群也涉及各行各业,的士司机、学校师生、茶餐厅食客及员工、家庭主妇中均出现确诊者。

当地最新公共卫生风险评估报告显示,自香港出现疫情以来,“现时疫情在社区大规模暴发的风险最高”;而据特区政府新闻公报,目前仍有较多源头不明的本地个案,表明社区存在持续的隐形传播链条。

针对日益吃紧的医疗资源,香港医院管理局总行政经理刘家献介绍,目前有1243名确诊病人分别于19间公立医院及社区隔离设施内就医,其中公立医院已启用675间负压病房、1256张负压病床,使用率分别为76%及75%,基本达到医院床位负荷极限。

香港卫生防护中心传染病处主任张竹君直言:“如果疫情进一步暴发,检疫中心和医院都会不够用,香港医疗系统也会崩溃。”

目前,特区政府已将社交距离限令进一步收紧:现行社交距离措施(“限聚令”“口罩令”等)有效期将延长至8月11日。

香港特区行政长官林郑月娥7月31日宣布,因疫情严峻,香港政府决定将原定于今年9月6日举行的立法会选举延后一年举行

清洁人员在进行病毒消杀工作。图源:Getty Image

搅乱

防疫形势异常严峻之际,反对派仍在港“大打对台戏”。

香港新一波疫情暴发初期,多名医学专家表示,此轮疫情的扩散与反对派举行聚集性活动的时间“十分吻合”。香港智库“香江智汇”会长周伯展指出,反对派在7月举行了多次非法游行和所谓“初选”活动,不排除这些活动是疫情暴发的主因。

反对派人士于7月11日、12日举行所谓“初选”时,香港多区已出现多例确诊病例,但他们仍坚持在全港设置250余个“票站”;7月19日,香港单日新增病例达到疫情以来最高点108例,4名反对派区议员却于当日发起非法游行,引来大批群众聚集。

堪称市民“保命符”的口罩也未逃过黑手:在疫情重灾区屯门,有居民接到反对派区议员派发的口罩,发现其厚度比一般市售口罩薄一半以上,“实在是认真靠害(害人)”

而在内地支援队与香港各界同心抗疫的关键时刻,更有“揽炒派”在网上危言耸听,声称中央政府以抗疫为名,收集港人DNA送往内地,试图建立全面监控系统。

8月1日,由香港亚洲国际博览馆一号馆改建的“方舱医院”正式启用,有人叫嚣馆内设备简陋,形同“再教育营”;还有人厚颜抹黑内地医疗队只讲普通话、不懂英语,与本地医疗系统无法配合……

公众卫生、人命安危、抗疫大局统统被某些人奉为“反智”及“反中”工具。但眼下的香港早已经不起“糟质”(糟蹋)。

有医疗专家指出,单是找到病毒源头、针对高危区域进行防范并不能控制住香港本轮疫情;另有经济学家预计,若疫情再度恶化,香港失业率或将攀升至6.7%,为15年来新高

以政治目的凌驾港人生命、香港未来,反对派的卑劣程度已无言形容。

反对派人士上街,提出“基因送中”等谬论。图源:网络

同心

反对派添堵使坏的同时,多家港媒发声称:“与内地一体化抗疫是香港应走的方向。”

8月2日,首支“内地核酸检测支援队”的7名先遣队队员抵达香港,协助当地开展实验室工作。与此同时,“内地方舱医院支援队”也整装待发,将为香港方舱医院提供专业支持。

此次驰援香港的两支队伍成员,均是抗疫一线“老将”。广东医疗队在援助武汉抗疫期间,总治愈出院率近九成;武汉大学人民医院管理的“方舱医院”,35天内收治病患逾千人,实现病人零死亡、医护零感染、患者零复发。

香港特区前行政长官梁振英在社交媒体上发文称,“国家队”来港支持防疫工作,是“国家强大、港人受惠”的体现;60年前,港英政府和广东省达成协议,由深圳水库向香港供水,如今有少数人为反对而反对,是在开历史倒车。

香港仁济医院董事局顾问吴志斌表示:“现在(香港)一天的核酸检测数量是8000到9000个,远远不能满足需求,医院负压病房方面也缺乏相关技术,两个医疗队驰援香港可以说是对香港医疗体系‘对症下药’。”

而内地支援队到港后,也可向香港提供相对成熟的防疫思路和方法,使香港防疫人员有新的参照系。

如今,可容纳500张病床的亚博一号展馆“方舱医院”已经启用,18-60岁的确诊患者将从家中或检疫中心送至方舱医院分流站,二号展馆的改建研究工作也已开始。

有意思的是,一位“连登仔”(乱港分子聚集地“连登讨论区”成员)近日不幸染疫,入住亚博方舱,当其他“连登仔”以为有真实个案、可借此声讨“集中营”时,这位入住者却对院内医疗条件赞不绝口

他的经历,真得让那些污蔑方舱医院是“再教育营”的反对派好好看看。

8月2日,“内地核酸检测支援队”的7名先遣队队员抵港。图源:港媒

文/点苍居士

资料/宇文雷格

文中部分资料来源:新华社、人民日报、央视新闻、大公网、人民网、香港特区政府卫生署卫生防护中心、星岛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