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空头席夫:美国国债已是垃圾债券,惠誉的警告已经很客气了

日前,重量级信用评级机构惠誉将美国的信用前景展望从稳定下调到了负面,理由是“美国公共财政状况恶化,且缺乏可靠的财务整顿计划”。而大空头席夫可没有那么客气,他说,美国国债实质上已经是垃圾债券了。

在投资世界当中,“纪录”绝对是7月的超级关键词。

纳指和标普500指数都斩获了史上最高的单月涨幅。与此同时,黄金价格也创下了新的历史纪录,已经站在了2000美元这一重要心理关口的门前。

在美股、黄金,以及白银大涨的同时,美元却再度下滑了。事实上,著名财经评论家、投资人席夫(Peter Schiff)近期一直在强调,要看懂近期的市场行情,美元才是最好的切入点。

“事情的本质其实并不是黄金价格登上了历史最高点,而是美元汇率滑到了历史最低点。后者就意味着,要换来等量的黄金,你现在必须付出的美元数量是史上最多的。”

席夫指出,如果和美国建国时比较,美元的真实内在价值现在其实已经缩水了99%还多,而这一幕成为现实的罪魁祸首就是联储。美国央行诞生之前,美元与黄金之间的价格其实一直保持着相对的稳定。

“开始崩溃只是近几十年的时期,尤其是1971年放弃金本位之后,我认为,未来若干年当中,美元便将彻底崩溃。说若干年还是客气的,也许只是若干个月的事情也说不定。当然,时间的准确节点谁能说清呢?可是,事情的本质就是,我们现在所过活的每一天,其实都是借来的时间。现在大家在玩着击鼓传花的游戏,而鼓声随时可能停下来。如果鼓声停止时,花——也就是美元恰好是捧在你的手里,那你就完蛋了。”

7月当中,美元指数创下了2010年以来最惊人的单月跌幅。目前,大多数市场观察家似乎并不怎么担心,因为这种贬值看上去还是“有序的”。席夫感叹说,看来,只有在美元真正发生“无序崩盘”,并且波及到其他市场时,大家才会知道担心为何物,然而那时显然已经彻底来不及了。

与此同时,美国国债也在创纪录。债市指标十年期国债,以及三十年期国债的收益率当月都收于历史最低点。众所周知,现在美国政府正背负着史上最沉重的债务负担。6月的联邦预算赤字额度惊人,一个月的赤字与历史年度赤字记录相比,只低于排行榜上最高的五个年头。总之,尽管山姆大叔在以史上最快的速度举债,但是依然可以享受到史上最低的利率。席夫一针见血地提问:这听起来正常吗?这听起来还像是自由市场上发生的事情吗?

“答案当然是否定的。当你已经债台高筑,还想要借新债,人家肯定会要求你支付更高的利息。你的债务水平越高,你的信用风险就越大。可是,美国政府的债务规模已经使其信用风险达到了最高点,却得到了最低的利率作为奖励。”

日前,重量级信用评级机构惠誉将美国的信用前景展望从稳定下调到了负面,理由是“美国公共财政状况恶化,且缺乏可靠的财务整顿计划”。

“中期角度而言,即便在疫情引发巨大的经济冲击之前,财政赤字和债务就已经呈现出持续高企的态势。”惠誉指出,“它们已经开始侵蚀美国传统的信用强势了。”

庆幸的是,惠誉并没有直接调降美国的信用评级,还是让其保持AAA不变。

席夫可没有那么客气,他说,美国国债实质上已经是垃圾债券了。

“现在已经不是该不该评为AAA等级的问题,它们根本就没有资格参与评级。”

席夫表示,信用前景展望被降级,收益率却处在历史性低点,这两者南辕北辙,令人啼笑皆非。

“这就意味着,理论上说来,投资者对美国信用的信心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因此他们愿意以史上最低的利率向美国提供为期十年和三十年的贷款。然而与此同时,惠誉却站出来,告诉大家:‘不,我们将要调降美国的信用前景,因为我们认为美国政府正处在未来可能无法全额偿还债务的危险当中。’”

不必说,这样下去,美国国债是可靠避风港的这种成见迟早会动摇。席夫再度强调,真正安全的其实是黄金。

“这也正是市场上的聪明钱当前正在买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