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一女子拔下儿子氧气罩被丈夫怒扇耳光,哭诉:差点犯下大错

结婚五年了,丈夫第一次打了我,几巴掌打在我的脸上,脑袋嗡嗡作响。几个手指印清晰印在脸上,火辣辣的感觉让我猛地清醒过来,懵懵地低头看着手里已经扯脱的氧气罩,还有涨红着脸拼命想挣扎却动不了的儿子,我才发现差点犯下了不可饶恕的罪行。随后我痛哭起来,丈夫搂着我也哭了,哭得比我还伤心。

【点击视频了解详情 爱心捐款链接请不要让我冻成冰】或者打开微信-支付-腾讯公益-搜索:请不要让我冻成冰。

我叫谢玉英,今年29岁,丈夫冯伟健和我同岁,我们都是广东省肇庆四会市石狗镇人。我们不仅是同一个地方的人,还是初中同学。我和他毕业后多年不见也未曾联系过,我在广州一个幼儿园上班,他在广州做装修工人,一次偶然的机会,我们在同学的结婚典礼上相遇,然后我们恋爱了,并在2014年步入婚姻殿堂。

去年年底家里迎来了一个男孩,白白净净,很是帅气,我们给他起名叫文延。虽然我内心想生个小棉袄,是个男孩让我们有点小失落,但依然充满着喜悦。可这种喜悦在文延2个月大时变成了悲哀和痛苦,折磨得我精神恍惚,差点成了“杀”掉我亲生儿子文延的“凶手”。

文延刚出生也和普通孩子一样,一个月后我们发现他哭声小,且痰多,手脚不怎么会动。一开始我们都不在意,在他第二个月的时候,我发现不对劲,就打算带孩子去医院检查,因当时正值特殊时期无法外出,只能在家等待,文延的身体状态一天比一天差。今年3月8日,夫妻俩带着文延去了广东省儿童医院检查,没发现问题,又做了基因分析,最终被确诊为:脊髓性肌萎缩症Ⅰ型,也就是“SMA”。

“SMA”多发婴幼儿,被称为“婴幼儿遗传病头号杀手”,救治不及时死亡率很高。这种病会导致患儿慢慢丧失各种运动功能,也包括呼吸和吞咽这些基本生存功能,多数患儿都难以活到2岁后。而现阶段唯一的治疗方法就是打一种国外进口的精准靶向治疗针,叫诺西那生钠,一针的费用在70万元。听完医生的话,我和丈夫瞬间崩溃了,我们手里只有几千块钱。70万一针,一家人不吃不喝得多少年?我算不出来,脑子里一片空白,灵魂仿佛已经出窍。

我们抱着孩子跌跌撞撞回到出租屋,呆呆坐了一天一夜。看着怀里孩子小小软软的身体,他用清澈的眼睛一直盯着我看,我难道要眼睁睁看着他被活活憋死?被活活饿死?这无论对孩子还是对于我们父母来说,都太残忍了。我们夫妻两人虽然年轻没有钱给文延打针,但放弃、抛弃都做不到。

我抱着孩子傻傻地坐在床上,看到丈夫给家里老人们打电话说着文延的情况,两头都在哭,我第一次看到他哭得满脸眼泪狼狈的样子。家里双方老人都是农村人,以务农为生,老人们又有什么能力救孩子?他们让我们不要放弃,可我们实在拿不出这么多钱来,何况我们原来就还有十多万元的外债,并有治疗公公腿伤借的手术费没有还清,现在该如何救孩子?我也哭了。

回家后一周,文延开始出现肺炎和肌无力症状,我们赶紧借了几万元钱去医院。文延在重症监护室一个月,肺炎反反复复不好,带的钱也快用光了。我们从病友那里了解到,自己可以买些设施和机器给孩子做护理,可以暂时保住他的命,也可以省很多钱。我们学会了如何帮文延咳痰、吸痰,如何使用机器设备。

出院后东拼西凑了些钱购置了一套机器设备,活生生地把一个小小的出租屋,改成了家庭ICU病房。每天照顾文延一刻也不敢大意,半夜都要看他很多次,怕一口痰都会要了他的命。

这间小小的救命房也只能暂时维持,要救他还是要打那一针才行,文延第一年要打六针。当我打听到有个救援项目有赞助,自费两针,救援项目能赞助四针。但要在项目名额还有的时候才行,一旦名额没有了,那赞助的机会也没有了,孩子也就彻底没了希望。看到希望的我们以及家里的老人们开始低声下气到处求人借钱,只要能借到钱救文延的命,我们愿意去做任何事,哪怕要我的命换也行。能借的不能借的地方都去借过了,我们还是没能借到第一针的钱。

文延的状况现在越来越差,器官功能退化了很多,胸部出现肌萎缩,凹凸不平。而我也在精神和经济的双重压力下经常精神恍惚,做事丢三落四照顾不好孩子,丈夫不得不停下打工守着我们。前几日我一时糊涂,不知道怎么就把孩子的氧气罩拨了,我想帮他解脱痛苦,然后我也不想活了。如果不是丈夫进来得及时,几巴掌打醒了我,我就亲手把文延“杀”死了。

为了救孩子,我们已经用了40多万元,拼了命还是没有钱给他买一针。他是我身上掉下来的肉,我痛,可这笔天文数字般的针药费,我们实在借不到啊!我想对文延说:“儿啊,妈妈当初生下你,希望你能快乐长大,没想到我没能给你一个健康的身体。我痛心疾首,无辜稚子不应该承受病痛的折磨。如果可以,就让我来替你承受这一切吧!”

如果你愿救助孩子,请您点击捐款链接:【请不要让我冻成冰】 ,进入腾讯公益乐捐页面,为孩子献上一点爱心。或者打开微信-支付-腾讯公益-搜索:请不要让我冻成冰。(图文/黄杰 部分当事人供图 薛莲 编辑/黑土影像工作室 毕大鹏)更多详情请关注微信公众号:黑土影像。原创作品,未经授权,严禁任何形式转载,侵权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