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实锤!南开户籍变西青了!天津这些区域或有类似风险?

上周末,天津市南开区、西青区“不接壤插花地”移交签约仪式举行。根据市委、市政府关于“飞地”治理的要求和全面落实属地管理的原则,从8月2日0时开始,南开区津涞花园、景园里、燕宇花园、春畅里、官易里、跃升里6个社区和津华宿舍1个片区共计13个“不接壤插花地”点位正式列入西青区行政管辖范围。

行政管辖区的变更,并不会为这些社区居民的日常生活带来什么变化,但影响更多来自于房屋价格、学区划片以及出售难易度的变化,毕竟地球人都知道南开区的户籍、学区和住房都必然比西青区更“值钱”。

什么是“飞地”?“插花地”又是什么?

“飞地”是一种特殊的人文地理现象,指隶属于某一行政区管辖但不与本区毗连的土地。如果某一行政主体拥有一块飞地,那么它无法取道自己的行政区域到达该地,只能“飞”过其他行政主体的属地,才能到达自己的飞地。

“插花地”是指在城市规划区或者村庄建设规划区内难以单独出具规划要点、与“三旧”改造范围地块形成交互楔入状态、面积小于3亩的地块。

天津市与其他省市间的“飞地”

(一)河北省邯郸市涉县更乐镇境内有一处天津市的飞地,占地4.8平方公里,称为天津铁厂。天津铁厂起初的建立是为了解决天津有钢无铁问题。当时天津的几家炼钢厂虽有巨大的炼钢能力,但炼钢所需的铁却靠外调,处于“无米之炊”状态。1969年,经国务院、中央军委批准,在太行山深处投资4亿元为天津建立了这座现代化铁厂。

这里是天津的一块“飞地”,而且还是唯一一个虽然不在天津,但是是属于天津的“飞地”,在这里工作的都是天津人。

(二)河北省唐山市芦台经济技术开发区、汉沽管理区有两块飞地,由唐山市代管,即唐山市芦台经济技术开发区(原芦台农场)和汉沽管理区(原汉沽农场,也有两块领地,此飞地就是汉沽管理区南面的飞地)。

芦台农场,面积约134平方千米,位于天津市宁河区境内,距北京约180公里,距离天津市区和唐山市区的距离差不多,都在60公里左右。

芦台农场在抗战时期为日寇占领,由日本征召朝鲜人在此种植,为日本侵略军提供军粮。日本投降后,那里成为荒地。

解放后国家在此建立农场,并组织人力对农场进行大力开垦。第一代芦台农场人在恶劣的环境下艰苦奋斗,克服重重困难,对盐碱地进行改良,将芦台变成鱼米之乡。

芦台农场后来划归河北省管辖,名为河北省芦台农场。2003年,成立唐山市芦台经济技术开发区,借助于京津冀协同发展战略机遇,发挥区位优势,迅猛发展。

汉沽农场位于渤海之滨,蓟运河、津唐运河、还乡河这三条河交汇之处,面积约150平方千米。汉沽农场距北京约200公里,距离天津市区约75公里,距离唐山约40公里。

1951年,汉沽农场组建,后来划归河北省直接管辖,名称为河北省汉沽农场。2003年河北省将其移交至唐山市管辖,成立唐山市汉沽管理区。2014年,成立河北唐山汉沽经济开发区。

如今,芦台经济开发区和汉沽经济开发区,借着优越的地理位置,成为河北省实施京津冀协同发展战略的先锋和排头兵,发展后劲十足。即便天津想要,河北省也是不愿给了。(手动狗头)

天津市辖区内都有哪些“飞地”和“插花地”?

除了文章开头提及的南开区和西青区存在“插花地”之外,红桥区和北辰区之间也存在此类现象。2020年7月下旬,红桥区、北辰区已就两区行政区划内13块“飞地”行政管辖和属地化管理有关事项达成一致,并举行协议签约仪式。红桥区经全面系统排查,共梳理出“飞地”19处,目前,已全部压实属地化管理责任。

相信有不少刚来天津看房的外地朋友也会对红桥区和北辰区,河西区、西青区和津南区的界线感到困惑;华苑科技园、空港经济区和京津合作示范区都属于滨海新区是啥情况?海教园明明位置在津南区,为啥又说和市内六区平级?请接着往下看~

天津市辖区内的“飞地”

1.华苑科技园

其全称为滨海高新区华苑科技园,分为环内和环外两部分,环内部分聚集着海泰大厦、海泰信息广场、海益国际等20余个优质项目,从普通购房者角度看,多为公寓产品;环外部分包括华鼎智地科技园、天津滨海高新区软件园、海泰创新基地地,产业发展相对成熟。

配套方面,华苑科技园临近大学城片区,途经板块的地铁3号线已经运行多年;但周边缺乏成熟的大型商业配套,目前只能考虑中北镇或精武镇的中小型商业,基础教育资源也有待完善,不过近日据滨海新区政府透露,目前高新区第二学校方案征集工作已完成,项目将打造成为十二年一贯制学校,预计年内开工建设,小学部有望在2022年9月投入使用。

区域内已有住宅项目为金融街融汇、富国高银和保利拾光年。

2.空港经济区

其全称为天津港保税区空港经济区,同样由滨海新区管辖,主力发展航空制造、国际贸易等特色产业。此外,虽然该板块依托机场建设,但滨海国际机场本身仍属于东丽区。

空港经济区内已有燕莎奥特莱斯、SM城市广场、天津市第一中学滨海学校、天津医科大学总医院空港医院等大型配套。今年9月,空港实验小学将首次启动招生,计划年内开工的地铁Z2线也将在空港设立3个站点,板块整体配套建设和居住氛围正日渐成熟。

该板块普通商品房住宅项目相对于华苑科技园更多,次新房方面如复地温莎堡、复地湖滨广场、意境兰庭、夏洛兹花园、锦润华庭等均已入住;新房方面,金隅云筑、新城长风雅著、天保意境雅居均已亮相,金地悦城大境已于2019年11月开盘在售。

3.京津合作示范区

其全称为未来科技城京津合作示范区,板块整体以北京老牌飞地清河农场组团为主,结合滨海高新区西组团、滨海高新区东组团,以及来自宁河区的潘庄工业区组团、现代产业区组团、北淮淀组团共同构成。2018年末,京津合作示范区全面启动建设。

教育配套方面,首创经中与天津市新华中学教育发展基金会正式签约合作共建光年城学校(十二年一贯制)已启动建设,此前京津合作示范区内已有阿里云等14家企业相继落户。同时按照相关规划,地铁Z7、Z8两条线路预计经过京津合作示范区。其中Z8线(东丽湖线)已纳入天津第三批轨交建设计划,最快将于今年上报审批,预计2025年建成投用。

2019年,该板块出让的首批48万方商住用地已摘牌,由首创以总价近30亿元成交,目前首创樾香郡已亮相,当代公园阅ΜΟΜΛ、麒麟湿地万科小镇均在售。

天津市辖区内的“插花地”

1.红桥区与北辰区

图中淡蓝色区域为百度地图显示的红桥区与北辰区交界处的辖区范围,标点社区均为目前位于北辰区的红桥区“插花地”,很容易看出红桥区现有的辖区范围是不连贯的,而新房项目九和府以及和其一路之隔的次新房振业名邸实际上都位于红桥区。

也就是说,这里的业主是红桥区户籍,享受红桥区的教育资源,仅地理位置被北辰区“包围”。

2.河西区、西青区与津南区

以上区域分布来源于百度地图的区域搜索结果显示,不代表实际区域划分,仅供参考。

以上为八阿哥逐一社区百度出来的一些社区归属,可以看出板块交界处的小区归属确实有些“凌乱”,比如根据网上查询资料显示,美墅金岛户籍属于河西区,房产证却是西青区;全运村已明确属于河西区,但百度地图上显示其地址属于津南区,不要说外地购房者分不清,八阿哥作为一个非该区域的土著也是一脸懵逼。

只能很大致的做个总结,目前老梅江,会展中心西侧的社区多属于西青区,而新梅江板块的新房都属于河西区(很大一部分土地原先确实属于津南区),至于津南区环内部分也有一些项目和社区,大致范围在泗水道以南,微山路以东的,都属于津南区。如考虑在这个大区域内购房,还请务必擦亮双眼。

由于涉及河西区的教育资源,这三区交界区域的户籍和房产证归属地比较敏感,二手房社区都有房产证可以明确,个别新房项目却存在一定欺骗性,有一个尚未开盘的新房项目还请诸位注意——财信河西府,虽然名字里是河西,但却位于津南区……这里八阿哥有句话一定要讲,这样涉嫌混淆区域的楼盘名称真的没有违反广告法吗?

既不属于“飞地”也不属于“插花地”的特例

海河教育园是天津市区之外最火的学区板块,有“天津教育特区”之称,同时也是天津南部环境优越的低密改善住区,目前已经有十几个品牌房企项目扎堆了。

考虑在海教园买房的人,特别是外地购房者,大多数是冲着教育资源来的,其独特优势主要有两点:

一是教育政策:本来非市区考生原则上只能报考本区内的公办高中,个别拔尖的才有机会去“市五所”,但根据目前政策,海教园户籍、学籍享有与市内六区同等的高中报考资格,不受区域、名额限制。

一是学校规划:园区规划有幼儿园6所、小学3所、初中2所、高中1所,目前已建成2所幼儿园和九年一贯制中小学南开学校。其中南开学校作为金字招牌,昭慧路2号校区部分教职工以及学校领导为南开中学本校派出,且只针对园区内部社区招生。南开学校除昭慧路校区以外,在智文路还有一个小学部校区,预计2020年秋季开学投入使用。

与前面几种“边界插花地”或“飞地”情况均不同,海教园属于独立划出的一个特殊区域,由于该区域目前小学和初中仅有海教园南开学校一所,能否满足十余个项目业主子女的入学需求要打一个问号,如果答案是否定的,在其他新学校建成招生之前,园区内的适龄儿童要到哪里上学?会被就近安排到咸水沽,还是和高中一样安排到市区?此外,海教园学生目前虽可以报考市区高中,但未来园区内高中落成后,资质如何?还能否继续报考市区高中?没有人能给出明确答复。

以上这些很可能只是八阿哥杞人忧天,但也可能是未来会面临的问题,毕竟天津是一座“神奇”的城市,不确定性着实比较多(捂脸)。

这些“飞地”和“插花地”有没有被“打回原籍”的风险?

个人观点:1.大型飞地通常不存在权责划分方面的问题,而且凭借区位、政策等方面的差异,还会形成独特的优势。比如滨海新区在其他辖区的“飞地”,由于存在着大量产业,并不能像一般居民区那样简单划分轻易“了事”,复杂程度颇高,“打回原籍”首先就会违背“就近入学”这一原则,试想如果要住在华苑科技园的学生到地理位置上的滨海新区上学,那岂不是分分钟维权的节奏!(捂脸)

2.对于区域交界处的土地,或许有一定可能性,毕竟除了户籍、学区和房产价格三大方面,对于区域居民的日常生活不会产生过多影响。作为还迁房等保障性住房,如被“打回原籍”,损失不及商品房惨重,但如果是已入住的商品房社区,这事儿就太大了个人认为不会轻易变更辖区。

3.至于海教园,其定位为国家级高等职业教育改革实验区、教育部直属高等教育示范区、天津市科技研发创新示范区,如果轻易有变岂不是“啪啪打脸”?你说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