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周迅频频失控的爆款国综,除了热搜还有什么?

在立秋即将到来之际,

它终于姗姗来迟——

《乐队的夏天 第二季》

去年,《乐队的夏天 第一季》爆了。

豆瓣上,11万人给它打出了8.8的高分。

因为这档综艺,新裤子、刺猬、九连真人等乐队被更多人所熟知。

今年,《乐队的夏天 第二季》回归。

一次连播两期,真·加量不加价(不是会员也能看)。

前四期播出后,不论口碑还是热度,第二季明显不如第一季。

是参加综艺的乐队不太行?

还是这档节目变了味?

或许都不是。

01

在很多方面,

《乐队的夏天 第二季》相比第一季来说是有进步的。

就参赛乐队的成立时间来说,第一季的主力军是以新裤子、刺猬为主的中生代乐队。

到了第二季,老中青三代混杂。

既有野孩子这样的前辈,也有后海大鲨鱼、重塑这样的中生代,更有Mandarin、福禄寿这样的新生代。

就参赛乐队的地域性来说,第一季更像北京摇滚圈的狂欢,来自其他地域的乐队占极少数。

到了第二季,南方的乐队(包括台湾)也不在少数,除此之外还有来自西北、东北的乐队。

就参赛乐队的音乐风格而言,第一季主要是摇滚、民谣、朋克、金属。

到了第二季,音乐风格更加多样化,加入了后摇、迷幻、电子、英伦等多种风格。

就节目剪辑来说,第一季中歌曲的呈现是碎片化的,很多歌都没有被完整地呈现出来。

到了第二季,几乎每首歌都被完整地呈现了出来。

总而言之,

就是年龄层更丰富了,音乐风格更多样了,歌曲呈现更完整了。

这些改变无疑表达了节目组对乐队持有的态度——

尊重、包容、开放。

于是我们得以看到了乐队的更多模样。

虽偏流行但走心走肺,每一声“起风啦”都让人泫然欲泣的《玉珍》(福禄寿乐队)。

玉珍福禄寿FloruitShow - 乐队的夏天2 第1期

像仪器一样精确,稳定、强劲中不乏迷幻气息的《Pigs In The River》(重塑雕像的权利乐队)。

PIGS IN THE RIVER重塑雕像的权利 - 乐队的夏天2 第2期

仿佛置身苍茫天地间,用民谣唱出真挚情感的《黄河谣》(野孩子乐队)。

黄河谣野孩子 - 乐队的夏天2 第4期

迷幻又热烈,让人为之沉醉的《Echo》(Mandarin乐队)。

EchoMandarin - 乐队的夏天2 第1期

摇滚中又有一丝暧昧的欢乐Disco《霓虹甜心》(马赛克乐队)。

霓虹甜心马赛克乐队 - 乐队的夏天2 第1期

舞台炸裂、未来感十足的《No Such Disease》(大波浪乐队)。

No Such Disease大波浪 - 乐队的夏天2 第3期

于是我们得以看到了这是《乐队的夏天》,而不仅仅是《摇滚的夏天》。

唱到人心里的慢歌《玉珍》成了全场最催泪。

干净澄澈又惬意的慢歌《Rollin' On》也备受现场观众的喜爱。

不知道你发现了没。

这些晋级的慢歌,都是易懂的,偏流行的,符合大众口味的。

与之相对的是,

带着旺盛生命力、关注底层小人物命运的五条人乐队在首轮就被淘汰了。

有意思的是,这支被淘汰的乐队却成了迄今为止节目里唯一一支火出圈的乐队。

悲哀的是,五条人之所以备受关注、登顶热搜第一,和音乐没什么关系。

02

五条人之所以上热搜,是因为他们的表现很不羁很搞笑。

穿着打扮上,他们穿着红色的人字拖,很市井很接地气。

自我介绍时,仁科说自己是“农村拓哉”、“郭富县城”。

候场阶段,仁科躺在沙发上睡着了,

直到准备上场时才起来,随性洒脱可见一斑。

选歌阶段,他们一直在《问题出现我再告诉大家》和《道山靓仔》之间纠结。

问题出现我再告诉大家五条人 - 五条人DEMO

道山靓仔五条人 - 县城记

听过这两首歌的人都知道,首次登台,最佳选择当然是前者。连导演也是这么建议的。

一来前者是用普通话唱的,后者是用海丰话唱的;

二来前者的旋律相比后者更大众化。

仁科是怎么选歌的?

不刻意讨好观众,不想束缚不羁的本心。

他决定看上台后起的是什么音,起哪首歌的音就唱哪首。

于是我们听到了听不懂歌词、没有舞台灯光辅助的《道山靓仔》。

于是我们看到了五条人被淘汰的结果。

对于这一自我的做法,仁科说他唯一担心的,就是跟拍导演会因此被炒鱿鱼。

事后,他安慰导演,

“你一定会找到更好的工作,如果还有用的话,我们会帮你说话的”。

出分阶段,仁科和同伴没等成绩出来,直接就准备下台了,直到马东叫住了他们。

面对导演的询问,他们一再表示,“(被淘汰)没有关系,好玩最重要”。

他们用不标准的普通话,解释着五条人为什么不是五个人,言说着自己乐队的“塑料感”。

这一过程看似很搞笑,影妹却觉得有点难过。

他们的表达是真诚的,但观众们看到的却只有笑点,对他们的音乐其实并不在意。

仁科的被淘汰和仁科的火出圈,

从侧面表现出了综艺的流水线和乐队的自由不羁之间的冲突。

对一档综艺而言,它必然有规则有条条框框,需要制造冲突和话题来扩大传播度和影响力。

对乐队而言,我们喜欢的,恰恰是他们打破规则的不羁态度,是他们有个人表达有感染力的音乐。

这两者在某种程度上是有一定冲突的。

与此同时,综艺想要提高影响力,就必须把决断权交给普罗大众,

而大众必然无法对所有音乐风格都全然接受。

这就意味着,有些颇有特色的乐队会因此被淘汰。

这其中,没有谁对谁错。

但这让《乐队的夏天 第二季》只能呈现更多可能,却难以真正去拥抱更多可能。

03

《乐队的夏天 第二季》播出了四期,

上热搜前几的,除了五条人,就是专业乐迷的打分争议。

前两期,上榜的是水木年华。

水木年华唱了一首《青春再见》。

专业乐迷只有两个人投票。

当马东让专业乐迷说出自己不投票的原因时,

发言的两名专业乐迷与其说是在评论音乐,不如说是在评论人。

一个专业乐迷说,

“四十多岁的人了还唱青春再见,他们来《乐夏》是干嘛。”

另一个专业乐迷说,

“我作为一个23岁的年轻人,他们这种中年人的油腻,根本打动不了我。”

就音乐本身来说,水木年华的《青春再见》确实比较平淡,缺乏新意或动人之处。

但专业乐迷却把问题从音乐本身上升到了乐队成员上,显得有些狭隘。

四十多岁的人不能怀念青春吗?四十多岁的人怀念青春就是油腻吗?

最新两期,上榜的是白日梦症候群的主唱白举纲。

白日梦症候群表演完后,专业乐迷只有一个人投票。

有专业乐迷解释说,

“在音乐性上,他没有核,他那个内核是相对空的。

白老师他的唱功非常好,但他不是地下,我觉得他们就太好孩子了。”

影妹觉得第一句说的不无道理,退一万步说,这句话是在评论音乐本身。

但第二句却把问题上升到了“地下”和“好孩子”,用自己的认知去定义谁能玩什么类型的音乐多少有些狭隘。

事实上,Mandarin和福禄寿都没经历过“地下”,也都是好孩子,舞台表现却十分惊艳。

至此,专业乐迷的专业性备受观众们的质疑。

一方面,任何人都有表达自己喜好厌恶的权利。

但另一方面,任何人只有评判音乐的权利,没有评判他人的权利。

不管怎么看,《乐队的夏天 第二季》都在有意无意通过剪辑夸大专业乐迷和乐队之间的冲突,以此制造爆点和话题。

不管怎么看,《乐队的夏天 第二季》都在用大把时间去展现乐队的背后故事,极尽煽情之能事。

作为一档综艺,我们当然无法对它苛求太多。

但是,

当煽情的故事越来越多,当好听的歌越来越少;

当和音乐无关的争议越来越多,当音乐上的点评越来越少;

《乐队的夏天 第二季》还剩下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