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代著名才女,写出了最美的相思诗,千载相思诗无出其右

唐代有一位著名的才女,叫李治,字季兰。她是乌程(今天的浙江吴兴)人,少女时期,就被家人送去道观,当了道士。

唐贞元年间,李冶诗名甚重,曾被唐代宗召入宫中。李治与刘长卿、皎然这些当世大诗人均有诗词唱和,还与茶圣陆羽有所往来。建中四年(783年),太尉朱泚[cǐ]率泾原镇士卒兵叛乱,还攻陷了长安,不知是什么原因,李冶写了一首诗献给朱泚。德宗克复长安后,她被下令扑杀。

李冶留下来的诗,大约有20首,其中最经典的是《八至诗》与《相思怨》。今天我们来欣赏《相思怨》。

相思怨

人道海水深,不抵相思半。

海水尚有涯,相思渺无畔。

携琴上高楼,楼虚月华满。

弹着相思曲,弦肠一时断。

古诗词中写相思者甚多,我认为写得最好的就是李治的这首《相思怨》。

这首诗在笔法上精妙无比。前四句用海水与相思对比,一气旋转。用水喻情,古已有之,最经典的如李白的《赠汪伦》”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汪伦送我情“。李冶这里延用李白的对比,写得更为深情。李冶说,海水虽深千尺,却不抵相思之深,海水虽广,却有边际,而相思是无边无际的。

四句之中,两言“海水”,两言“相思”,重复的用词,形成回环的韵律,读起来既有循环节奏的音乐美感,又能从韵律的回环中,渲染出相思缠绵不绝、深广无边的意绪。

前四句一气旋转,后面必须转折,所以第三联断而写现实中的情景,但笔断意不断。“携琴上高楼,楼虚月华满。”深广无边的相思,让人难以排遣,所以诗人抱着琴,登上高楼,以排遣相思之情。

汉语的精妙之处,在一个词一个字,便能让人产生无限的联想。“琴”,与“情”同音,携琴暗含着诗人带着深深的相思之情。“高楼”二字,同楼富有意蕴。汉乐府《古诗十九首》中,有一首《西北有高楼》,写的就是主人公在高楼上弹琴,琴音悲彻,尽诉人生的失意。

“楼虚”,高楼上空荡荡的。两个字,便有两层内含:一是以楼之空虚,突显诗人的孤独,就像一个人住在大房子里,空荡荡的房间就会把他的孤独突显出来;二是楼之空虚,喻心之空虚,所爱所思的人不在身边,她的内心无所依靠。

她的内心空虚无所依靠,却被一样东西填满,那就是相思,就如空荡荡的高楼满是月光。在古诗词中,月光与相思的,几乎是一体的。

你看,这第三联才十个字,却包含了如此丰富意蕴,古诗词之美,不细嚼是品味不出来的。

最后一联,又与前四句勾连起来。诗人想弹琴排遣相思,但弹出的却是《相思曲》,这样的曲子,当然越听越伤心,越听越相思,于是,琴弦不堪如此悲彻的音乐,她的内心也承受不住如此强烈的相思,最终“弦肠一时断”。

从整体来看,诗的开篇四句,便对比与回环的韵律,将相思渲染得深广无边。于人来说,人不能一直限于这样的情绪之中,需要排遣,于诗而言,诗意到了极致,不可继续,需要顿挫。故而第三联断而写情景,但是这情景中,却又物物不离相思之情,字字尽是相思之意。人的情感,越克制越强烈,诗的顿挫,也是为了最后的生发。于是最后一联,诗歌中的情感到达了高潮,相思在克制中爆发,直到整个人都无法承受。

李冶用如此精妙的笔法来写相思,将相思之情写到了极致,可以说千载相思诗词,无出其右者。

最后补充一点,这首诗的语言上是朴素通俗的口语,使得全诗读起来像一首民歌,民歌在表达情感让有真诚质朴的特点,这也使得这首诗所传达的情感更加深沉悠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