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说庄子思想的深刻性,甩同时代的诸子百家几条街?

在战国时期的诸子百家的思想家中,庄子无疑是最特立独行的一个了。

他是最独立的,是最冷淡的,是最深刻的,是最幽默的,是最毒舌的。

他将老子的道家思想,引入了人生哲学,将道的思想引入心灵哲学,从而建立了自己的哲学体系。

但《庄子》三十三篇,有谁能真正读懂了庄子的本意?有谁能真正读懂了庄子这个人?

庄子在诸子百家的思想家中,是一个奇妙的存在。没有人与他一样,庄子是那个纷乱的世界,最孤独的思想者。

相较于文质彬彬努力的孔子;深刻沉静的老子;一生大丈夫浩然之气的孟子;一生为了兼爱的事业东奔西走的墨子,庄子是复杂的个体。在庄子的身上,有道家老子对人生的深刻体察,有儒家孔子对人生的关怀,但庄子的哲学,与他们的落脚点完全不同。

孔子更多关怀的是人间的秩序和人与人之间的关系,而庄子则将思考聚焦在人本身,人如何在文明的异化中,保持完整的自我;如何在慌乱的时代中,保持完整的心灵,不仅养身更能神全,从而摆脱物质世界的纠缠,实现“物物而不物于物”,摆脱欲望的束缚,做一个真人、至人、神人和圣人,实现无所待的“逍遥游”,可以说,孔子关注的是社会,而庄子关注的人的生命本身。

庄子也不同于孟子。孟子是带有强烈的救世思想的人,他身上有浓厚的宗教般的强烈的淑世情怀。孟子是最热情的思想家,他对人性充满了自信和乐观,他认为人性是善的,有天然的善的种子,只是外物和欲望的遮蔽让人变坏,而孟子的任务就是唤醒人类心中的善端,建设一个仁政的王道的世界。为了这个理想,孟子有着强烈的进取和担当精神。孟子说“我欲平治天下,舍我其谁”,他说“虽千万人吾往矣”,为了自己的理想,孟子是热情的追逐者,纵然会失败,但九死而无悔。

庄子就大为不同了。他不同于孟子的野心勃勃,不同于孟子的热情高涨,不同于孟子对人性的乐观态度。庄子从来都是冷眼看世界,以更加深刻的视角去看待人性和人类社会。庄子没有直接说人性的善恶,但庄子借孔子的话,描写了自己眼中的人性:

凡人心险于山川,难于知天;天犹有春秋冬夏旦暮之期,人者厚貌深情。故有貌愿而益,有长若不肖,有顺懁而达,有坚而缦,有缓而釬。故其就义若渴者,其去义若热。

意思是说,人心比高山大川更险恶,了解人心比起了解上天更困难。上天还有春夏秋冬日出日落的规律,可人呢,在厚重的外貌下有着深藏的各种复杂的真情实感。有人表面上忠厚本分,内心却是欲念泛滥。有人表面上是长者气象,内心却截然相反。有人看起来和顺性急,内心却能通达事理。有人表面强硬有力而实际懈怠。有人表面宽厚柔和,实际则是狠戾凶暴。所以有些人表面上趋向仁义仿佛口渴之人趋向水一样,可他们抛弃仁义也往往如同避开炽热的烈火。

这才是真正了解了人性,在庄子看来,一句话人心惟危。因此,庄子对人生是悲观的,对人性是悲观的,对文明带来的对人心灵的异化是悲观的。因此,孟子热情似火,而庄子冷漠似冰。

庄子也不同于老子,虽然他的学说来自于老子的道家学说。老子的“道法自然”和“无为而治”,更多地指向了政治与社会治理,虽然他的人生哲学提倡守柔示弱,但那是老子的另外一种谋略和表达方式,老子的终极目的就是以弱胜强。从这个意义上来说,老子是个政治哲学家,是个看起来冷但实际上热的哲学家。

庄子则完全不同,他对世界和人生充满了绝望。庄子认为,人生就是一场无处可逃的悲剧,我们都在神射手后羿的射程之内,今天你没被射中,那么悲剧就在明天,总之我们无处可逃。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庄子是冷眼旁观世界习惯于冷笑一声的哲学家。

庄子是语言大师,虽然他认为语言对表达世界的真实性、表达道无能为力。然而,庄子的语言艺术甩同时代的思想家几条街,庄子的文章高于同时代的任何思想家。与孔子和老子的言简意赅的语录体相比,庄子的文章想象奇特浪漫,语言如汪洋大海变化多端,故事和寓言充满了烧脑的联想与暗示,读庄子的文章,一面是烧脑,一面是愉悦。

从思想的深刻性来说,庄子的思想远超同时代的任何思想家。战国的儒家、墨家、法家、杂家、纵横家和阴阳家等,他们的视野都集中在人身上,他们关注的是如何在乱世之中拯救这个乱世,他们是人间的智者。而庄子则将目光投向宇宙,投向那无形无声不可名状的道。

庄子好像是天外的仙人,庄子追求的不是世俗的钟鸣鼎食声色犬马,追求的不是在权力场中的风光和名利场中的享乐,庄子追求的是抛弃一切忘记一切,甚至将生死、荣辱、是非等万物通于大道、万物平等齐一的境界,追求的是摆脱了一切名缰利锁甚至是生死限制的无所待、“独与天地精神相往来”逍遥境界,试问,这样的境界,诸子百家的思想家中,哪一个能达到?

也许,庄子是个外星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