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书遥递,不远千里

“青青河畔草,绵绵思远道。远道不可思,宿昔梦见之。

梦见在我傍,忽觉在他乡。他乡各异县,辗转不相见。

枯桑知天风,海水知天寒。入门各自媚,谁肯相为言。

客从远方来,遗我双鲤鱼。呼儿烹鲤鱼,中有尺素书。

长跪读素书,书中竟何如。上言加餐食,下言长相忆。”

古代无名氏,思夫心切,写下以上歌谣。

时间流转,从河畔春草初生,等到枯桑摇曳寒风,仍然不见故人归来。

思念入梦,故人陪伴身边,因为太过幸福,以至于在梦里梦到都像是别人的幸福,一转身一回头就不见了。

似乎都打消了等待的心,一日忽然有客人远道而来,送上一对鲤鱼,丫鬟拿去烹煮才知是归人所寄书信。

惟有两言:好好吃饭,我很想你!

她不知道他在外面经历了什么,正在经历什么,只是这一封鱼书,又燃起了她的希望,和对他绵绵不绝的爱。

——鱼书遥递,不远千里。

这种思念的情感,千百年来一样。

李宗盛在他的歌里唱:“为你我用了半年的积蓄,漂洋过海的来看你......”

漂洋过海来看你,就像不同大洋两条相爱的鱼,会在季风洋流到来的时机,拼了命的相聚在一个温暖的海域。台湾地区就有传说,有一种鱼,只有幸福的人才能看得到。

鱼身上有一种自由自在的灵性和不言放弃的执着。

加上形态优美多变,

这也为珠宝设计师的创作提供无尽的灵感来源。

西方表达‘鱼’,多模拟鱼的造型,

重在展示宝石的华美和工艺的精湛;

(迪奥作品)

东方表达“鱼”,

重在韵的把握。

要么俏皮可人;

要么灵动有余;

要么意境横生,镶嵌自是锦上添花的事;

要么端正大气,既有珠宝的华美,又不失中式的婉约大气。

无论时光怎样变迁,鱼都是东方文化里的重要意像。

鱼书传信,鱼符显示地位身份,而锦鲤,甚至有转运之说。

但最感人的,仍旧是“鱼书遥递,不远千里”

几千年前,收到这份鱼书的思妇,想必她回复的应该是:千里万里,我都等你。

一件鱼形珠宝,一个信物,一份承诺。

——END——

部分图片来源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