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岁少年患肾病9年又被确诊白血病 错过中考病房内自学

如果不是因为突然患上白血病休学,16岁的白丰博今年本该和同学们一起参加中考。可患肾病综合征9年又被确诊白血病,让他今年参加中考的梦想破灭。“自从2019年5月确诊白血病,八年级准备升九年级时,爸爸给我办了休学之后,我就再没上过学了。爸爸给我办休学时,我让爸爸带回了一套课本。在身体情况允许时,我就自己学习,遇到不会的就上网查。”在河南省肿瘤医院的病床上,白丰博说,“我现在已经学到电流电路这里了。”

点击视频了解更多内容

在确诊白血病之前,丰博已经被肾病综合征折磨了八年之久。2011年5月,丰博在郑州市第一人民医院被确诊为肾病综合征。当时医生对妈妈曹海霞说,好的情况下,丰博的病两年就能治愈。可结果不到半年,2012年1月丰博的病情就复发了。之后,丰博吃治疗肾病的药,一吃就是9年。几乎每个月丰博都要因病请假去住院。

丰博打小就是个非常懂事的孩子,七八岁时就会在自家小吃摊钱照顾着顾客,收钱、算账。在被确诊肾病后,医生说不能吃零食,他就从来没有吃过零食。虽然每月丰博都请假去医院,一去就是十多天,可即便这样,丰博的成绩一直很好,而且拿了很多奖状。这9年间,因为肾病丰博不能跑不能跳,从没上过体育课。去年,想着马上要读初三参加中考,丰博还特地去买了根跳绳,这么多年没上过体育课的他想好好锻炼下体育。

可谁知,就在丰博满怀期待的时候,命运再次和他开了个玩笑。2019年5月份,在学校读书的丰博突然开始流鼻血,且高烧不止。第二天一大早妈妈曹海霞发现丰博整个眼睛血红,出血严重。曹海霞赶忙带着丰博赶往中牟县医院。在县医院经过血液检查,因丰博情况太差,县医院不敢接收,建议曹海霞赶紧带孩子到大医院去。曹海霞慌里慌张带着当时还发着高烧的丰博往郑州赶。

2019年5月14日,丰博在河南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被确诊为白血病,高危。肾病再遇高危白血病,到医院丰博就直接住进了重症监护室。曹海霞哽咽着回忆说,“孩子病情危重,情况复杂,那边医生建议转院或放弃。听医生这么说,我当时跳楼的心都有了。”没有办法的曹海霞和丈夫抱着再试一试的想法,四处找人询问,又经人介绍跑去了河南省肿瘤医院。

在去肿瘤医院的路上,爸爸白松江哽咽着对妈妈曹海霞说,如果肿瘤医院说的和中医药大学附属医院一样,就放弃吧,别让孩子再受罪了。听到这句,曹海霞就又忍不住失声痛哭。一周后,在肿瘤医院丰博被确诊白血病M3,又叫急性早幼粒细胞白血病。肿瘤医院拿到丰博的检验结果后说,孩子这个型号的白血病还有救,可以拼一把,但第一个疗程的化疗非常危险,死亡率高达90%,扛过了第一个化疗疗程,孩子生的希望就很大。

治疗的话要准备6万却只有10%的希望,很可能人财两空,可放弃夫妻俩又不舍得。最后,爸爸白松江说:“赌一把吧,不管救不救得回来,尽力了就不遗憾了,大不了6万块先借以后慢慢打工挣钱还。”当时家里已经一分钱也拿不出了,妈妈找家里亲戚朋友一人一万的借,给丰博凑够了第一个疗程的治疗费用。

第一个疗程很难,但丰博命大,熬过去了。第一个疗程丰博花了7万8,第二个疗程2万3,第三个疗程3万2……扛过了一关又一关,到现在,丰博已经坚持了一年,进行了10个疗程的化疗。医生说,丰博的病需要化疗3年,3年后情况好的话,定期到医院复查就可以了。丰博总说,生病不能去学校的日子太无聊,所以不管是在家还是在学校,他有时间了就自学九年级的课程,差不多每天都要学习三四个小时。

曹海霞老家在河南巩义山区,为了生计,她和丈夫2010年来到中牟摆摊做小吃生意。谁知夫妻俩刚刚稳定下来,丰博就被查出患上了肾病综合症。这些年,因为丰博的病,家里的小吃摊顾不过来,生意也越来越难维持,最终停了。现在为照顾一家老小,丰博爸爸就在中牟一些快递物流公司做临时工,一天挣120元到160元。为多赚点钱,丰博爸爸常常接夜班的活儿,从下午6点干一夜一直到第二天天亮。

祸不单行,2018年,丰博妈妈被查出甲状腺癌,做了手术,需终生服药且无法干重体力活儿。2019年底丰博奶奶因脑出血、脑水肿住进了重症监护室,在病床上躺了大半年之后,2020年7月份,奶奶因病去世。最近爸妈忙着赶回老家处理奶奶的事情,丰博就自己一个人在病房做化疗治疗。早晚自己去医院餐厅买份饭,中午挂着吊水走不开,就让病友帮自己带份午饭。在医院的多数时间,丰博一个人就拿起自己的课本学习。

这些年,因为丰博的病,家里亲戚朋友,远的近的能借的都借遍了,家里欠外债欠了7万多。“丰博的病还要进行两年的化疗治疗,可家里目前已经一分钱都拿不出了。”妈妈曹海霞无奈地说。丰博后续的治疗费用,让这个抗了这么多年的母亲一筹莫展,陷进了深深的担忧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