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岁“小萝莉”为活命体重狂飙16斤,结果被人骂“猪头”委屈痛哭

“2020年6月18号,亲爱的妈妈,感谢您对我的照顾,我虽然被小朋友骂了猪头,但我并不怪他们,我哭是因为我太胖了,你也不要怪他们啊!如果有一天我要是走了,你们都不要哭,我知道我们家没钱给我看病了......”早晨九点,我下夜班回家,看到了女儿小思园留给我的这份“死亡日记”,我的眼泪再也无法控制。我亲爱的宝贝,你受苦了,如果没有这场病,我们该是多享福的一家啊!因为你,妈妈更加坚强,更加眷恋这个世界。我就算拼尽生命最后一丝力气,也要把你平安带回家。

【点击视频了解详情 爱心捐款链接救救血癌女童思圆】或者打开微信-支付-腾讯公益-搜索:救救血癌女童思圆。

我叫徐跃南,是小思园的妈妈,家住江苏省新沂市双塘镇丁集村。婚前公公的腿因病须做手术,否则直接瘫痪,他才五十岁,这样对他太残忍了。那时我和老公还没结婚没有存款,只能挨家挨户地借钱给公公做手术。结婚之前,我们就欠下二十多万,家里所有的重担也都交给了我们。为了早日还清债务,为了不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我和丈夫只能拼命挣钱。本以为生活会慢慢变好,没想到真正的悲剧就上演了。

不知不觉我们的女儿可以叫我妈妈了,至今回忆第一次叫妈妈,第一次自己吃饭,都是通过视频的方式看到,每次我都泣不成声。为了生活,我不得不让她成为了留守儿童。我每天都好想她,我想赶快把借的钱还完,就陪在她身边,见证她的成长。我不再想每天通过视频看到她,不想每次的家长会我永远都是缺席,不想每次生病的时候我都只能干着急。

七年下来,我们终于还清了所有债务,我和孩子爸爸计划着,等再有点存款就可以把孩子接过来了。去年十一月份的一天,突然接到孩子奶奶的电话,说小思园高烧四十度不退,医生说要去大医院。我孩子爸爸飞奔回去,到家后马不停蹄地带孩子去了苏州儿童医院。一周后,孩子被确诊为:急性混合型白血病。

拿到诊断证明的我还来不及悲伤,小思园就因为血小板过低,被直接推进了重症监护室。那一刻,我感觉天塌了。我和小思园爸爸呆呆地坐在重症监护室门口的地上,一坐就是一夜。我自责、无奈、痛苦,同时疯狂地在网上查找相关资料,小思园就这样开始踏上了抗“白”之路。

小思园的坚强让所有人都惊叹。在重症监护室里,她拉着护士的手说想回家,护士告诉她,只要配合治疗,很快就可以回家。于是每天她都是主动吃药,吃过药后会自己拿小本子记下来,一周的治疗后,她的生命体征趋于平稳。

医生说,要做骨髓移植方可治愈,要很多钱,你们准备吧!我们又开始四处借钱,虽然很难,可我们无路可走。经过几个疗程的化疗后,我们都采集了骨髓和孩子做配型,最终我和小思匹配成功。我很激动,我的骨髓可以再一次给她生命,只要能让她活着,做什么我都愿意。

去年12月11日,分离机分离了4个小时后,我的造血干细胞终于输送给了小思园。回输的前几天一切都很正常,半个月后,小思园开始出现皮肤排异和膀胱炎。皮肤排异让她那白白嫩嫩的皮肤慢慢的变黑,严重的时候相当于烧烫伤,从小萝莉变成了小黑人。

膀胱炎让她排便困难,甚至出血;手指甲全部呈黑色,嘴唇溃烂。每天看着小思园痛苦的满床打滚,我只能心痛,恨不得一切都让我来承受。

为了体重能重点,排异能小点,小思园开始拼命地吃饭。每天吃六七碗饭加面条、水果,撑到睡不着觉,这种填鸭式增肥,让她的体重很快就上去,脸蛋也一天天地变大,小思园从原来的44斤迅速涨到60斤,肚皮上也被撑的都是花纹。她强烈求生的愿望,也成了我苦苦支撑下去的动力。

思园喜欢唱歌更喜欢学习,尽管是在病房里,她也坚持着每天练习书法,练习唱歌。她有个小小的本子,上面记载了所有的抗癌经历,写满了心酸回忆,自己经常戏称这是她的“死亡日记”。思园每天都会写日记,记录着自己“抗白”的每一天,也记录着全家人所有的笑容和眼泪。日记内容发到某视频平台后看哭无数网友,纷纷给她加油鼓劲。思园说,以后她长大了也许会忘了这些经历,她想用这种方式记住妈妈对她所有的爱,常说自己是不幸中的幸运者。

经过两个月的排异治疗,不仅花光了我们所有积蓄,移植进仓时借来的钱也全部已花完。无奈之下,我们只能在家吃抗排异药,但后期还需要定期复查和输丙球,高昂的抗排异药物我们实在无力承担。今天我恳请大家伸出援手,帮帮我那坚强的女儿,让她活下去。

如果你愿救助孩子,请您点击捐款链接:【救救血癌女童思圆】 ,进入腾讯公益乐捐页面,为她献上一点爱心。或者打开微信-支付-腾讯公益-搜索:救救血癌女童思圆。(图文/许娟 编辑/黑土影像工作室 毕大鹏)更多详情请关注微信公众号:黑土影像。原创作品,未经授权,严禁任何形式转载,侵权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