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晗的这场翻身仗,怎么打?

“我是要演路小北吗?”

2018年1月,银泰中心的一家餐厅里,鹿晗望着许宏宇,这是他对于《穿越火线》的第一个疑问。许宏宇笑了笑,“其实不是,我是想让你演肖枫,但我不是很清楚你能不能演肖枫。”

肖枫这个角色,不在鹿晗的安全区,他粗糙、痞气,和以往那个从头发丝儿精致到脚后跟儿的偶像鹿晗,完全不搭界。“他可能也没觉得自己能演好肖枫吧。”但是在许宏宇意识里,鹿晗那段纯粹的、因为喜欢就出国做训练生的经历,和肖枫有着异曲同工之处。

《穿越火线》剧照,鹿晗

制片人张萌第一次去找吴磊来演《穿越火线》时,就被拒绝了。当时的吴磊还没看过剧本,但和大部分第一次听闻CF要被影视化的资深玩家一样,出于本能地抗拒了,他觉得这不会是一个好项目。

第二次,张萌还是执着地发给了吴磊十集剧本,结果,前一天晚上剧本刚发过去,第二天吴磊就发来了消息,“萌姐,这个角色我接。”又过了几天,吴磊趁着剧组休息直接飞到北京,在和张萌、许宏宇、徐速一起的饭局上,还没等上菜就打开了电脑,对《穿越火线》、对路小北侃侃而谈。

《穿越火线》剧照,吴磊

《穿越火线》对参与其中的每一个人来说,都太特别了,娱理工作室拨通导演许宏宇和编剧徐速的电话时,两个人都在自己的新项目上奔波,但这一通电话,似乎可以一下子就把他们拉回到当年《穿越火线》的拍摄现场。

“肖枫,你抖抖腿吧。”

“肖枫,你把脚放在桌子上。”

“肖枫,你再这样抠抠脚。”

《穿越火线》开机还不到一个星期,许宏宇坐在监视器前,一遍又一遍地提醒鹿晗。他知道,选择用鹿晗是一个不小的挑战,“可是作为导演,我很有冲动去展现出鹿晗的另一面。”

那天的饭局上,鹿晗和许宏宇说起他高中时的种种往事,滔滔不绝,让许宏宇觉得“他就是一个北京孩子,挺皮的,嘴也欠欠的,奇怪为什么大家从来没有看到过他的这一面呢?”

鹿晗在采访中谈《穿越火线》中的肖枫

肖枫就是许宏宇想要表达出来的鹿晗的另一面,而鹿晗也要去接受自己属于“肖枫”的那一面被表达。同样,平台方、出品方也要去接受事实:一个当时在演技方面存在争议的流量艺人出演这样一个重要角色所存在着的风险。

“我有一个习惯,就是我没见到演员之前,那些对于演员的舆论、评论不会在我这里先入为主,我更相信自己见到这个人的第一感觉,鹿晗给我的第一感觉就是纯粹。”

虽然来自各方面的担心还在,但对于选择鹿晗,许宏宇一直都很坚定,因为打消他的担心和压力是鹿晗的一个回答。

“你真的想要当一名演员吗?”许宏宇问。

“特别特别想,我想好好地去演一部戏。”

《穿越火线》剧照,鹿晗

后来,事实也是如此。在《穿越火线》拍摄的5个月里,鹿晗几乎没有离开过剧组,每一天的拍摄,他都早早来到片场,准备充足。

“一开始我和鹿晗一起,都在找这些人物。”所有人都在紧张,许宏宇不断地提醒鹿晗,肖枫身上的小动作是什么,要以什么样的语气去把台词说出来,每天反复如此,大概一个星期,肖枫终于在鹿晗身上活起来了。

《穿越火线》,鹿晗表演片段

有了生活细节之后,接着就要找到人物情感状态的表达,在肖枫想去救路小南和路小北却失败了的那场戏中,鹿晗一直在和许宏宇聊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以及肖枫的内心感受。

真正开拍时,许宏宇坐在监视器前,手拿对讲机,一遍遍地去让鹿晗尝试不同的演绎方式,一场戏拍十几二十几条也是发生过的事情,但在现场一遍又一遍被要求重新开始表演的鹿晗,从来没有过任何质疑。

“我能感受到他对我的信任,他也能感受到我对他的信任,这种交流,我觉得在导演跟演员之间是很宝贵的。”

《穿越火线》中的肖枫是观众们此前从未看到过的鹿晗的表演状态,在镜头前,鹿晗的考虑不再是自我审视,不是去回看自己演得怎么样、帅不帅,而是肯把自己完完全全地交给导演,这是他开始成为演员的基础。

鹿晗要诚恳地把自己交出来,吴磊则要放弃以往的表演经验。

“他拍的戏比我导的戏都多很多,所以他很知道要怎么去表达角色。”但是,许宏宇给吴磊的要求是,“你必须要走近路小北,不能用以往的任何经验去演这个人。”太过于依赖以往的表演经验,可能就会变得“油”了。

观众要的是吴磊进入到全新的角色里,而不是根据以往的经验再重来一次。

那场路小北尝试通过肖枫来改变哥哥车祸却没有成功的戏,拍的很临时,看着书房里的一切没有任何变化,他知道自己的哥哥还是没能活过来,在轮椅上,路小北的眼神恍惚,然后逐渐崩溃——吴磊贡献了他自己全剧第一个可以冲上热搜的演技片段。

那天,许宏宇和吴磊本来是要拍摄其它内容的,说起这场戏,聊到路小北的想法、做法,以及他对哥哥的想念,吴磊突然回头跟许宏宇说,“导演我现在可以拍这场戏,我想拍。”在剧组毫无准备的情况下,吴磊的情绪到了,导演的态度是“可以拍”。于是,为了这种情绪,全剧组进行调整、重新布景,直接临时拍摄,一条就过,这场戏也就这样拍完了。

《穿越火线》,吴磊表演片段

吴磊和路小北的相像,来自于他们都知道自己想要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都很执着,也有魄力。当吴磊拿着电脑在和制片人、导演、编剧的饭局上,不停地讲述自己对于路小北的理解时,他就已经开始在琢磨这个角色了。

那天的饭局,吴磊几乎没吃什么东西,而是把他看到的剧本漏洞全部讲了一遍,很多问题都是许宏宇和徐速还没有看到的问题。在《穿越火线》拍摄过程中也是如此,吴磊会不断地和许宏宇分享自己在路小北身上找到的新感受。

“有些人可能觉得演员这样很麻烦,但是导演和编剧对于人物的理解是文字层面的,只有演员是走进了角色本身的,所以如果演员的感受没有偏离大前提,我们会给时间,根据演员的感受去调整。”

当然也有无法调和的分歧,“那就按照演员的感受演一条,再按照我们的方式来演一条,很公平地去看、去创作。”

吴磊对于角色的想法会比鹿晗多一些,用许宏宇的话来说,“吴磊作为演员的感受力,基于他的经验,所以更快、更多。”

《穿越火线》剧照,吴磊

导演、编剧、演员,都在想着要让《穿越火线》这部剧更好。如编剧徐速就全程跟组,每天不是在现场,就是在宾馆调整剧本,导演、演员每天拍摄结束之后,还会一起继续讨论明天要拍摄的内容,“凌晨2点洗澡,5点继续出工,或者直接通宵,也都经常有。”徐速说。

即便编剧徐速不在片场,若是导演、演员对于剧本有任何修改建议,他们也会第一时间和徐速沟通,在编剧同意之后,才会修改。如果编剧不同意修改,也会自己做好飞页给到剧组。《穿越火线》的剧本讨论群,直到杀青那天,才真正没有了新的消息发进来。

《穿越火线》的剧本写了36集,最终成片也是36集,“我们每一集在剧本中打的点,在影视化呈现之后,也都是能对上的。现在我对着剧本看,也是完全一模一样的。”徐速说,这是他最没有遗憾的一部作品。

《穿越火线》海报

这样的操作方式“很不电视剧”,也“很不电影”。找到导演许宏宇之后,制片人张萌就和他说,“你就用拍电影的方式来拍电视剧,就这样。”但事实上,刚开机3天,许宏宇就觉得不行,“拍电影和拍电视剧,完全是两个体系。”

用许宏宇的方式举例,拍剧跟拍电影,就是一个打篮球一个踢足球,其实大家都没错,也都是体育运动,但是让足球运动员去打篮球,不熟悉规则,也找不到状态。

电影更多是聚焦在影像每一帧的镜头,在大银幕上呈现,每一个细节、每一个表演、每一个瞬间都被放大很多倍,但是剧集就是大家休闲娱乐的辅料,“我要接受这种观看模式,去调整这个剧的呈现方式,但也要突破一些中国传统电视剧的东西。”

《穿越火线》的拍摄团队中,一半是做电影的,一半是做电视剧的,大家的审美很多时候并不一致,但也在不断磨合。至于是否存在“电影人对电视剧圈的降维打击”,许宏宇的态度是:不存在这种对比。

“我第一次拍剧,去走进剧集的拍摄环境,从来没带着什么电影比剧要高级的态度,我只是想要探索,为什么国外能做出那么优秀的剧集,而中国还不行?”

《穿越火线》,鹿晗、吴磊表演片段

许宏宇对于剧集的理解完全区别于电影,“因为剧集承载了更多人物的喜怒哀乐,而电影的每一个故事、每一种表达、每一种信念,都是创作者给予观众的。”36集的《穿越火线》相当于18部电影的长度,这些内容时长在共同讲述很多人的命运。

这是创作态度的改变。电视剧注水是对观众不尊重的表现形式之一,如果创作者觉得观众只是在消磨时间、看看而已,那么他们就会用没有营养的内容去回馈观众,长此以往,这种相互无所谓的关系形成,使得好内容难产出成了必然结果。

许宏宇将电影创作者想要表达的态度带到了《穿越火线》中,“我会很在意观众对于内容的感受,我希望他们能看到我想要表达的‘游戏人生的态度’,当观众处在一个不开心的状态时,我希望他看了这部剧之后,或许能给予他一点希望。”

“我想要去改变电视剧观众和创作人之间的关系,所以我很拼命,和我的团队一起,用这部剧去尝试其中的可行空间,我们都用尽所有力量把它呈现出来,想让观众相信,做剧的人也可以有所表达。”

图片自《穿越火线》

最慢的时候,许宏宇一天拍不完半页纸;最快、最顺利的情况下,一天拍摄5-6页纸,已是他的极限。

网友们看得最开心的一段,来自荒诞的杨教授和戒网中心,肖枫、老沙、阿明,拿着水桶、拖布在戒网中心和杨教授、管理员、保安大乱斗,他们手中基础的武器变成了游戏中的武器,这是游戏世界和现实世界的一次交融。

许宏宇和徐速都不是《穿越火线》的资深玩家,但在这款游戏的基础上,他们都想到了“游戏人生”和“人生游戏”的概念,所以与现实有所关照。并且,略显沉重的戒网中心在剧中也充满了搞笑和荒诞的色彩。

“当年我其实很关注这件事情,每次看都觉得特别气愤,无法理解竟然还有这样的操作。我觉得这是一个本身就很畸形的事情。”在徐速的前期采访过程中,他发现一些电竞选手都曾被抓进过戒网中心,前不久刚在微博上安利《穿越火线》的职业选手麻辣香锅,也曾差点就被戒网中心给毁掉了。

《穿越火线》,鹿晗、吴磊表演片段

引出老沙这个人物,是这段戏的主要功能。但在功能之上,是以喜剧方式讲述了一段关于十年前互联网记忆中最惨痛的经历,这里的喜剧是外壳,在外壳之下,细心的观众也能感受到真实的疼痛和伤害。

老沙到肖枫家之后,还会下意识地去唱《感恩的心》,这种条件反射和被洗脑,就是沉重的体现——戒网中心,老沙在玻璃上画“A”,很多网友解读,说如果肖枫没能救出老沙的话,三年后,老沙可能就要被折磨地自杀了。

“我可以拍得很悲、很苦,但我也可以选择找到一些乐趣,反正一定是要逃出去的,我就想把它设计得奇幻一些、二次元一些。”这是许宏宇对于《穿越火线》的认知,“它在讲述我们应该用什么样的方式去面对生活,CF游戏本身是一个载体,我想要观众看到的是,用更好的态度去面对生命。”

《穿越火线》,鹿晗表演片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