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女子突然肚子疼住进ICU,花20万后还躺在医院里

任书粉,今年58岁,家住河南省叶县任店乡,确诊为复度胰腺炎,目前在平顶山市中医院接受治疗。任书粉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农家妇女,是一位贤妻良母。丈夫周大伯也是一位朴实的庄稼汉,夫妻俩靠勤劳的双手支撑着全家儿子,周明恩已经成家,媳妇勤劳孝顺,孙女儿今年10岁,一家人生活比上不足,比下有余,日子也算美满幸福。近年来,儿子、儿媳在江苏打工,老两口在家照顾孙女,一家其乐融融。

今年4月5日,任书粉在家做饭,突然感觉肚子疼,瞬间头上直冒汗,少气无力坐在地上站不起来。突发的现状,使老伴束手无策,焦急万分。由于儿子、儿媳在外地,家里只有孙女儿日夜相伴。周大国急忙喊来邻居帮忙,把任书粉送到叶县人民医院,在叶县人民医院经过检查,医生确诊为复度胰腺炎。由于病情危急,县医院医疗条件有限,一天后,医生建议尽快转诊到平顶山市第一人民医院,无奈之下,周大国才与儿子联系。您若想帮助,请点击超链接母亲在才是完整的家】捐助。

儿子周明恩回来后直接到县医院,看到母亲病重救治刻不容缓,直接把母亲转到重症监护室,经过几天治疗才脱离了危险。在重症监护室,虽然病情稍微稳定,但心情仍是非常紧张,高额的医疗费让这个普通的家庭难以承受。每天费用1万余元,短短的十几天就花费14万元。任淑芬家中没有什么积蓄,周明恩这几年打工挣的钱也花完了,只好向邻居亲戚朋友借了几万元,也不够几天的医疗费支付。

经过十几天的治疗,任书粉的病情稍有稳定,但情况还不容乐观,通过观察后,医生再次建议把患者转到平顶山市中医院,因为中医院有专属对症的治疗方案,无奈之下经过全家人反复思考,又把病人转到平顶山中医院就诊,同样安排在重症监护室治疗。

病房里,任书粉躺在床上有时昏迷,有时清醒,望着天花板,心事重重思绪万千,进了监护室的患者都有生命的危险,这次能否走出监护室还很难预料,他也听说过病人进到监护室如同进了鬼门关,不死也脱层皮,她不由得想起了朝夕相处,共同患难的老伴儿,想起了儿子、儿媳,还有一个天真活泼的孙女,自己要咬紧牙关坚持起来。

每天家属只能进病房探视一次,周大国父子俩在门口焦急万分,踱来踱去,晚上在隔壁医院安置的临时房间里等候医生传来的消息,父子俩感觉度日如年。为了挽救母亲生命,周明恩用姑姑家的一辆车做抵押贷款5万元,但对任书粉来说仍是杯水车薪矣。

“那你说咋办?”周大国少气无力地问着儿子。“我想和我媳妇商量一下,俺俩在附近工地,白天打工挣钱,晚上到医院陪护妈,你白天在医院辛苦点儿,你看中不中?”第二天,周明恩夫妻俩把女儿送到学校,就到附近的建筑队干活去了。尽管周明恩两口去工地打工挣钱救母,建筑公司是每月底结算工资,但医院的医疗费是每天一交。远水不解近渴,任书粉正在病危之中。

您若想帮助,请点击超链接【】捐助;或者复制链接https://gongyi.qq.com/succor/detail.htm?id=224506进行捐助。图文:赵子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