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深夜尝过的无数杯酒,都比不上清晨的那句早安

遥远的朋友,你好呀,我是二更君。

上周,我想知道不同的人眼中的早晨是怎么样的,当夜晚结束,清晨的第一缕曙光照耀在土地上,我们到底和谁一起共同见证着这座城市的醒来。

我收到了形形色色的回答,现在,我想来请你和我一起听听这些故事

关于北京朝阳公园的早晨的生活瞬间,公园里一只从窝里数次掉落的小鸟,最后被好心大叔带回家收养。

北京的朝阳公园是几乎每天都要去打卡跑步的地方,从只顾脚下蒙眼狂奔追求配速,到现在知道适时放慢脚步,跑步前后也会用眼去看,用心体会,用手机拍下身边的这些小美好。只需早起,总能相遇。

照片为我的西伯利亚火车之旅启程第一天的清晨。

地点在莫斯科火车站,数年前七月夏天的早晨。落灰的窗户,高寒地区特有低角度的旭日,靠着白净柔软的枕头在颠簸中穿过一望无际鲜有人烟的万里大陆,就是这著名而又有些古早落伍的旅程吸引人的地方吧。21天的旅程在这既安宁又喧杂的环境中入睡复又醒来。

绿皮火车的嘈杂的铁轨声,伴随着窗外广袤无垠的冻土,9千多公里的跨西伯利亚铁路是这星球上最长的铁路线,令人感叹在文明的边缘,人们开拓自然的不易。

这是沈阳机场从凌晨到清晨的普通早晨,每天都看似稀松平常,像是一成不变,却又无时无刻不在变化。在每个民航人心中是没有时间概念可言,因为我们守望着的是安全,旅客的生命安全、航空器的运行安全!因此,民航人心中的早晨就是从黑夜的次日凌晨到曙光来临的清晨。

这张照片拍摄的是2019年12月的华侨大学。

凌晨四点,当我们还在睡梦中时,这些为我们提供温暖早餐的人早已起床。当自己亲身体验过了他们的辛苦后,真的觉得我们还有什么理由把青春埋葬在被窝里呢?

今年拍的,爬山后。

我们眼中的早晨或是傍晚是什么样子,全凭自己的心态吧,你觉得呢?

2020年7月25日河南省考当天,在南阳市这个对于我来说缺失梦想的城市。

近期老板接了一个工地的活,我就理所应当的去了工地,白天睡觉,下午五点起床去工地,毫无技术含量,熬到早晨五六点下班回家。在工地的这些天,每天都在听一群中年男人吹牛打屁,这里的人大都只有对财富的渴望,没有其他的理想,这是不正常的却又再正常不过。

我想祝愿参加公务员考试的朋友们都能考上,最好是能够让生活有一些改变。

摄于门诊部天台。

急诊众生相,午夜产房里难产的孕妇,初生婴儿用洪亮的啼哭宣誓他的到来,急诊室被人搀扶着一步一个血印的少年用嘶吼宣泄着愤慨,有人求生有人求死,有人反悔了又死死抓住稻草。终于迎来日出,蓬头垢面疲惫不堪,面对朝阳能感到一丝轻松。生活要经历多少个日夜轮回?

四月初八乌米饭,吃得乌米饭,蚊虫不叮咬。儿时的春天,奶奶总带我去山上采乌米饭叶。

乌米饭由妈妈摘的乌米叶浸染的糯米煮成,小小一碗,盛满了妈妈的爱。鸡蛋是外婆煮熟后让妈妈一起寄给我的。这是疫情期间妈妈给我寄的第四个快递,第一份快递是在非典期间,一百个口罩,一件毛衣。那年的口罩至今还有,分不清是用不完,还是舍不得。每个离开家乡的人都背负着一份孤独与思念,但总有一根线牵在游子和家的中间,就如清晨的早餐,温柔,甜美,舒适。

前些日子生活不太顺利,和朋友一起去了法喜讲寺,走过一条条走廊,踏上一个个台阶,看着一位位香客虔诚的模样。或许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愿望,我们有缘相遇于此,皆是出于对生活的热爱与期盼。

这是2010年的清晨,在大学里拍的图片。

那时候手机的像素还很低,手机还是全按键的。这是上大一时清晨五点左右拍的图片。图片是我从宿舍去操场的路上拍的。大学我学的播音主持专业,大一时,每天都要在操场上练口部操。当时觉得很厌烦,每天都会迟到偷懒,甚至想各种理由请假,也会变着声地帮别人答到。如今毕业6年了,最怀念的,却是出“早功”的大学操场,点名的老师,清晨的日光……

还记得那个让你最难忘的早晨吗?

那时的你身处何处,

是什么样的状态,

有什么样的心情?

如今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的压力越来越大,大家都开始习惯晚睡,习惯熬夜,在凌晨带着疲惫入眠,很少早起,认真地看看城市的早晨。

但早晨才是最治愈的呀,当新的一天开始,那些在夜晚肆意生长的不快乐就缩回了角落。因此,我想带你看看早晨。

偶尔,我们也需要在快节奏的生活里慢下来,看看早晨。

氤氲着热气的早餐店,古城里开得绚烂的花,在海面上飞翔的海鸥,蜿蜒向前的铁路,我们搜集到了生活的无数个早晨,现在,将它们呈现在你面前。

诺大的世界里,我们过着不一样的充满烟火气的生活,但却拥有着同一片阳光。

无论生活如何,都要记得好好看看这个城市的早晨,每一天,都是新的。从明天开始,好好享受早晨吧。

编辑|半仙

运营|项18 设计|维尼

点亮“在看”“点赞”

从明天开始,好好享受早晨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