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国初期的“跨界男神” 集学霸、体育明星于一身 后成一代大家

2017年8月6日,厉声教先生永远的离开了我们,谨以此文纪念先生。

何为男神?

空有一副好皮囊的只能叫明星偶像,而“男神”可不是随便称呼的。如今“男神”这个词用得有点泛滥了。

在那个没有整容,没有PS,甚至没有化妆,摄影技术也远不及现在的艰难困苦的建国初期,那时的照片反映出的或许更接近真实。

下面让我们看一下建国初期的“男神”是什么样子的。

1961年11月,26岁时的厉声教在北京天安门广场。

这一位,名叫厉声教,是我国著名的外交家、法学家,国际法泰斗。此外,他还是一位教育家、双语作家、文史学家、诗词家和国家级运动员。

有“诗人外交家”之称的厉声教被誉为“身兼政治家、学者、教育家和文学家于一身的杰出外交家”和“学贯中西的一代大师”。

他曾获得周总理的赏识与点名肯定。周总理还曾几次致电外交部找他面谈领海问题。

他被公认为国际海洋法和中国边界与海洋事务方面的顶尖专家,是地位仅次于《联合国宪章》的《联合国海洋法公约》中文本的主要起草人与定稿人之一,并全程参与了新中国与邻国的首个领土协议《中华人民共和国和缅甸联邦政府边界条约》的谈判与起草。该协议成为之后我国领土谈判和协议的范例。

一国外交官对外代表国家形象。作为一国形象的重要代言人,出众的仪表风度自然是最为重要的素质之一。

厉声教1935年1月7日出生在浙江杭州著名的书香世家厉氏家族。父亲厉麟似是民国时期曾与顾维钧齐名的外交家,母亲唐丽玲是中国第一位享有国际声誉的女钢琴家。其祖父厉良玉是晚清著名学者,中日文化交流与民间外交的先驱。良好的家庭熏陶为其日后成为一名全才型外交官打下了基础。图为1961年1月,26岁时的厉声教与父亲厉麟似和母亲唐丽玲。

厉声教自幼便受到中西文化精粹的熏陶和洗礼。他六岁能作对联,八岁便能赋诗,十几岁时已能用中、英双语写得一手漂亮的文章,讲得一口纯正的英式英语。他还只是上海市市西中学的一名中学生时,在整个上海市就已小有名气。图为1952年17岁高中毕业时的厉声教。

以优异的成绩考入南京大学后,厉声教迅速成为了年级学霸。他还极具体育天赋,同时被选拔为南京市足球队与南京市篮球队队员,并在南京大学首届校运会上夺得男子100米短跑季军,多次代表所在城市南京参加地区及全国性体育比赛,是南京大学当时的明星人物。图为1955年,南京市足球队队员合影,第一排右二为厉声教。

在南京大学就读期间,他还写出了一部中篇英文小说《Shanghai Memories》,并在毕业离别母校前写下了洋溢着爱国热忱与报国理想的传世名作《满江红·浩浩长江》。

“浩浩长江,万里浪,挽澜击楫。同坐望,北楼钟鼓,哪堪别离。踏遍三山程门雪,勘明四海达摩壁。溯万象,何事主沉浮,观王气。听晚唱,迎朝日。惜少壮,博奇志。叹青春豪放,笔端星驰。誉满六朝金粉地,此去天下谁相知?入梦里,明月照秦淮,长相思。”图为1956年7月,从南京大学毕业前,赴陕北无定河流域进行生产实习期间的厉声教。

厉声教在南京大学就读的是经济地理专业,接受的是四年严格的理学教育与训练,因此他毕业时获得的是理学学士学位。他可以说是文理兼修,能文能武。图为厉声教在南京大学北大楼雪松处。雪松是南京大学坚忍不拔奋发精神的象征。

厉声教毕业后进入了外交学院工作。外交部领导闻讯后,三次派遣国内干部科领导亲自前去外交学院邀请厉声教,劝说他加入外交部。当时的厉声教既不是党员,也不是团员,但是为了能获得这一人才,这些条条框框外交部都不计较了。由此,厉声教成为了历史上唯一一位以非党团员身份加入外交部的年轻干部。他也是第一位外交部招揽的理科教育背景的年轻干部。图为1956年,从南京大学毕业后初入外交部时的厉声教。他那时年仅21岁,是当时外交部所有地区和业务司干部中最年轻的。

进入外交部后,厉声教成为外交部篮球队主力队员、队长兼教练。中年以后改打乒乓球,曾获外交部乒乓球比赛冠军。图为1957年,外交部篮球队合影,后排左一为队长兼教练厉声教。

厉声教进入外交部后被部里作为条约法律司老专家刘泽荣的接班人加以重点培养和锻炼,参与了一系列关于新中国的边界谈判等重大工作,并在国家官方地图上的国界线标绘、解决大陆边界纠纷与岛屿矛盾等方面做了大量的工作。条约法律司是当时外交部最为重要的部门之一。图为1957年,外交部街24号北楼前,外交部条约法律司部分人员合影,后排左二为厉声教。

有“诗人外交家”和“当代诗词名家”之誉的厉声教曾留下不少吟咏故乡杭州的诗词佳作,如:《浣溪沙·甲戌年夏梦曲院荷花》、《辛卯季春谒厉杭二公祠》、《访二公祠寻厉公墓不获》、《采桑子·西湖四咏》等。图为1958年,厉声教从外交部休假回杭,泛舟西湖。

20世纪60年代,厉声教曾全程参与中国与缅甸边境协议的谈判。该协议是中国与邻国第一个领土协议,并成为之后领土谈判和协议的范例。图为1960年5月,赴云南卡瓦山区勘察中缅边界时的厉声教与云南省军区为其配备的护卫小分队合影,前排左一为厉声教。

图为1960年夏,赴云南勘察中缅边界时的厉声教(左)与前来接待的云南省军区副司令丁荣昌。

以上老照片让我们得以一窥建国初期真正由新中国培养出来的第一代“男神”的风采。由此也可以看出,对于“男神”来说,外表固然重要,但或许同样甚至更为重要的是谈吐、修养、气质、见识与才华。腹有诗书气自华。十年树木,百年树人。

当下的社会,在造星的同时,也不要忽略对明星内在修养与品性的塑造,切勿急功近利。毕竟他们影响着千千万青少年的人生观、价值观与审美观,事关祖国的未来。(文/杨思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