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拯长孙包永年夫人墓出土厌胜银钱

1973年4月中旬,安徽省博物馆在合肥市东郊大兴集黄泥坎包拯家族墓地发掘二号墓(M2)时,发现一枚银质厌(yā,通“压”)胜钱。厌胜钱出于棺底北端偏东,其旁并有水晶珠9颗。此墓还出土铜钱125枚,是家族墓中出土钱币最多的一座。墓地内出土钱币的墓葬有包拯长子包德及长媳崔氏合葬墓、次子包绶及次媳文氏合葬墓、长孙包永年墓及永年夫人墓等四座,共出土唐宋钱币282枚。包拯于北宋嘉祷七年(1062)病逝开封,卒年六十四岁,次年葬于合肥县公城乡公城里包氏家族墓地。据包永年墓志,永年为包拯长孙,卒年51岁,葬于徽宗宣和二年(1120),曾官至鄂州崇阳县事。永年先后娶有三房,均先于他卒。二号墓与永年同葬在一座墓冢下,位于墓地中轴线下排右起第一座,系土坑墓。墓中所出钱币下限为元丰通宝(1078-1085),可知她早于其夫约30余年卒,故二号墓主应为包永年原配夫人朝请郎致仕累赠朝议大夫李公庭之女李氏。

该钱径67、厚5毫米,外郭镶一径5毫米圆环。钱为中空,由面、背两片焊接而成,郭缘有焊缝痕。两面满饰图案花纹,外郭均饰一周带状连云纹。正面饰一对称双龙,龙首向下,龙身卷曲附爪,空隙处填以云纹;中间一阔缘实心,呈菱形状布局方穿。背面饰缠枝牡丹纹图案,六朵盛开的牡丹布于枝叶间;中间实心方穿与正面相同。此钱出土时布满黑锈,经北京钢铁学院光谱分析鉴定,主要成分为银,并含有较多的铜。这枚厌胜钱笔者定名为“双龙牡丹纹厌胜银钱”,现藏安徽省博物馆。

传世厌胜钱图案多采用龙凤戏珠等题材,包永年夫人墓厌胜钱以双龙为主题较为少见。钱背缠枝牡丹纹在包拯次子包绶墓志盖上下两边也有见,六朵盛开牡丹以线精雕。包绶葬于徽宗政和六年(1116),早于包永年四年卒,以此推测,饰有同样题材图案的包氏夫人墓厌胜钱与包绶墓的年代相近,应为北宋晚期。

双龙牡丹纹厌胜银钱制作精致,工艺精湛。钱上图案庄重优美,自然流畅,纹饰凸起,层次分明,有唐镜遗风。该钱制作工艺在以往厌胜钱上未曾见,其铸造程序为:先分别铸出钱的两面,然后再拼合,并在外缘处焊为一体,钱内形成中空。是钱面背胎骨薄近如纸。

厌胜钱出土原始状况大致如下:钱与水晶珠同出。水晶珠排列有序,分两排,以上排四颗,下排五颗排列。珠均呈枣核形,长13、径7毫米,上有穿。据此推测,水晶珠应以丝绳穿系,并与厌胜钱上纽相连,形成一件项链挂饰,佩于墓主项上。

注释:

厌胜钱也称“压胜钱”(古代厌、压两字相通)“花钱”“瘗钱”之称,是带有吉祥、压胜性质文字或图案的非流通货币。因钱币多有图案花纹,民间俗称“花钱”。

“厌胜”一词语出《汉书·王莽传下》:“是岁八月,莽亲之南郊,铸作威斗。威斗者,以五石铜为之,若北斗,长二尺五寸,欲以厌胜众兵。”厌胜的原义应为“厌伏其人,咒诅取胜”。厌胜钱最早出现于汉代,以后各时期都有铸造,深受人们喜爱,长盛不衰。它是古人精神文化的浓缩,记载了古人的民俗生活,其背后的宗教、文化、艺术价值远远大于钱币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