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金王牌铁浮屠,西夏精锐铁鹞子,到底谁的战斗力更强?

对于宋朝历史,相信很多朋友都不会陌生。在宋朝历史上,宋朝军队使用需要面临周边的一系列强敌,例如大辽国、大金国、西夏国,以及后来的蒙古帝国等等。在宋朝抗击周边政权的过程中,周边政权的王牌部队,给宋朝留下了很深的印象。例如西夏国的铁鹞子、大金国的铁浮屠等等。作为同一时期的骑兵部队,铁鹞子和铁浮屠,到底谁的战斗力更强呢?今天,我们就聊聊这个复杂的问题。

首先,我们聊聊西夏国的铁鹞子。西夏国是西北党项族建立的政权,早在唐朝统治的末期,党项族就已经开始盘踞甘肃、宁夏一带。在宋朝建立的初期,党项部落一直向宋朝称臣。历经李继迁、李德明、李元昊三代人的经营,党项部落通过向甘州回鹘、六谷吐蕃、青唐吐蕃发动的战争,夺取了大片的土地。最终,李元昊选择了称帝,并且与曾经的宗主国宋朝开战。对于宋朝开始,李元昊建立西夏政权,等于打了宋朝君臣的脸,大批的宋朝禁军开赴西北前线。

但是,与西夏军队作战的过程中,宋朝军队一败再败。以至于宋朝宰相吕夷简,曾经惊呼“一战不如一战,可骇也。”西夏国是一个仅仅200万人口的政权,综合国力完全无法与庞大的宋朝相比。但西夏国军队骁勇彪悍,宋朝军队很难对付。西夏军队分为:生擒军、撞钟郎、铁鹞子、步跋子、泼喜军等等。其中,铁鹞子是西夏国最精锐的重骑兵部队。西夏国通过向西开疆拓土之后,西部边界与喀喇汗国接壤,西夏国学习、借鉴了喀喇汗国重骑兵的经验。

再加上自己的需要和经验,最终,建立了自己的重骑兵部队。由于官兵们的头盔很像飞禽鹞子,因此被称为铁鹞子。在各种历史文献中,关于铁鹞子的记载比比皆是。在《宋史·兵志》中记载:“(西夏)有平夏骑兵,谓之‘铁鹞子’者,百里而走,千里而期,最能倏往忽来,若电击云飞。每于平原驰骋之处遇敌,则多用铁鹞子以为冲冒奔突之兵”。《宋史·夏国传》又记载:“(西夏)以铁骑(铁鹞子)为前军,乘善马,重甲,刺斫不入;用钩索绞联,虽死马上不坠。遇战则先出铁骑突阵,阵乱则冲击之;步兵挟骑以进”。

由于重骑兵的组建成本高昂,西夏国铁鹞子总计只有3000人,一直被西夏国视为野战机动力量。在三川口、好水川、定川寨、永乐城、平夏城等一系列的战役中,西夏国均出动了铁鹞子。对于自身缺乏精锐骑兵的宋朝来说,面对西夏铁鹞子,一直没有很好的办法。请注意一个问题,铁鹞子并不是西夏国的专利,北方的辽国拥有两支重骑兵精锐部队,一支被称为铁林军,另一支被称为铁鹞子。辽国的国力与西夏国相比,相对比较雄厚。

因此,辽国重骑兵部队的装备更加完善。在历史文献中记载:“契丹谓精骑为铁鹞,谓其身被铁甲,而驰突轻疾,如鹞之搏鸟雀也。”我们再聊聊金国,金国是东北女真族建立的政权。女真族在辽国的统治之下,在12世纪初期,在首领完颜阿骨打的率领下,女真族开始迅速崛起,并且最终建立了大金国。在短短20年时间里,大金国以摧枯拉朽之势,先后消灭了大辽国和北宋政权。因此,出现了耶律大石的西辽国和赵构的南宋政权。

金国在崛起的过程中,自己拥有两支王牌部队,分别是轻骑兵拐子马和重骑兵铁浮屠。拐子马的数目比较大,擅长追击和侧面迂回。至于铁浮屠,则是金国结合了辽国铁林军、铁鹞子的经验,加上自己的需要,锻炼出来的王牌重骑兵部队。起初,宋朝把金国的铁浮屠也称之为铁鹞子,后来,为了与西夏国的铁鹞子区别开,又改为了铁浮屠。在《宋史·刘琦传》中记载:“ 兀术被白袍,乘甲马,以牙兵三千督战。兵皆重铠甲,号‘铁浮图’。”

此外,还记载:“其所将攻城士卒号铁浮屠,又曰铁塔兵,被两重铁兜牟,周匝皆缀长檐,其下乃有毡枕。”甚至到了清朝统治时期,仍有关于铁浮屠的诗句:“铁浮屠林立於重关,铜面具风生於百战。”那么,西夏国的铁鹞子和大金国的铁浮屠,作为一个时期,两个政权的王牌重骑兵部队,到底谁的战斗力更强呢?首先,我们看一下数量。大金国拥有铁浮屠6000人,此外,还有几万轻骑兵拐子马。毕竟,金国统一了北方之后,国力十分雄厚。

与金国相比,西夏国的铁鹞子只有3000人。从具体的装备和武器来说,金国控制了华北大片地区,武器设计、钢铁冶炼等方面的技术,在西夏国之上。在双方的重骑兵防护水平来说,金国的铁浮屠明显更胜一筹。在西夏国统治的后期,由于各方面条件有限,铁鹞子已经退化成了半重骑兵。我们在看一下双方战马的数量和水平。西夏国控制了西北河套地区,属于产马区。而金国则控制了东北地区和蒙古草原的东部,也属于产马区。河套马与东北马相比,河套马更加高大,善于冲击。

但东北马更擅长追击、奔袭,并且在数量上拥有绝对的优势。因此,从武器、铠甲、防护、数量、战马等各方面对比以后,大金国的铁浮屠,明显压了西夏铁鹞子一头。虽然说,西夏国和大金国拥有自己的王牌重骑兵部队。在历史的长河中,宋朝也并非刀俎鱼肉。在北宋统治时期,宋朝的重骑兵部队被称为静塞军。

到了南宋统治时期,岳飞指挥下的重骑兵背嵬军,成为了金国骑兵的终结者。按照历史文献记载:“岳兵尤精,常时于军中角其勇健者,别置亲随军,谓之背嵬,一入背嵬,诸军统制而下,与之亢礼,犒赏异常,勇健无比,凡有坚敌,遣背嵬军,无有不破者。”连金国统帅完颜宗弼都不得不感叹:“自海上起兵,皆以此胜,今已矣。”在金国基层官兵中,则盛传“撼山易,撼岳家军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