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为“天才少年”导师:不要只关注年薪

“过分关注年薪的报道铺天盖地,已经给张霁带来不小压力。希望媒体不要总以多少年薪为导向。”

8 月 5 日,以年薪 201 万元入职华为的华中科技大学毕业生张霁的导师周可教授,对 DeepTech 如是称。

图 | 张霁

周可表示,“天才少年”固然可以激励同学们做好科研,但仅仅关注年薪是不够的。他认为,做科研是老老实实的工作,科研本身也存在很多乐趣。现在中国大企业的技术需求很旺盛,为科研提供了实际系统和实际数据,这是科研人员的幸运。但张霁毕竟刚参加工作,后面的路还很长。

据了解,张霁是湖北咸宁人,博士毕业于华中科技大学武汉光电国家研究中心计算机系统结构专业,读博期间主要在该校计算机存储实验室做研究,目前,该实验室已经跻身全国顶尖水平。

而张霁的主要研究方向是 AI for System,读博期间他还曾去纽约大学库朗数学研究所访问,后在阿姆斯特丹大学 INDE Lab 进行博士后研究。

谈及对该生的印象,周可表示,张霁最大的特点就是主动学习能力强,他对于新知识有一种强烈渴求,一旦发现问题,就要想办法解决。在该校学习期间,张霁曾被周可派去腾讯实习,并联合后者发表过论文成果。

概括来说,他以第一作者在 ATC、DAC、ICPP、SIGMOD、VLDB、IEEE TPDS 等会议和期刊上发表多篇论文,其在数据库和磁盘故障预测方面,已经做出一定成果。

在数据库方面,他写的关于强化学习数据库调优的论文,曾发表在数据库顶会 SIGMOD 上,该会议由美国计算机协会(ACM)举办。他写的采用蒙特卡洛树搜索、来进行数据库查询优化的文章,则发表在另一数据库顶会 VLDB 上。

其以第一作者身份发表在 SIGMOD 的论文《使用深度强化学习的端到端自动云数据库优化系统》(An End-to-End Automatic Cloud Database Tuning System Using Deep Reinforcement Learning),讲述了利用深度强化学习(RL)设计端到端的 CDB 自动调谐系统 CDBTune 的成果。

图 | 深度强化学习元素与 CDB 配置调优的对应关系

这项成果缓解了现有数据库管理系统(DBMS)配置自动调整工作中的四大难题:其一,CDBTune 能以端到端的方式优化整体性能;其二,在大规模高质量地训练样本时,获取样本变得更加容易;其三,在连续空间中有大量旋钮,它们具有看不见的依赖关系,在这样的高维连续空间中,相比现有数据库管理系统,CDBTune 可以推荐更合理的配置;其四,在云环境下适应硬件配置和工作负载的变化方面,CDBTune 的适应性更强。

之所以能实现以上功能,是因为 CDBTune 利用深度确定性策略梯度法,来寻找高维连续空间中的最优配置。其还能在有限的样本数下学习旋钮设置、并完成初始训练,这减轻了大量样本采集的困难。此外,CDBTune 用深度强化学习中的奖励反馈机制代替传统的回归方法,实现了端到端的学习,加快了算法的收敛速度。

图 | 用于 CDBTune 的深度确定性策略梯度(DDPG)

该论文的实验结果表明,与最先进的调优工具和真人数据库管理员专家相比,CDBTune 可为各种工作负载提供优越配置,在性能上其具有更高吞吐量和更低延迟等两大优势。另外 CDBTune 在运行环境发生变化时具有良好的适应性。

这篇论文仅是张霁众多论文中一篇,过硬的科研能力,是华为向其抛出华丽橄榄枝的主要原因。而他和华为的结识,起源于一次国际会议。

为加入华为,拒绝 360 万更高薪资 offer

为加入华为“天才计划”,他一共经历 7 道程序:简历筛选、笔试、初面、主管面试、若干部长面试、总裁面试和 HR 面试。

据了解,华为 “天才计划” 主要招聘方向是 AI、智能终端、云与计算、智能汽车和智能制造等人才。该计划始于 2019 年 4 月,华为 CEO 任正非当时在内部讲话中提到,2019 年华为将从全世界招进 20-30 名天才少年,2020 年则计划从世界范围内招聘 200-300 名。他表示:“这些天才少年就像‘泥鳅’一样,钻活我们的组织,激活我们的队伍”。

目前,华为 “天才少年” 的工资按年薪制发放、并分为三档,最高档薪资可达 201 万元,张霁入手的正是最高档薪资。据华为官方信息,该公司目前约有 19.4 万员工,业务遍及 170 多个国家和地区,服务 30 多亿人口。因此,几百人的“天才少年”,对于这家员工总数比部分中国小镇的总人口还多的超级大公司,的确显得十分宝贵。

谈及本次高额年薪入职华为,张霁对媒体表示“肯定有压力”,同时他说“选择华为最主要原因是能够和一群志同道合的人做一些有意义的事,我想这在很多我了解到的公司里是很难具备的,但是华为可以做到。”

他还表示,在华为最艰难的时候加入,也是希望能为华为做一点贡献,他坦言自己并非所谓的天才少年,只是一个普通人。他认为华为既然开出如此高薪,肯定对自己的期望也比较高。

尽管求职时从未投过简历,但还有企业向他开出 360 万年薪,阿里巴巴、腾讯和 IBM 也发来 offer,但他认为自己的研究方向和华为比较匹配。

对于华为公司的狼性文化,张霁也有着自己的见解:“在公司就应该做好每一件事,如果一个人抱有远大的理想和目标,996 绝对不是绊脚石。”

在总结面试经验时他表示,“天才少年”招聘主要看重研究方向和科研能力,而他正好在博士期间发表过多篇论文。不过他也表示,华为不是一个唯论文、唯学校的公司。

颇为意外的是,张霁在本硕期间,并非传统观念中的名校学子。本科时期,张霁在一所三类本科院校武昌理工学院电信专业读书,硕士就读于武汉邮电科学研究院。

武昌理工学院在近日的一篇报道中这样描述张霁,“无论是上什么课程,他永远义无反顾地选择坐在第一排,做一个认真听讲的好学生。空闲时间经常带着书本去学校图书馆自习,抱着书本啃,如痴如醉,乐此不疲。”

但张霁并未“书呆子”,本科期间还曾是学校的“校园十佳歌手”,体育上打得了网球、摄影玩得了单反、绘画画得了国画。据悉其出生于一个县城教师家庭,可以说他是知识改变命运的典型案例。

如果说科研实力,是他高薪入职华为的主要原因,那么华中科大和华为的合作渊源,则起到些许辅助作用。

全球仅有 4 人获得 “天才少年” 最高档年薪,3 位来自华中科大

目前,全球仅有 4 人拿到华为 “天才少年” 最高一档年薪,含张霁在内共有 3 位来自华中科技大学。

图 | 三位 “天才少年” 均来自华中科技大学

事实上,该校和华为的渊源由来已久。华中科技大学武汉光电国家研究中心党委书记夏松,在腾讯新闻话题栏目《Q问》平台参与互动时表示:“华中科技大学毕业的郭平(华为轮值董事长)、孟晚舟等十多位校友在华为公司担任重要职务,为华为发展做出了巨大贡献。”

他表示,近年来华为在该校聘用毕业生的数量,保持在每年 300 人左右。据统计,有超过 10000 名该校毕业生曾就职于华为。目前华为在职的华中科技大学毕业生数量在 5700 人左右,这甚至推动了华为武汉研究院的成立。

2019 年 5 月,华中科技大学与华为签署全面战略合作协议,华中科技大学武汉光电国家研究中心和华为,共同建设两个联合实验室,研究方向分别为先进光技术和存储器件,而这样的实验室全国只有 8 家。

谈及多名高材生入职华为,夏松表示人才成长离不开 3 个方面:个人努力、学校培养、行业发展。这三者密切相关、缺一不可。

而对于本次张霁入职华为,给网友带来的“羡慕嫉妒恨”,夏松回应称这是一种肯定,但人才的价值不能仅仅用金钱来衡量。这些同学成功的背后,有国家、企业希望掌握核心技术的求贤若渴和他们超出常人的艰辛努力。

谈及张霁等优秀学生的培养,他的导师周可告诉 DeepTech,博士生的培养主要是对其学术创新能力的培养。计算机专业是一门工程性很强的专业,要求博士生在实际工程系统中善于发现问题,并提出创新方法来解决问题,从而做到工程和学术的统一。

计算机专业的学生在毕业时,本科生要具备模块开发能力,硕士生要具备系统开发能力,而博士生则要在前两者的基础上,具备学术创新能力。

通俗地说,硕士生只需要运用已有方法和技术,设计并开发一个系统来解决问题;而博士生要在硕士生的基础上,在遇到已有方法和技术不能解决的问题时,去创造一种新技术来解决该问题。

没有金刚钻不揽瓷器活,华为给出的高薪,或许会让其他老员工感到薪酬倒挂,而华为巨资 “购买” 的正是张霁等博士生的科研能力,这未必是其他员工具备的,因此张霁的加入,更像是人才引进。

只是他作为毕业生的 “萌新” 身份和巨额年薪的反差,难免让资历更老的人感到些许 “不平”,但“少年强则国强,少年智则国智”,爱因斯坦 26 岁即提出狭义相对论。有些人的少年,注定异于常人。而张霁的经历,更是让人看到,优秀的科研成果并非“985”“211” 的专属。双非本科生,也可以逆风飞翔。

-End-

参考:

https://dl.acm.org/doi/abs/10.1145/3299869.3300085

http://www.wut.edu.cn/html/news/2020/0728/1351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