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oom购买:确认不会停售,用户谨慎选择代理商

8月23日之后暂停在中国市场的直销,转为代理商出售原厂ZOOM,第三方定制OEM版的Zoom经销商版本。看似突然,却不是没有前兆:5月1日起,中国大陆区个人免费用户无法发起会议,但付费企业账户或升级到付费版的个人账户就可以发起会议;5月18日中国区停止个人用户注册服务。作为一家主战场在中美两地的会议软件,Zoom近几个月经历了艰难的抉择,需要顾及中美两方的关系,此前Zoom宣布将扩招全球研发团队,稀释“中国血统”,早前他们在主要的三个研发团队分别在中国的合肥、杭州和芜湖。而本周宣布不再提供直接服务,既有出于市场布局的安排,也有关于公司走向的设计。

相对于消费端产品而言,企业级服务第一要求是稳定安全,Zoom不仅是全球功能最全的视频会议系统,也有甲骨文云计算安全系统为其提供四重防火墙,这不仅仅是技术保底,更是品牌背书。

Zoom视频会议的平台对中国商业影响是十分巨大的,全球贸易的需求,决定了无论是腾讯会议还是钉钉、华为Welink都只能在中国市场使用。联通世界,只能选择欧美主流认可的zoom网络会议软件。

一家独大,面对压力

在华为中兴等硬科技巨头后,美国盯上了中国互联网应用,从TikTok在美国的厄运就能看出,原先的游戏规则都已无效,在未来的几个月内,互联网行业面临的类似冲突只会愈演愈烈。美国政府罔顾事实的专横风格,会严重打击在美展开业务的华人以及相关互联网企业。

Zoom是美国公司,2011年在特拉华州注册成立,公司创始人袁征(Eric Yuan)已从中国移民至美国,其软件开发曾一定程度依赖中国工程师,在苏州、杭州的研发中心一共有500余人。

Zoom将通过东央(Dooyle)直接销售账号

自今年年初开始Zoom就不断受到美国政府的隐私调查,甚至被众议院议长佩洛西误认为是“中国实体”。NASA、FBI等美国政府机关和谷歌、特斯拉等互联网企业已明令禁止员工在设备上安装Zoom,但用户的热情决定了市场的走势

7月就有中国Zoom的用户在微博表示,Zoom发起的会议要想获得更高品质的服务,有附加的数据包、插件另外计费,这对业务部署在全球的中国企业而言,是营收的一种方式,而全球化的视频会议体系是Zoom的核心竞争力,这一点毋庸置疑。

基于此,2020年8月3日,Zoom在中国区的指定代理商东央科技(此前的东涵,有关联)发出通知,计划在2020年8月第二周对Zoom产品服务价格进行调整,面向企业的收费价格预计会上调35%。对中小企业而言,这是一笔不小的开销。所以,在中国市场Zoom的账号租用服务也由此发展起来,另一边则是建立定制版Zoom方案,包括会畅、华万、随锐等经销商,他们的小规模会议账号服务费稍低,但定制服务计费也十分高昂,且账号无法与Zoom国际版全球用户互联互通。客观的说,ZOOM定制版(OEM版本)的用户体验不够理想。

东央目前提供Zoom官方版本的终端销售代理业务巨头环伺视频会议市场

疫情期间,云办公需求爆发式增长,成立于1979年全球最具权威的IT研究与顾问咨询公司Gartner认为,会议解决方案是统一通信和协作(UCC)计划的关键要素,会议解决方案市场包括协作整合、交付模式、企业整合、可扩展性、用户体验等维度,庞大的蛋糕迎来群狼环伺,今年5月份,硅谷互联网企业加码视频会议领域,谷歌将Meet内置进Gmail,并将高级服务免费拓展至全部用户;Facebook公布在视频会议领域的一系列计划,Facebook Messenger与Whatsapp的多人视频通话功能是其发展重点。

巨头环伺,让Zoom的发展空间受到一定限制。但作为视频会议行业的独角兽,至少在未来3年内,对手难觅。

在宣布停止中国个人用户注册服务之后,Zoom将直销渠道交给了东涵、东央两家,业界俗称“东家”。在8月初,重新对经销商渠道进行整合,仅保留3家。而其余此前已经获得授权的70多家经销商都将在8月底被撤销资质。

自8月23日起,由东央负责直销Zoom国际版(原厂版)并提供官方服务,再由三家经销商负责OEM定制服务。这种1+3的模式,早在5月中旬就初见端倪,这种架构,既保证了Zoom产品的稳健销售,也能满足中国市场上视频会议用户的诸多需求。

Zoom中国官方澄清:不会停售,非常重视中国市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