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母为王熙凤过生日,尤氏对凤姐说了三句话,细思后背发凉

自古至今,国人都很重视生日庆贺。在《红楼梦》中,也不少描写庆生的场景,大多是热闹非凡,满场祝赞之辞。

然而,在由贾母指定尤氏为凤姐操办的庆寿聚会前后,尤氏对凤姐说出的三句话,虽是不经意的玩笑话,但句句听来却让人觉得意味深长,甚至是脊背发凉。

一、“你瞧他兴的这样儿!我劝你收着些儿好。太满了就泼出来了”

在《红楼梦》中,贾母作为一个年高之人,和所有的老年人一样,很享受儿孙绕膝的热闹,所以宁荣两府经常以节庆、寿诞、赏花等为由头,举办各种聚会。

在第四十三回中,凤姐生日前夕,贾母提议“也学那小家子大家凑份子”为凤姐庆生,并指定了尤氏操办。尤氏向凤姐“讨谢”,凤姐耍赖,“你别扯臊,我又没叫你来,谢你什么!你怕操心?你这会子就回老太太去,再派一个就是了”。

不甘示弱的尤氏也硬硬地回击到“你瞧他兴的这样儿!我劝你收着些儿好。太满了就泼出来了”。很明显,尤氏的这句话有三个关键字“兴”、“收”、“泼”,字字都是在提示告诫凤姐。

所谓“兴”,当然指的是凤姐今时今日的地位,贾母和王夫人跟前的“红人”,正是大行其道之时、之势;所谓“收”,提醒凤姐要把握分寸,不要恃宠而骄;所谓“泼”,当然是“登高必跌重”,也就是恃宠而骄的严重后果。

这皆是尤氏对凤姐的告诫:要低调、要低调、要低调,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在荣府中炙手可热的凤姐当然是“迷”者,而作为宁府的旁观者尤氏却“清”者,她知道凤姐在宁府中的飞扬跋扈引起了很多人的不满,像赵姨娘联手马道婆对凤姐实施的魇魔法。

当然,这一句话对于凤姐个体的告诫意义称不上意味深长,它的意味深长的方面在于它听起来更像是对贾府这个百年望族的告诫。

此时的贾府的确是“兴”,既有贵妃强大的靠山,又有王、史、甄等仕宦家族的相互照应,的确呈“烈火烹油、鲜花着锦”的鼎沸之势。但是正如秦可卿在临终托梦凤姐时所言一样“月满则亏、水满则溢”,任何人、事、物的鼎盛之时便是衰败之始。

这句话表面上看是告诫凤姐,实际上也是一句对贾府命运的告诫。不得不说,在居安思危的忧患意识方面,尤氏和秦可卿这对灰姑娘逆袭豪门的婆媳见识皆是高人一筹和高度一致的。

二、“我看着你主子这么细致,弄这些钱那里使去!使不了,明儿带了棺材里使去”

毫无疑问,凤姐是贪财的。令人印象深刻的便是她在秦可卿送葬期间的“弄权铁槛寺”,一封冒用贾琏之名的书信一出,白花花的三千两银子便神不知鬼不觉地装进了腰包,而且并非得手一次便罢。

“这里凤姐却坐享了三千两,王夫人等连一点消息也不知道。自此凤姐胆识愈壮,以后有了这样的事,便恣意的作为起来。也不消多记”。

然而,世间没有不透风的墙,一次两次可以瞒天过海,次数多了,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在人多嘴杂的贾府里难免泄密。

此种行为是凤姐对外的敛财方式,对内来说,她也有一套中饱私囊的方法,比如利用公款去放高利贷坐收利息,这在第三十九回中,袭人偷偷询问平儿为什么月钱迟发时,借平儿之口道出“......我们奶奶早已支了,放给人使呢。等别处的利钱收了来,凑齐了才放呢......”。

不仅如此,凤姐还在经手工程方面“雁过拔毛”、“收取礼品”、“吃回扣”等行为,可谓赚的盆满钵满,如贾芸给凤姐送了香料礼物之后,才揽下了大观园绿化工程。

她中饱私囊的程度连她自己也在探春理家时亲口承认,“......若按私心藏奸上论,我也太行毒了......”。这些事情,作为宁府管家奶奶的尤氏不可能没有耳闻。

凤姐在凑份子钱时,为了讨得贾母和王夫人的欢心,满口承应要替李纨出十二两银子。当尤氏取银子时,凤姐又不兑现了。尤氏很无奈,当着平儿的面儿打趣凤姐,“我看着你主子这么细致,弄这些钱那里使去!使不了,明儿带了棺材里使去”。

这明显地指责凤姐的贪得无厌,会落得个“人死了钱没花了”的结局。此处脂砚斋也进行了评批“此言不假,伏下后文短命”。

其实,何止凤姐,贾府里的大老爷贾赦,更是贪得无厌的典型代表,为了几把古扇,让贾雨村把石呆子折腾的家破人亡;为了区区五千两银子,不惜把唯一的女儿迎春嫁给中山狼孙绍祖,出嫁不到一年便被孙绍祖折磨致死。

上梁不正下梁歪,这样的家长、这样的家风横行,贾家岂能长久,想来进“棺材”之日只会愈来愈近了。

三、“说的你不知是谁!我告诉你说,好容易今儿这一遭,过了后儿,知道还得像今儿这样不得了?趁着尽力灌丧两钟罢”

尤氏为凤姐操办的生日聚会非常热闹,进行到极酣时,贾母让众人为凤姐敬酒贺寿。尤氏敬酒,凤姐不受,开玩笑说“跪下我就喝”,尤氏也不是省油的灯,回敬道“说的你不知是谁!我告诉你说,好容易今儿这一遭,过了后儿,知道还得像今儿这样不得了?趁着尽力灌丧两钟罢”。

两个当家奶奶的口才都很了得,可谓是过招处火光四溅。尤氏的话表面上是劝酒嬉闹之词,实际上听上去更像是一句忧伤的自艾自怜之语,不禁让人再次想到了秦可卿临终托梦凤姐之末的话:

“若目今以为荣华不绝,不思后日,终非长策。......要知道,也不过是瞬息的繁华,一时的欢乐,万不可忘了那‘盛筵必散’的俗语......”。脂砚斋在此仍有评批“闲闲一戏语,伏下后文,令人可伤,所谓盛宴难再”。

贾家是百年富贵家族,在外人看来虽然仍是“峥嵘轩峻”、“蓊蔚洇润”,不像个“衰败之家”,但是正如开篇第二回冷子兴所言:

“如今生齿日繁,事务日盛,主仆上下,安富尊荣者尽多,运筹谋画者无一;其日用排场费用,又不能将就省俭,如今外面的架子虽未甚倒,内囊却也尽上来了。这还是小事。更有一件大事:谁知这样钟鸣鼎食之家,翰墨诗书之族,如今的儿孙,竟一代不如一代了”。

甚至在第五回中,连贾家先祖宁荣二公的在天之灵也深感不安,“吾家自国朝定鼎以来,功名奕世,富贵传流,虽历百年,奈运终数尽,不可挽回者。故遗之子孙虽多,竟无可以继业”,竟要拜托警幻仙姑引导教育家族内“禀性乖张,生性怪谲,虽聪明灵慧,略可望成”的宝玉,“跳出迷人圈子,然后入于正路”,拯救运数即将耗尽的贾家。

慧心的尤氏,久掌家事,怎会没有察觉贾府“一代不如一代”的颓势,所以她才会忧心忡忡地慨叹“过了后儿,知道还得像今儿这样不得了”。

鲁迅先生说《红楼梦》是“悲凉之雾,遍被华林”,实在是“间出一语辄中肯”。在庆寿这样重要的欢乐时刻,本应该是喜气盈腮、欢声笑语之时,作为主办人的尤氏,从“泼”、到“棺材”、到“灌丧”,尽是煞景之词,句句更是充满了无奈、浸透了悲凉,实在令人唏嘘、令人慨叹!

作者:温暖前行,本文为少读红楼原创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