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都是地球的疤痕,美丽又令人心碎

越来越多的摄影师在拍摄自然环境的时候加入了更多的主观情感,我们在丹尼尔·贝尔特拉(Daniel Beltra )的镜头下不难发现摄影师对环境的反思。

在他的镜头下我们从不缺乏色彩,或是蓝色的冰川或是碧波海浪上的猩红,这样丰富的色彩往往是人类文明对自然环境的直接破坏。

这色彩是星球绮丽的伤痕。

摄影师带领观看者在雄伟土地的上空翱翔,体验我们星球的自然奇观,并见证环境退化的伤疤和令人震惊的规模。贝尔特拉捕捉到漏油、森林砍伐、荒漠化和气候变化所造成的直接伤害,并讲述了这些悲剧的故事。

他说:“我从大自然的美丽和复杂中找到灵感。我们生态系统的脆弱性是我整个工作中的一个连续主题。我的照片显示,人为的压力使我们的世界面临着巨大的变革。为了捕捉到这一点,我经常在空中工作,这更容易将自然与不可持续发展造成的破坏并置。”

面对不同的环境,摄影师一般分为两类,一种会发现更多大自然的美,而另外一种则通过镜头直接拍摄大工业污染带来的噩梦般的现状,以及工人奔波劳碌在类似地狱般的工地环境中,试图通过相机揭示这种让人难以接受的摧残,通过震撼到残酷的画面来表达对大工业破坏环境的痛心疾首。

1991年,当美国领导的联军将伊拉克军队赶出科威特时,萨达姆·侯赛因的军队进行了报复。他们在大约700口油井和数量不详的含油低洼地区引发了巨大的大火,造成了人们记忆中最严重的环境灾难之一。

摄影师塞巴斯蒂安·萨尔加多(Sebastia o Salgado)记录了这些地狱般的场景,他说:

“我们必须记住,在残酷的战争中,另一个这样的天启总是近在眼前。”

近年来,他的黑白照片捕捉了世界各地的自然环境和居住在其中的人,对这些景观、野生动物和土著社区的记录表明,保护它们的需要是多么迫切。

时至21世纪,很多摄影师对于人与自然的关系已经不局限于客观地记录,他们会将自己的主观更醒目地表达出来,一些装置、影像可以更直接呈现视觉的传达,而艺术家们则把握好最佳的主观态度即可。

Benjamin Von Wong 是一位加拿大摄影师,以其环境艺术装置和超写实的艺术风格而闻名。他是一位具有创造力的摄影师,也是“反对海洋塑料污染”的拥护者。

他将工程学和艺术背景结合在一起,创造了史诗般的图像,使人们围绕环境和社会并团结起来。他的经典作品就是用吸管重塑了一个人造海洋。

塑料吸管因为它们体积小很难回收,在酒吧餐厅的回收品中这些也是最容易被拒绝回收的东西。

在这个项目里,摄影师通过营造一个“吸管末日”的效果来让人们拒绝它们的下一根吸管。营造出的这个“吸管末日”装置要足够大,让人们完全无法忽视它的存在。

- 完 -

本文刊登于《摄影之友》2020年

8月刊《人造星球》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