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被《三十而已》中的渣男气晕了吗?

《三十而已》作为今年7月第一热度的霸屏爆款,每一集都能引起大量的讨论,打着独立女性旗号的剧情却在即将结局的时候被骂成筛子,高开低走的结果让观众忍不住渐渐弃剧而逃,其中关于社畜生活和贵妇生活的不切实际幻想也被大家所经历的现实击破,而剧中对于女性价值的挖掘也并不深入,相夫教子、谈情说爱的传统模式已经不能够打动人,更何况放在现代都市的背景之下,更加难以唤起共鸣。

但尽管如此,这部剧也还是能够从某种程度上引发出一些新颖的探讨角度。三位“大女主”已经被诸多观众扒得非常深入,而常常凭借“渣”形象走上热搜的剧中男性仍旧处于一种“还可以挖掘”的境地。在看似单薄渣男形象的背后,其实是一种非常典型的人群缩影,而他们的故事,明明可以讲得更有逻辑。

爱好养鱼,钢铁直男

陈屿和钟晓芹的美好结局让无数观众感到一种强行团圆的绝望,当然,其中的大部分不满还是来源于陈屿被快速“洗白”。

一个爱养猫,一个爱养鱼的绝对差异被所谓体贴关怀改变,其中曾经收割一众好评、让人拍手称快的离婚环节仿佛是为了后续大反转而强行给出的儿戏式操作。钟晓阳的人物形象围绕着这对璧人的绝美爱情逐渐展开而走向崩塌,不得不说一句“工具人实惨”。

陈屿,作为端着铁饭碗的电视台记者,工作与新闻沾边,当然少不了忙碌,容错率几乎为零也让这份工作压力巨大,但与996的社畜相比已经足够清闲。养鱼作为第一爱好让他几乎把所有空闲下来的时间都投入其中,而本来可以付出给小家庭的晚间全部奉献给鱼缸。

性格中的疏离在抽离对养鱼的热爱之后几乎是教科书版的冷漠无情,对于钟晓芹的每一个要求都不耐烦着,打发着,可以祛除所有试图粘人的小女生心思。比起出轨骗钱真“养鱼”的海王,陈屿简直是标准好男人,但这并不意味着,在婚姻生活中,他的种种行为就可以被原谅。

在排挤、评判钟晓芹的种种孩子气行为时,不屑的语气和不耐烦的口吻仿佛他面对的不是一个跟他关系平等的成年女性,充满蔑视地打压在长时间的关系中会让对方更加弱势,现在常常被讨论的PUA手法就是一种极端表现。

从因为忘记换猫砂而一大早发火,到晓芹流产以后仍然时不时出现的冷嘲热讽,以及对家庭财产收入的绝对控制权,以至于让钟晓芹在紧急情况下连20块的零花钱都不能一下子掏出来,无不体现出他在家庭中的中心地位无可撼动。处于这种绝对高位的人通常不会在意另一方的感受,甚至他们不用去在意另一方的感受,因为无论发生什么事情,他都会确信自己绝对地位都无法被改变。

造成这种原因的并非他个人的原因,甚至可以说,只有一小部分是他的个人原因。钟晓芹的性格中有对于他人的依赖性,本地人的身份让她在30岁之前能够从依赖父母无比顺滑地转移至依赖丈夫,她没有经历过王漫妮所经历的生活压力,也不需要获得顾佳在操持一切中逐渐提升的自我能力。

而钟晓芹的母亲也认为自己的小孩能够嫁给陈屿这样“优秀”的人是最好的安排,足够幸运才能找出的乘龙快婿,在两人发生矛盾冲突时甚至站在陈屿一方劝自己的孩子宽容大度。这种对于他人能力的错误估计不难反映出社会中很多家庭都会有的问题,对自己的小孩不信任,将希望寄托于在婚姻中获得对方的帮助,在尝到一点甜头之后就不愿意放手,哪怕是亲手将女儿推向火坑也在所不惜。

当然,她的这种思想根植于对于女性需要寻找家庭支撑的观念,从传统上讲不无道理,但正是这种观念是所谓“独立女性”需要克服的,而剧中将其展现出来并没有稍加批判性讨论,让晓芹母亲的行为充满正当性,并且被不断“验证”,反而增加了钟晓芹人设中懦弱、依赖性强的特点,即使离婚也并没有根本上的改变。

而后来的复婚所依靠的是陈屿突然变成居家好暖男,突然在工作上有了新的发展,但其实并没有从根本上改变关于家庭的态度,他给予的关心呵护来源于情感上的旧情复燃而非家庭观念层面的改变,离婚带来的是失去陪伴的心灵损伤,看似和善甜蜜的家庭生活从某种程度上又一次加重了晓芹的弱势和依赖,重蹈覆辙。

而另一边的许幻山则没这么好运,洗白是不可能的,最后被送进监狱的结局简直是大写的咎由自取。标榜着自己的艺术理想,其实脑子里也放不下对权力的渴望,到最后,对自己是否能掌握话语权的关注已经多于对事业的思考。林有有能够成功勾搭上这位成功男人,看似是绿茶的高级手段,而更是由于在她身上,许幻山能够找到被崇拜、掌握话语权的感觉,从中获得的快感更加增强了他的自信和自负,也更让人看着咬牙切齿。

大艺术家的面子工程

相比于许幻山,顾佳的形象非常抓人,行动果敢,家庭事业两手抓,好妻子好母亲富贵太太的形象已经把几乎所有的“优秀品质”堆积在一个人身上,集中爆发。她在剧情开始时负责搬家布置等一应大小事件,而许幻山则作为儿子的好朋友形象与子言玩得不亦乐乎,对于家庭来说,他的付出显然不如顾佳的,但是对于最为重要的家庭成之一员子言来说,许幻山可以收获更多好感,而幕后付出的顾佳则会被孩子认为严格和要求多,这一切显然是不公平的。

在公司事务之中,两人的形象也与家庭中的样子非常相似。许幻山负责在样式上更加吸引人的设计部分,能够出现实际成果,艺术家的名号也被体现的淋漓尽致,他的能力是摆在明面上的,而顾佳在为了订单和财务状况默默付出则是隐藏在幕后的,有时候她甚至需要为许幻山的放肆言论和不顾公司利益的做法进行自我牺牲,去低声下气请求甲方爸爸。

在这种时候,许幻山则表现出他的空想家特质,他认为这种对利益的计较是俗气的,是有损于他的艺术理想的,也就无法理解和尊重对方的付出。

然而许幻山也并非一个完全的艺术家,他看似是对烟花艺术充满追求,实则是为自己的身份镀金,让自己看起来更加有地位而已。蓝色烟花事件就是非常典型,他继续生产并非因为蓝色烟花的观赏价值,而是因为它带来的商业收益以及不愿意就此放下自己的成果,尽管友人的工厂出事,但他依旧不把安全生产的问题放在心上,或许他已经自负到对自己的生意安全问题没有一丝怀疑。

相比而言,顾佳是更加心思缜密的商人和关心家庭的成员,她对经济的追求来源于想要家庭生活得更好,努力与太太圈的人打成一片也是想要帮扶公司生意和孩子的教育,她愿意用自己的“尊严”和“身价”去为家庭换取更好的生活,而许幻山则是将所谓艺术家的尊严放在第一位,说白了也就是常见的好面子心理。

林有有的出现正是击中了许幻山对于爱情的美好幻想,他不需要顾佳那样完美的妻子,不需要有人比他更加有能力有魄力,他只是想有个崇拜他的小姑娘,可以一起谈论所谓的艺术理想,漂浮在美好幻想的云端。

当然,这样的男性并不在少数,而隐藏在这些人背后的、强大的女性形象则自愿将一切都奉献给家庭。她们足够自立,却不愿意将自己的能力展现在更大的格局中,也不愿用强势的手段发挥自己的全部能力,可以说令人敬佩,但是从她们的人生选择上来说,并不是“独立女性”。

或许《三十而已》想要打出一手王牌,想要通过三位不同的女性让不同观众都能找到共鸣,但显然,这个如意算盘是打错了,不过歪打正着的是,剧中的渣男们则完美契合了现实中的那些令人头疼的家伙,也算是敲响了一记警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