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0万都不搬?广州“桥中房”一深层原因被所有人忽视

近日,随着广州市海珠大桥建成通车,在大桥东西车道的夹缝中,一栋约30平方的老宅意外走红。空中俯瞰形似眼睛,因此被大家戏称“海珠之眼”。

事情爆出后,屋主接受采访,称并非网上所说的“钉子户”,自己不搬走不是为了钱,而是政府和拆迁方没有提供满意的房源。而海珠区住建局回应称,已提供多处房源供业主选择,但一直没能达成共识。

那么造成如今僵局的原因是什么呢?真的是屋主坐“屋”起价吗?

在大家看来,这类事情的成因其实没有什么好复杂的,无非一个出价,一个要价,双方最终在价格中没有谈拢,就造成了现在的情况。

是吗?其实,造成僵局的原因,恰恰是谈判双方都忽略了拆迁补偿事件中最关键的因素。

征地拆迁,如同消费者和商家在市场中的购买交换行为,双方围绕经济补偿价格进行博弈。传统经济学中,把人们假设成理性人角色,当人们在做选择时,能够理性地权衡各项利弊,最终理性地选择客观最优结果。然后,真实情况是,人们在做选择或者决策时,往往是情感驱动的,并受到很多非理性因素的影响。也许你会有点“懵”。举个例子也许你就明白了:假设你现在准备出售自己的爱车或居住房子、每天使用的手机、让你坐上去特舒适的沙发(你正在使用且对它有一定情感倾向的物品),你给它们定一个价,只有达到这个价格时,你才心甘情愿的出售这些物品。然后你再到市场去了解或者询问第三方,他们的出价是多少。这时,你会发现你的定价大概率会比市场或者第三方的出价要高很多。

为什么呢?这是因为行为经济学中的“禀赋效应”在发生作用(这一现象由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理查德·塞勒发现):当你已经拥有一件东西时你就会高估它的价值。人们会倾向认为,自己拥有的事物比别人拥有的事物更有价值。自己的孩子总比别人家的好。而当你对拥有的事物投入的感情越深的时候,“禀赋效应”的影响就会越加深刻。“禀赋效应”让我们自私,而了解“禀赋效应”会让我们认识到自己的自私。

现在回过头来看广州“桥中房”现象,不难发现,双方的症结在于都没有意识到“禀赋效应”的存在。屋主长期和家人生活在这个几十平的地方,这里有他们的欢乐、悲伤、成长……,在他们的潜意识里,这里已不是普通的房子了,它要比很多高端的房子都要贵得多。在相关报道中,我们了解到当征拆方带屋主一家去看置换房子的时候,他们总能挑出一些毛病,甚至连孩子们都不愿意住进去。这正是禀赋效应严重地影响着他们的决策。在客观的经济价值上,置换房要高于“桥中房”,屋主其实是明了的,但禀赋效应(情感)“让”他们不愿意舍弃原来的房子。最后情感操控着他们,找到 “对着太平间”、“房子风水不好”等等理由。我估计,如果当时再多看几家等价值的房子,匹配上的概率也是极小的。

那么,问题来了,当征地拆迁时,我们应该如何制定方案,才能令双方满意,减少“钉子户”的出现呢?

这里提供三个利用“禀赋效应”来打破“禀赋效应”的建议:

1.就近安置。有条件的前提下,尽量原地或者就近安置。这样就会降低被拆迁方的情感附着。就如同在原地翻新了旧房一样,这样“禀赋效应”就很难出来发挥影响;

2.设立置换地试住期。可引导拆迁家庭在几个备选新地中进行适当时间的试住,而不是一锤子买卖。当拆迁家庭在新的地方住上一段时间后,他们就会对新的生活环境产生新的“禀赋效应”。

3.增加拆迁户新地建设参与感。让拆迁家庭见证安置地的各个建设阶段,有条件甚至可以引导参与建设建议、投票意见等等。人们对自己参与的事物会产生“禀赋效应”。

当然,以上也只是从方向上提出了增大解决问题的可能性。问题的最终解决还是需要社会各方更多的理解和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