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天给了查理兹·塞隆逆天的颜值,但她却非要凭实力征服观众

在好莱坞这种资本娱乐圈混最重要的是什么?

有的童鞋说,那肯定是演技啊。

严格来说,这是对的。

不过,实际上还有另一个答案,外形。

别笑,被资本家控制的场合,外形的确是永远排行在第一位的东西。

你演技再好,也需要在电影里才能表现出来。

但你的样子,却是一目了然的东西。

说白了,其实就是你要让掌控资源的人看到你的价值。

而颜值就是最直观的东西。

在娱乐圈里,就算你只是有颜值,资本看得上的话,至少捞个花瓶角色不是什么问题。

也因为这样,所以可以看到有很多女孩跑去各种整容,然后挤破头一般的想进入娱乐圈。

这些女孩一般还都没什么演技,不过对她们来说拿到个花瓶角色都够了。

今天说到的查理兹·塞隆,相信大家都不陌生。

塞隆于1975年出生在南非,在90年代来到了洛杉矶,此前,她并没有任何表演经验以及训练。

不过,她在1996年《山谷两日》这部电影里,却让不少制片商注意到她。

当然,留意到她的原因不是演技,而是颜值。

当时才20岁出头的塞隆有多美?

看图就知道,的确是人间尤物。

实际上,早在当初刚入行的时候,她就遭遇了“沙发试镜”,按她的说法是当时吓得赶紧跑掉才幸免。

在20世纪末这段时期,塞隆获得了大量在各类电影里登场的机会。

当然,在这些电影里,她的角色任务一般都比较简单。

美就完事了。

有意思的是,塞隆本身并不是这么想。

早在《山谷两日》以后,她就表示过很想多点出演各种不同类型的角色。

说白了,塞隆她不愿意一辈子就当个花瓶。

然而,那时候的她人微言轻,有戏拍就不错了,因此这也仅仅是她对自己的一种冀望而已。

但她也依然一直努力磨练自己的演技。

那个时候,她的经纪人兼导师哈里斯给了她一个很有意思的建议。

“我觉得,你可以去尝试当个制片人。”

当然,后来的塞隆依然是位电影演员,不过哈里斯这个建议对她来说却至关重要。

原因很简单,在好莱坞这种名利场,资本家们个个都只看重你的颜值。

什么?你拍电影想尝试其他角色?没门,当花瓶卖颜值不好吗?你当花瓶才能稳定给我们带来收益啊。

你演其他类型的角色,要是搞砸了怎么办?

但如果塞隆能当到制片人,那在电影里的话语权就大很多。

在2003年,她终于在自己制片的第一部电影《女魔头》里,如愿以偿地出演了一个“不同的角色”。

这部电影是讲述了一个身世坎坷的妓女如何一步步变成一个连环杀手的经历,而且还是改编自真人真事。

为了演好这名角色,塞隆花费了极大精力。

她用了很长时间研究人物原型,把所有资料都翻了个遍,希望自己能彻底模仿出她的语言跟肢体动作。

更绝的,是她还为了角色,把自己引以为傲的外形给毁了。

剃掉眉毛,不洗澡,增肥几十磅,为了让脸部变形还戴牙套。

说实话,光看外表,很难让人相信这是同一个人。

塞隆的努力并没有白费,在第76届奥斯卡里,她凭借这名角色成功夺得了影后小金人。

你们不都是觉得我只能演花瓶吗?都觉得我只有演花瓶才能体现自己的价值吗?

那我就用这个小金人告诉你们,姐既能卖颜值,也能卖演技。

在此以后,塞隆在资本眼里的价值可以说提升了几个档次。

她颜值高,能演花瓶或者说不怎么需要演技的角色。

换言之,商业片手到拿来。

她演技精湛,演文艺片也毫不含糊。

她非常敬业,甚至愿意为角色牺牲自己的外形,也就是没有所谓的“不符合她的角色”。

即使有,她也会让自己努力去契合角色。

之后的塞隆,终于完成了自己年轻时的心愿。

出演各种不同类型的角色。

在《全民超人汉考克》里,出演超级英雄。

《燃烧的平原》里,她是一个被童年罪孽缠绕的复杂女人。

《塔利》里面,又增肥了几十磅,饰演一个被生活压垮的家庭主妇。

《普罗米修斯》里,她又变成一个冷酷无情的探索者。

《疯狂的麦克斯4》里,她把头剃了,饰演一个末日的指挥官。

《速度与激情8》里面,她还当起了大反派。

最近几年,她还在各种动作片里大显身手。

比如《极寒之城》跟《永生守卫》。

为了打得好看,她还努力训练自己学习各种格斗术。

塞隆的粉丝们很喜欢叫她“塞皇”,而实际上她也完全有资格受得起这个称呼。

在自己最美年华的时候,她就清楚明白美丽不是一辈子的。

现在你漂亮,但在好莱坞,在娱乐圈这种地方,每一天都有无数高颜值的女孩在涌入。

等你年纪大了,颜值卖不动了,资本就会毫不犹豫地把你赶下去,让其他更年轻的女孩子上位。

而相反的是,演技跟成就,才是真正能跟随你一辈子的东西。

颜值、外形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贬值,而演技、荣誉这些东西却是会随着时间的过去而升值。

当初年纪轻轻的塞隆就能看清楚明白这一点,并且努力往这个目标前进,最后也做到了自己想做的。

“皇”这字,她的确配得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