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鸟时期的日本到底有多乱,近亲内婚制,王室家族关系混乱

日本的历史,从钦明天皇开始可信度才逐渐增强,但依然存在许多匪夷所思的模糊地带。钦明天皇的妻子儿女,《记纪》中互有分歧,只能做一个大致归纳。主要的后妃有5~6位,分属3个家族,分别是的宣化天皇2个或3个女儿、春日日爪臣的女儿,以及苏我稻目的2个女儿。

所谓宣化天皇,按照《记纪》的记载是钦明天皇的兄长,如果这个说法属实,则意味着钦明天皇至少娶了2个侄女。鉴于日本古代王室长期实行近亲内婚制,许多研究者对这样的记载见怪不怪。但钦明天皇极有可能是个篡位者,他跟宣化天皇之间的关系或许没那么近。钦明天皇在位时期并不承认安闲、宣化两位天皇(大王)的王统,那么他娶宣化天皇的几个女儿,也许只是为了标榜正统。《记纪》进一步修饰为继体天皇的嫡子,而安闲、宣化则成了钦明天皇的庶兄,合法性也获得了承认。

所谓春日日爪臣也是位很令人费解的人物。春日氏是日本古代早期豪族之一,又称“和珥氏”(和迩氏、丸迩氏)。他的女儿名字叫“糠君娘”、“糠子”或者“糠若子”,总之都带一个“糠”字。在《记纪》中,又被提前了近50年,成为仁贤天皇的妃子,生下的女儿名字也是一字不差,都叫“春日山田”,这显然是《记纪》编造天皇谱系过程中留下的漏洞。在钦明天皇时期,春日氏家族的影响力早已式微。

真正能够在钦明天皇时期产生重要影响的外戚,当然还要数苏我稻目。在苏我稻目之后,苏我马子、苏我虾夷、苏我鞍作父子传承,接替掌控倭国的政权。“苏我”之名大概是源自大和国高市郡苏我里,就是今天的日本奈良县橿原市曾我町、曲川町一带,也就是苏我氏起家之地,“曾我”是“苏我”的另一种汉译名。此地位于曾我川与高取川的汇合点上,与横大路相交,可以作为物资输送的枢纽。曾我川的干流则经过武内宿祢另一个宗支巨势氏的领地(大和国高市郡巨势乡,今高取町越智周边),与葛城川的流向大致平行。

曾我川的支流高取川直达桧前,也就是东汉氏的根据地,苏我稻目曾在此设置大身狭、小身狭屯仓。除了巨势氏外,同为武内宿祢家族的分家还有葛城氏和平群氏,这两家活跃时间要比苏我氏略早,但由于卷入一系列政治斗争而逐渐衰弱。《记纪》虽提及了平群、葛城二氏的兴衰历程,但往往是给空洞的天皇事迹添加佐料,并不能完全视作史实,需要进行适当甄别。武内宿祢家族各支系此消彼长,终于轮到苏我氏的崛起了。

苏我一族盛时,还能兼有河内国部分领地,这些领地原先属于武内宿祢家族的宗支,便于控制旧大和川(长濑、玉串、恩智三条河流的统称)水道的货物运输。从海外输入的物资,从吉备出发,经濑户内海东行进入难波津,然后沿着旧大和川逆流而上抵达龟濑峡谷,再运往倭王的居城。由于倭王居城会定期迁移,船舶还需要转入具体的支流才能到达目的地。控制了相关的河流,只要倭王居城不出圈,无论迁移到哪条河流边上,都逃不出苏我氏的手掌心。

◎哈?同父异母兄妹的结合?从此无法直视弹唱“北京大鼓书”的圣德太子了呢 ~

以曾我川为纽带,苏我氏可以将巨势氏与东汉氏凝聚为利益共同体。东汉氏是渡来人集团中的一支,他们的祖先阿知使主,被传说为中国汉朝皇帝的后裔,这其实不过是一种名人效应,到底是哪位汉朝皇帝的第几代传人,族谱、史料中可以罗列出互相矛盾的多种说辞,可见内部口径从来就没有一致过,信口胡说而已。结合多种史料分析,阿知使主几乎与倭王赞处于同一时期,其家族原本居住在朝鲜半岛南部地区。

390年左右,武内宿祢的几个儿子组织了数万人的远征军横扫新罗百济,迫使两国臣服于倭国。不凑巧的是,他们遇上了高句丽的雄主广开土王高谈德。在高句丽的攻击下,倭国军队被打得大败,主力部队撤回日本岛。就在倭人溃败之时,居住在朝鲜半岛南部的波多(はた,hata)与安耶(あや,aya)两个大家族,分别于405年和407年携家带口迁居到日本。后来他们使用汉字对族名进行了修饰美化,前者改称为秦氏,后者改称为汉氏。至于这两家为什么自称秦汉后裔,并没有什么可信的证据,也许只是根据他们先来后到的顺序,比照中国的朝代附庸风雅而已,久而久之,两大家族居然真的把自己当作秦皇汉帝的后裔了。汉氏来到倭国之后分为两大支,居住在大和国的一支称为东汉氏,居住在河内国的则称为西汉氏。

汉氏的祖先到底有没有汉人血统,已经很难弄清。阿知使主曾作为倭国使者前往东晋,由此来看,起码汉文化水平不浅,其子孙也是辈出文武之才,受到倭国统治集团的重用。渡来人与武内宿祢家族之间算是世交,苏我氏利用地理和人脉关系,可与东汉氏建立牢固的同盟关系,东汉氏也甘愿听从苏我氏的驱使。苏我马子专权时代,曾经派遣东汉直驹杀死了不听话的崇峻天皇。

◎圣德太子他爹——用明天皇,恩,这眉毛倒是有点逗比的画风。

(恕小编无能,太子他娘穴穂部间人女王的图片实在是没找到。)

苏我稻目的那两个女儿,一个生下用明天皇,另一个生下穴穂部间人女王,这对同父异母的兄妹结合到一起,生下了著名的圣德太子。圣德太子时代,苏我氏与倭王家族继续保持和谐的政治平衡。倭王家族在与苏我氏等豪族通婚的同时,依然顽固地实行族内近亲婚姻。用明天皇娶了苏我稻目另一个女儿生下一个王子,名为“多米王”,又称“田目皇子”。这位多米王在父亲去世之后,居然与大母兼姑姑穴穂部间人女王睡在了一起,两人还有了女儿。这种无以复加的族内婚姻,不知是否引起了苏我氏的厌恶。圣德太子虽然娶了苏我马子的女儿,生下了山背大兄王,却未能成为倭王。而到了苏我鞍作掌权时,更是不惜将山背大兄王一族灭门,与倭王家族彻底走向决裂。而东汉氏仅仅是苏我氏的同盟,不愿意给苏我氏陪葬,于是在最后关头抛弃了苏我氏,苏我氏专权格局也就瞬间土崩瓦解了。

本文摘自《日本·军鉴002:军制革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