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力被看见的袁咏琳,这次又失败了?

走到四公完结,《乘风破浪的姐姐》再有一位实力vocal被淘汰了,这次大家总算记住了她的名字:袁咏琳。

今天,来给大家说说袁咏琳的故事。

记得节目刚开场的时候,袁咏琳是这样自我介绍的:

可能会有人搞混,不是袁咏仪和谭咏麟,我是袁咏琳。

但她不得不打出来的另一个标签,是“周杰伦小师妹”。

提到这个,大家才会隐隐约约想起,袁咏琳就是那个和周杰伦合作过《画沙》的歌姬啊!

除了这点,很多人对袁咏琳的记忆近乎空白……很多人听过《画沙》,知道周杰伦有这么一号小师妹,但她到底是什么样的人,甚至连长得怎么样,很多人都不清楚。

但当她上台弹钢琴唱歌的时候,现场所有人都被她的表演实力惊艳到,张雨绮人形弹幕上线:“这应该不是放的伴奏吧?”

凭着这样的实力,袁咏琳第一期就令很多姐姐刮目相看,也圈了不少粉。

还得到一个当队长的机会;

但是,很快她就露怯了,在更资深的姐姐面前,她觉得自己就是个小妹妹,怎么样都担当不起。

虽然得到了阿朵和钟丽缇的力挺,但她就是对自己不太有信心。

毕竟,已经出道十年了,在演艺圈仍没有什么国民度,对着资历、名气或人气比自己高很多的姐姐,袁咏琳真的心态有点崩。

好在,阿朵温柔地安慰她:这是你的功课,是老天爷放在你面前的功课,你早晚都要面对她。

也不知道当时袁咏琳如何理解“功课”二字,但之后袁咏琳每次上台,都越来越自信,拿出的技能也越来越多。

唱歌飙高音,完全就是开口跪,十分有穿透力,边唱边跳也没问题;

Rap也很有爆发力,直接就把歌曲推向高潮。

四公表演《新物种》,袁咏琳还挑战了高难度动作,甚至克服了恐高,帅气地跳下升降台。

到最新一期,她拿出了电子小提琴,有点不好意思地说自己很久没拉了,可能技术有点生疏。

可你看,在舞台上拉小提琴的她多松弛——

微笑地拉琴,人张扬又自信,琴声在歌里加得恰到好处,为歌曲注入了新的灵魂,把很有新裤子烙印的《别再问我什么是迪斯科+手扶拖拉机斯基》变成充满姐范的风格,整个弹幕区的焦点都在袁咏琳的小提琴上了。

但很可惜,赛果出来,袁咏琳还是被淘汰了。

节目播出后她在微博发了长文,分享了自己的心情:

“被淘汰之后,我一直回想,我到底哪里做得不够好?为什么我的个人票数才14票?”

她甚至反思,自己应该在拉票时多说点话:“如果当时勇敢说了,是不是会有不一样的结果呢?对于这件事,我是有一点遗憾和自责的。”

看得出,舞台上自信满满的她,私底下却一直在自信和自卑之间反复横跳,为什么会这样呢?

之前我们做过明星祖上的盘点,很多明星的爷爷、父母辈都履历惊人:

其实,袁咏琳也是名门之后,不仅祖上出过大人物,进演艺圈还全程遇贵人,真的是锦鲤体质。

袁咏琳的原名叫吴欣云,她的曾祖父吴纫礼,曾担任过民国海军将领,新中国成立后又成为安徽省政协委员。

袁咏琳的父母曾在台湾读书,后来袁爸爸去美国担任休士顿大学教授,在美国期间就生下了小袁咏琳,后来父母离婚袁咏琳又跟妈妈住在德州

吴纫礼还有一个明星孙女,就是台湾省著名的演员吴静娴,曾在《星星知我心》中饰演模范母亲古秋霞。

和她合作的童星就是彬彬温兆宇

袁咏琳能走上歌唱这条路,也是受这个姑姑的影响。

四岁的时候,有一次妈妈带她去看姑姑的演唱会。袁咏琳第一次看到有人站在舞台上唱歌,立刻就被华丽的服装、灯光、舞台吸引住,挪不开眼睛。

“聚光灯打在身上,令我深深着迷。”

小小年纪的她并不怕生,霸着舞台就不肯下来,或许从那时候就注定了,她天生是属于舞台的人。

被舞台深深吸引的小袁咏琳,从小也展现出惊人的音乐天赋,从5岁就开始学钢琴,10岁学小提琴,会乐器又会唱歌,妈妈也非常注重培养女儿的才艺发展。

但小袁咏琳却一度因为叛逆拒绝练琴。被袁妈妈关在家里,不允许看电视、玩电脑,什么时候练好什么时候才完事。

结果练着练着,袁咏琳开启了“真香”模式……手都断了还坚持练琴参加考试。

来源:GQ人物

有了想当歌手的想法后,中学毕业时,袁咏琳的叛逆劲又发作了,想弃学闯荡娱乐圈。

这个不切实际的想法,自然遭到了妈妈的反对,最后经过协商,袁妈妈答应她,大学毕业后,再进入娱乐圈。

最终,她从德州大学钢琴与广播新闻专业毕业后,选择了和音乐完全无关的进圈方式——参加第52届全美华埠小姐选美比赛。

还拿下了冠军。

这个比赛和其他的选美不同,对参赛者的教育程度、学历背景要求更高,所以得冠者能力都非常强。

举个例子,1992年的华埠小姐冠军,就是气质独特的吴美珩。

2003年的亚军则是后来大家都熟悉的TVB花旦陈法拉。

所以拿下这个选美奖项之后,袁咏仪对进圈的执着打动了妈妈,从此,妈妈决定全力支持女儿的梦想,陪着她回台北找机会。 但结果未如理想,向十几家唱片公司及制作单位投了简历后处处碰壁。

为此,袁妈妈找来自己高中闺蜜的老公李先生帮忙,这位李先生凭借自己在娱乐圈的人脉,找到了杰威尔公司的总经理杨峻荣。

这个杰威尔公司呢,就是周杰伦所在的公司,当年周杰伦和吴宗宪闹翻,就是和杨峻荣出走自立门户的。

杨峻荣和周董听了袁咏琳的demo后,觉得这位妹子非常有潜质,很快签下了她,自此袁咏琳也顺利跻身“周杰伦师妹”行列。

可惜,好运气并不会一直持续,有遇贵人的命,也不一定会有走红的命。

更何况,在演艺圈玄学里,起点太高,是会遭反噬的。

顺利出道后,袁咏琳就被师兄周杰伦十分看重,处处提携她。

2010年,周杰伦担任《熊猫人》的制片人,就让袁咏琳在里面客串。

同年,又钦点她合唱《画沙》,这也是周董第一次演唱非原创歌曲。

同时还带着她四处巡演,刷足曝光率。

不仅如此,公司也是下足血本力捧她。袁咏琳出首张专辑,企宣加制作费用砸下2500万,约一般新人的2到3倍。

但可惜的是,专辑面市后,市场反应没有大家预想的那么好,《画沙》是红了,首专还显得挺声势浩大,可之后的作品毫无水花……别说卖座了,就连袁咏琳自己写出来的歌也不能令老板满意。

更糟糕的是,因为周董的力捧,外界一度称她是J女郎,甚至还传出她和周杰伦的绯闻。

这让原本就不满周杰伦在演唱会安插嘉宾的粉丝更不满,很多网友开始攻击袁咏琳,令她陷入网络暴力的狙击中。

她被骂得有多狠呢?被网友说不配周杰伦合唱也就算了,还被人用三字经辱骂,并且说她嘴巴大、又黑又丑像个佣人、唱歌像狗一样难听,甚至表演时还呛她滚下台……

她尝试了各种方法让大家记住自己,包括换歌路,改走摇滚、嘻哈……可大家都不care,只记得她是被强捧的“周杰伦小师妹”。

而公司这边呢,眼看袁咏琳没什么作品大火,开始把她边缘化,甚至冷藏起来,三年都不给发片。

才二十多岁的袁咏琳面对这些,一度陷入崩溃,她丧失掉了信心,和妈妈哭诉:找不到唱歌的初衷,不想再唱,想退出。

长达三年时间里,她在抑郁症边缘挣扎。在舞台上表演魂不守舍,回到家就足不出户,最长曾经有两周没出门。

后来,她经过了一段时间的心理愈疗,才慢慢走了出来。也接受了贵圈艺人最常见的多栖发展模式,比如演戏、主持,还有大热旅游美食节目《食尚玩家》也有她的身影。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当主持让人看到了她的综艺感,今年她就得到了上《姐姐》的机会。

虽然一开始显得不太自信,但到后来,她也可以轻轻松松地开玩笑,cue周董来为自己应援。

这样看来,袁咏琳还挺矛盾的。

有时很豁达,有时候又会突然崩溃大哭,仅仅是因为遭受过网络暴力么?

这或许和她的生长环境、原生家庭有关系。

在美国读书的时候,她因为东方面孔而被白人同学歧视,吃饭的时候同学嫌她臭故意远离她,袁咏琳没办法,只得躲进厕所里吃饭。

父母失败的婚姻,也一度影响了她的婚恋观。她一度很恐婚,却希望结婚后尽量不要离婚。

后来认识了混血男友纪亚文,才慢慢开始憧憬婚姻生活,甚至想和对方组建幸福的家庭。

结果纪亚文并不想那么早结婚,最终两人因为想法不一致结束了五年感情。

所以,缺乏安全感,飘摇不定的状态,才是袁咏琳脆弱的来源。

当不了歌手她会想转行,但能拍戏、当主持的时候她又接受了现状,现在上《姐姐》也是,台上可以自信满满,台下看到自己的排名垫底,还是难以抑制失落。

反而是被淘汰的时候,她松了一口气,还安慰队友“不要哭”。

这些都很真实。

说到底,进演艺圈没人不想红,只是每个人对欲望的表达不一样。

袁咏琳当然希望能“被看到”,只是在没安全感的状态下变得“人间清醒”,知道自己处于什么位置,表现得很豁达,反而圈粉。

所以,上了《姐姐》之后,袁咏琳也会底气十足地说,自己终于撕掉了“周杰伦师妹”的标签。

也能清醒地总结:要学会接纳自己的处境,享受自己优点的同时也接受自己的缺点。

成功,只是自己给自己的定义。

都说小红靠捧,大红靠命。

袁咏琳一路走来,并不缺贵人帮助,自己也非常努力,名字在周杰伦的神助攻下也刷足存在感了,可惜总差了一点观众缘。

贵圈也有很多类似的“袁咏琳”。

比如三年主演九部大剧的李一桐,存在感不算低,就是观众辨识度不高。

隔壁tvb也有强捧的黄翠如,人被记住了但是口碑并不好,前阵子tvb还说想接纳黄心颖……更是强捧遭天谴了。

但是有资源和“有成长”、“被认可”也并不冲突,谁能说,艺人会永远是观众缘黑洞呢?有人可能因为演技进步而被接受,有人可能因为某个高光场面而走红,都不好说。

如果真的怎么刷存在感都不红,那还不如直接放弃刷存在感,大大方方地接纳自己;同时不放弃日常积累——

说不定,当你一切都“顺其自然”的时候,人生会有意外惊喜出现。

努力被看见不可耻,被看见了再失败,也很正常,在处处皆玄学的贵圈里,如何活出属于自己的“适配度”,或许才是最重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