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高宗赵构为俞国宝改词,看出儒酸语和富贵语之别

前言

今天这位词人的名字,估计大多数人似曾相识:俞国宝。

原因是他有一首词可谓脍炙人口,关于他的宋词选本或者关于他的故事,都会提到这首《风入松·一春长费买花钱》。

因为这首词,身为太学生的俞国宝不用参加科举,成功解褐(解褐,脱去粗布衣服,喻入仕为官)。

一、皇帝为他修改诗词

南宋词人周密《武林旧事》记录了一个关于俞国宝的故事:

淳熙间,寿皇以天下养,每奉德寿三殿,游幸湖山,御大龙舟。

一日,御舟经断桥,桥旁有小酒肆,颇雅洁,中饰素屏,书《风入松》一词于上,光尧驻目称赏久之,宣问何人所作,乃太学生俞国宝醉笔也。其词云:.............明日再携残酒(“再”宋刻“重”),来寻陌上花钿。上笑曰:“此词甚好,但末句未免儒酸。”因为改定云:“明日重扶残醉,”则迥不同矣。

即日命解褐云。

宋高宗赵构退位以后,宋孝宗非常孝顺,太上皇每日里优哉游哉。某日,赵构坐龙舟经过西湖断桥,去桥旁的酒肆小坐,在这个小酒馆的白屏风上看到一首词。

注:光尧,是宋孝宗为赵构上的尊号:“光尧寿圣太上皇帝” 。

赵构非常欣赏这首词,笑着说,这首词非常好,就是结尾两句太寒酸,于是把“明日再携残酒 ”改为了“明日重扶残醉,”。并且令人给这位词人授予官职。

这个词人就是俞国宝。我们来看看这首词。

二、明日重携残酒与明日重扶残醉,两字之差

据《武林旧事》说,这首词原本为:

一春长费买花钱,日日醉湖边。玉骢惯识西泠路(宋刻“湖边路”),骄嘶过,沽酒楼前。红杏香中歌舞,绿杨影里秋千。

东风十里丽人天(“东风”宋刻“暖风”),花压鬓云偏。画船载取春归去,余情在,湖水湖烟(“在”宋刻“付”)。明日重携残酒 ,来寻陌上花钿。”《风入松》

《武林旧事》说,赵构修改了以后,“则迥不同矣。”

一春长费买花钱。日日醉花边。玉骢惯识西湖路,骄嘶过、沽酒垆前。红杏香中箫鼓,绿杨影里秋千。

暖风十里丽人天。花压髻云偏。画船载取春归去,馀情寄、湖水湖烟。明日重扶残醉,来寻陌上花钿。《风入松》

明日重携残酒与明日重扶残醉,就改了一个字,有什么不同呢?

重【携】残【酒 】,表示昨天的就没有喝完,今天又带来了。假如不是茅台五粮液轩尼诗一类的名酒,未免寒儒之酸。

赵构改成重【扶】残【醉】,残醉,是宿酒,昨天喝的酒今天还没有醒。昨天喝的是好酒,或者昨天喝得大醉,今天重来此地,看看昨天的party上是不是又遗失的美女信物。

三、乞儿语和富贵语

一个清醒的带着酒瓶的人,和一个还没有完全醒酒的人,同时来到这个轰趴现场,完全是两个不同的人设。

胡仔在《苕溪渔隐丛话前集》有一段话,讲解乞儿语和富贵语的区别:

《漫叟诗话》云:“江为有诗:‘吟登萧寺旃檀阁,醉倚王家玳瑁筵。’或谓作此诗者,决非贵族。或人评‘轴装曲谱金书字,树记花名玉篆牌’,乃乞儿口中语。”

苕溪渔隐曰:“《青箱杂记》亦载此事,乃元献云此诗乃乞儿相,未尝识富贵者。故公每言富贵,不及金玉锦绣,惟说气象,若‘楼台侧畔杨花过,帘幕中间燕子飞’,‘梨花院落溶溶月,柳絮池塘淡淡风’之类是也。公自以此句语人曰:‘穷人家有此景否?’

元献云此诗乃乞儿相,元献是北宋的富贵宰相词人晏殊,他认为“轴装曲谱金书字”这类诗,不是真正见识过富贵的诗人所写。

苕溪渔隐说,晏殊所作才是真正富贵语,不会写金玉锦绣,而是写富贵人家的气象,例如‘梨花院落溶溶月,柳絮池塘淡淡风’,这不是穷人家能够感受到的。

这有点今天的富人阶层,开着大牌跑车招摇过市的,未必是真富贵人,大约是穷人乍富生怕别人不知道。真正的富贵人不会这样俗气地展示,而是用其他的方式。

什么方式呢?

晏殊诗句中展示的,是富贵雍容之间的一种闲淡,自有普通人道不出的气象。现代人我就不知道了,或许富二代王兴、马化腾那样,搞一个美团、腾讯玩一玩吧。

四、俞国宝其他作品

俞国宝著有《醒庵遗珠集》10卷。但是传下来的诗词作品不多,《全宋词》却只收录了他两首七绝。

花近東溪居士家,好携樽酒款携茶。玉皇收拾還天上,便恐筠陽無此花。

玉潔冰寒自一家,地偏驚此對山花。歸來不負西遊眼,曾識人間未見花。

《山茶花》

词也不多,其他的作品中,有一首《临江仙》 不错,不知道写给哪位前辈的:

落落江湖三岛,才高懒住清都。手携黄石一编书。醉眠莘垅月,闲钓渭川鱼。见说玉阶三尺地,思君来讲唐虞。夜来南极一星孤。不知天子梦,曾到傅岩无。

手携黄石一编书,传说张良拾鞋得到黄石公所授兵书,成就一番事业。这位前辈被比作张良,看来也身怀绝技。闲钓渭川鱼,指的是姜子牙受到周文王赏识。

傅岩,傅说为奴隶时版筑于此,被武丁起用后,大展宏图。

俞国宝赠词的这个人,似乎曾经入仕又归隐,如今有老骥伏枥之心。看到这首词,对方应该会很开心吧,诗人都很善于恭维对方。

另有一首《风入松·东风巷陌暮寒骄》也是俞国宝的佳作:

东风巷陌暮寒骄。灯火闹河桥。胜游忆遍钱塘夜,青鸾远、信断难招。蕙草情随雪尽,梨花梦与云销。

客怀先自病无聊。绿酒负金蕉。下帏独拥香篝睡,春城外、玉漏声遥。可惜满街明月,更无人为吹箫。

这首词有些柳永的风味,上阙回忆钱塘美景,佳人旧事,下阙回到现实,词人孤枕难眠,相思不断。

结束语

俞国宝留下的信息并不多,从武林旧事所记录的故事来看,他大约生活在宋高宗、宋孝宗、宋宁宗时代。 另外知道他是江西抚州临川人,其号醒庵,其字不详。

结束时,依照惯例填词一首为作业,《风入松·忆姑苏》:

白云相伴水迢迢,春雨过虹桥。棹声欸乃东风软,曲巷边,飞絮相招。 灯下浅斟低唱,十年思忆难销。

佳人何处教吹箫,踪迹似萍飘。流光不觉抛人去,记当时,离曲难调。惆怅重来如梦,小楼孤酌无聊。

@老街味道

观宋填词141|满怀清泪如雨,辛派词人刘仙伦被岳飞之孙赞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