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探丨《穿越火线》是如何口碑逆袭的?编剧导演解开创作密码

一言以蔽之,这部剧集基于游戏而生,却又超越了游戏原作本身,直抵电子竞技的精神内核,讲述关于成长和人生的深刻命题。

腾讯新闻《娱探》

作者:耿飏 责编:柳星张

没有多少人想到的是,《穿越火线》成了今年第一部口碑逆袭之作。

这部由鹿晗和吴磊领衔主演的青春励志热血剧在开播前,完全符合网友的“烂片公式”——大IP+流量明星,再加上剧集名字和游戏原作“穿越火线”(后简称CF)名字相同,看起来扑街扑定了。

开播后,《穿越火线》靠实力征服了挑剔的观众们。除了能够博得游戏玩家们的认可,更打动了年轻观众群体。尤其是“网瘾中心”的段落,巧妙地将社会现实元素用轻松语调呈现,一下子让剧集的讨论出了圈。

截至8月10日,剧集在豆瓣上有超过65000个评分,均分达到7.8分。剧集在故事就让观众们眼前一亮:在2008年和2019年两条时空线索上,有着类似经历的两位少年在各自成长过程中热血追梦的青春故事,两条时间线又因为CF游戏空间而相处交织,折射出近10年来电子竞技行业发展蓬勃的汹涌澎拜。

一言以蔽之,这部剧集基于游戏而生,却又超越了游戏原作本身,直抵电子竞技的精神内核,讲述关于成长和人生的深刻命题。

剧集仍在热播之中,借此机会,《娱探》与剧集导演许宏宇以及编剧徐速深入交流。限于篇幅,本篇将分为两部分。上篇从这部作品的核心创意谈起,一步步解开这部剧集的创新密码,在同类题材的创作上给予行业人士以启示。

导演许宏宇

编剧徐速

下篇将深入幕后,将着重分享主演与角色间的创作故事,在这场口碑逆袭的背后,剧中的年轻演员像剧中的角色一般,用自己的热情和付出,出色地演就了一段青春的故事。

1、故事最终表达的设定:讲述电竞人的生活

《穿越火线》最打动观众的,远非剧中对于游戏场景的还原,而是肖枫和路小北以及他们组建的战队成员间的青春故事。这来源于主创对于剧集最终表达的设定,并没有将落脚点放在游戏作品上。

“影游联动”在行业里并不是个新鲜概念,但是成功的案例了。游戏有着独特的艺术语言,在改编上,无论具体的载体是时长2个小时电影还是一部40集的电视剧集,都面临着不同视听语言间的鸿沟。

好莱坞有《魔兽》和《头号玩家》的两种方式不同实践,前者基于游戏原作宏大的故事背景建构魔幻大片,后者从VR游戏的视角出发,结合迷影元素,着力视觉效果的呈现。日本有《最终幻想》系列CG电影,评价褒贬不一。

电影《魔兽》剧照

电影《头号玩家》剧照

国内观众更加熟悉的电影版和剧版《微微一笑一些很倾城》,其实是基于一款虚构游戏,讲述男女主人公间爱情故事的情感类作品。

因此,对于最初接触到《穿越火线》改编项目的编剧徐速来说,改编的创意就显得更加重要了。本身,《穿越火线》是一款竞技性极强的FPS(第一人称射击)类游戏,故事性相对角色扮演类游戏较弱。徐速在业内因《火蓝刀锋》、《神犬奇兵》这样的军旅题材剧得名,但他分析后认为,军旅剧和《穿越火线》的内涵也不甚相同,仅仅借用游戏的名字进行创作,也背离了项目初衷。

他回忆,当时是2017年,一方面游戏行业中,电子竞技已经如火如荼地发展着,而影视行业里,网剧开始成了业内的新选择。

“当时我的思路是,首先从整个故事的类型看,电子竞技是较为小众的题材,如果想吸引更多观众,就需要将题材的内涵扩大。延伸到体育竞技题材中,偏向依然仅仅是男性的,对女性受众也不是那么友好。”

他最终从经典的体育题材作品,比如《点球成金》、《光辉岁月》找到灵感,“体育竞技作品其实都是在讲人生,电竞拓展开来,那就意味着我们不光是要讲职业电竞,更多地我要讲电竞人的生活。”

布莱德皮特主演的《点球成金》讲述的就是棒球队的故事

电竞选手的职业黄金年龄,受限于人体手眼协调能力所限,通常在23岁以下,最长的职业黄金期也不过5年时间。

职业选手间竞争的残酷性一点不比传统运动项目更弱。再加上这个年龄段的青少年的叛逆性,复杂性,以及对自我实现的强烈认知,都让《穿越火线》的戏剧性一下丰富了起来。

2、剧集时空的设定:2008年、2019年+游戏时空

定下基调后,编剧徐速开始采访CF界的顶级电竞选手们,了解他们的生活状态和比赛节奏。随着创作思考的深入,他遇到了第二个问题:如果单纯以一支战队的组队、成长、遇到挫折、夺冠的过程,讲述这样的范式故事,对观众来说,见得太多了。

采访过程中,他发现,CF在2008年进入中国,当时国内电子竞技产业方兴未艾。第一代电竞选手所面临的,有来自家庭和社会的巨大误解,而且职业选手的生存压力和今天相比,也无法同日而语。

游戏本身的虚拟性和科技感,让他萌生了现在《穿越火线》的双线叙事结构,不仅写青少年的成长,而且把整个时代的变化埋在里面。

“没有过剧集去描写两代人的差异。”徐速找到了突破点。

“但是,两代人间也不能是完全的平行线。我想,他们可以在游戏的时空里相遇。那么这个戏一下子就有了三个时空——一个是2008年的时空,一个是十年后,也就是当下的时空,以及游戏时空。”

“游戏时空本身就是一个相对二次元的世界,我说在那个时空里发生一些不正常的或者是突破逻辑的事情,比在现实生活中发生要更可信。”

剧中,肖枫和路小北会在游戏的时空里相遇

恰好当时CF即将迎来上线十周年纪念,他的想法很快得到了制作方和游戏版权方的认可,大家都非常兴奋。

青春、游戏,这两个关键词一下子紧紧联系到了一起。

也是在这个阶段,导演许宏宇正式进入了《穿越火线》的创作中。在业内,许宏宇是金牌剪辑师,与陈可辛导演从《投名状》起合作至今。他的第一部导演长片作品《喜欢你》,也用独特视听风格让人过目难忘。

《穿越火线》是他第一部剧集作品的尝试,相比电影更大的空间也意味着全新的挑战。他也并不想单纯做一部所谓的“游戏改编的网剧”,在他的设想里,他要找到这部作品对于游戏精神的表达,而非将游戏剧情“翻译”成影视语言叙事。

美国未来学家简·麦戈尼格尔的《游戏改变世界》给了许宏宇一个方向——“continue”。它可以翻译成继续,也可以翻译成开始下一局。总之,游戏中,失败后总有一个选择,让你重新开始。如果能保持这种continue的心态去面对人生,面对成长,许宏宇认为这就是他要表达的核心观点。

与此同时,编剧徐速提出的叙事结构也给予他拍摄时实现幻想的空间,三次元世界和二次元世界可以用多种多样的视听语言进行诠释,作为导演的实验性也很强。

3、游戏剧情的影视化设计:搭建游戏实景+打破时空界限

导演许宏宇在生活中并非游戏玩家,他没有贸然用过去的经验和自己的想象去拍游戏场面,而是深入研究FPS游戏的玩法和特点。“我觉得就像我要拍足球,我一定是要理解足球。我们花了很长时间,跟很多游戏的专家,冠军选手沟通交流,先了解玩家想看到什么样的剧集,然后再做影视化的设计。”

通过在拍摄加入第一视角镜头,以及运用灵活性强的设备拍摄流畅的运动镜头,在第二人称和第一人称视角间连接,让观众得以像玩家般,通过画面“进入”游戏世界。

“我们在剧作阶段就加入了很多方式让三个空间的关系更密切。很多戏我们一定要把游戏和现实中都拍一遍,我们把很多在现实空间里无法说出和实现的情感,放进游戏空间里头。”导演许宏宇进一步解释说。

剧组也搭建了1:1的实景游戏地图,也是三张“穿越火线”游戏里的经典地图——运输船跟黑色城镇,还有卫星基地。在这样的基础之上,游戏中的角色造型、道具设计也得以以合理的方式有机沿用到剧集中。

游戏里的黑色城镇在电视剧里实景呈现

运输船也在实景里呈现

于是观众们看到了现在《穿越火线》中肖枫和路小北在游戏地图中相遇,打破时空界限也不违和,又比如造型多变的苏佳意在游戏空间中掏出了一把猫猫枪,子弹变成了爱心,将爱情情节演化成二次元的画面。

游戏空间也让主创可以把角色的心理活动,用更加戏剧化的方式进行呈现。

肖枫和许蔚重逢的戏份就是这样一个例子。经过了矛盾和隔阂之后的好兄弟终于得以“破镜重圆”,兄弟间的情感在游戏中放大,两人抱着说着肉麻的话,网友们都看出了浓浓的“CP感”。

肖枫许蔚重逢的“肉麻”戏份,在游戏的时空里完成

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效果呢?“如果他们在现实里面这么抱着,那真的特别特别奇怪了。可能正常拍,那么两人喝点啤酒说两句就结束了。可是在游戏空间,所有的情感被放大了很多很多倍,很多在现实生活没法讲的话都能表达出来。”导演许宏宇分析说。

他的创作风格本身也恰好符合这种方法,一如他在电影《喜欢你》中,用一段金城武和周冬雨吃河豚中毒后产生幻觉,让两个角色经历了一段特别的旅程,拉近了心与心之间的距离。

“对于我来讲,我是想用游戏空间、虚拟空间的特点,让人物能有一些超乎现实的。这确实是令我比较兴奋或者比较喜欢的。”他最后说。

4、剧情的出圈:展现电子竞技的魅力、反应社会现实思考

《穿越火线》的热播和“出圈”也让更大层面的观众群体了解到电子竞技的魅力,这也反映了社会对于电子游戏观念的巨变。

剧中引发网友热议的“网瘾中心”情节是主创对于社会现实思考的一个集中体现。故事里,阿明被父母强行地送往了网络成瘾戒治中心,许宏宇用夸张诙谐的手法拍摄,成为了社交网络上刷屏的片段。

戒除网瘾这一段剧情收获了不少好评

徐速是在采访过程中听到一位电竞选手说了他身边的这样故事。他在创作时也纠结过:“这个细节本身有些沉重,我们的剧集是偏轻松的,不想把它做的太沉重,所以我们试着把游戏的感觉放进去,带着点幻想层面的东西,也正好是许宏宇导演擅长的风格。”

这段情节让同龄人都非常有共鸣。徐速还记得,一位看过剧本的经纪人特别发微信对他表示感谢,因为他也有类似经历。

在游戏场面的呈现上,即使是射击游戏,许宏宇也无意展现“血”。

“这些动作戏,枪战戏,不是为了动作而动作,而是竞技,是运动员的状态。我们把游戏真人化,是想让大家看到他们怎么拼搏,怎么专注地操作、做配合,打赢比赛。并不是在他们的血腥或暴力上面。”

肖枫带着好友离开网瘾中心的戏份,采用了一些游戏的感觉

“第二个没有血的原因,因为游戏归根结底是虚拟的。所以,在生活里面他们真的是遇到意外,受伤的时候,那时的血需要是真实的,因此我更不想把血留给游戏空间。”许宏宇解释说。

《穿越火线》的制作水准也给未来的“影游联动”项目设立了一个新标准。

在剧集正式拍摄之前,导演许宏宇已经着手拍摄先导片。先导片在搭建好的运输船场景拍摄,故事线索是现实和游戏间的差异。

先导片的目的一是为了前期宣传预热,更重要的是导演团队用较小的成本,尝试游戏真人化,影视化的操作。在保留游戏精髓的同时,把枪战戏拍得更有特点。用互联网行话——“试错”。

那是导演许宏宇第一次真正意义上“拍动作片”的经历。一拍就是七天七夜,剧组在拍摄现场跨过了2018年,迎来了2019年。他发了一条微博,配文是“一个镜头拍了两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