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誉为程派的“标准传人”迟小秋

现在说到程派避不开的两个人,一个是张火丁另一个就是迟小秋,这两位艺术家都是我非常喜欢的程派名家。迟小秋师承王吟秋学生,属于程派第三代传人,程三代里的传人很多但是能达到迟小秋这个标准的几乎没有,因为迟小秋秉承着直功直令的传承,所以迟小秋学的程派都是地地道道的老程派。

之前我文章的张火丁使程派达到了一个“程派张韵”,那迟小秋就是“老程派”的传承,其实很多程派演员都没再唱老程派的韵味了,在很多咬字归韵上都加了“小弯儿”,譬如在《锁麟囊》当中两处老程派和新程派就有改动,譬如在“选妆奁”一折里薛湘灵出场那一句念白“梅香快快搀我来呀!”其中的“来”是要一口气用长音儿一直到丹田气不足为止,长音儿念白是程派一大特色。

在这句念白上迟小秋老师就是气力十足且非常洪亮因为程先生是男旦,男旦一般气力都比女旦足,所以迟小秋老师是标准的“老程派”的唱法而张火丁教授在这个念白上就发挥了自身的特点并没有气力十足的唱出来而是充满了未出阁的少女的柔美气息唱出来的更多了几分柔和之美。还有一个就是“春秋亭”当中“春秋亭外风雨暴”里的“春秋”两个字迟小秋老师咬字归韵特别稳没有其他而张火丁教授唱的在咬字归韵上在“秋”加了“小弯儿”感觉就不一样了,当然没有谁对谁错就是对艺术理解的不同。

而且在京剧造诣上我认为迟小秋也高于同辈,年仅十八岁就凭借《锁麟囊》得了梅花奖,这几乎是最年轻的梅花奖获得者。不像某些程派演员四十九岁才得梅花奖(第一次评梅花奖演员年龄不得超过五十),一天天还老在程派唱腔上暗讽迟老师过于追求模仿程先生的“脑后音”让很多角色都少了感觉,我也是无话可说还在那讽刺迟老师,人家十八岁就得奖了,你四十九才得奖你有什么可自豪的呢?!

今天说迟老师不标准明天又说张火丁教授唱戏太过造作,自己唱的是什么样不知道吗?为什么人家一个十八岁拿奖一个二十多拿奖,你黄土埋半截了才拿奖?再晚一年你都没资格参赛了,咱也不知道哪来的勇气说这说那,而且那位艺术家有一句名言就是“我学不了好,还学不了毛病吗?”结果现在一看果真如此学的全是毛病,唱《春秋亭》那模仿她师父脑袋晃的跟拨浪鼓一样,要不是椅子有靠背她都得摔过后台去!

真真的说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所以那些黑迟老师的也看看清楚,有一些事情不像某人说的那样,程先生早期的确是“脑前音”后来因为声带受损改为“脑后音”,但迟老师年轻的时候声音也很亮在1989年春晚的“春秋亭”就能看出迟老师年轻时是有亮音的,可毕竟现在迟老师都五十多的人了,嗓音不如以前很正常,没必要拿生理原因来黑她,京剧看的更是神韵身段。

就拿迟老师的《荒山泪》来讲无论是步法还是水袖还是气息哪个地方有不稳的?程先生的程派第一点就是一切为人物服务,一个五十多岁的人唱《荒山泪》全场下来没断气息,屁股坐子也是干净利落这样的功力怕全国也没有几个,还有就是很多人认为迟老师的《荒山泪》和程先生录像不一样,那是因为《荒山泪》的录像是程砚秋晚年的录像因为身体吃不消.

很多动作做了删减和改动而迟老师和王吟秋先生学的《荒山泪》是程先生早年年轻时身体没发胖的版本,现在很多程派演员都不会早期《荒山泪》的老版,都学的是晚年录像版很多屁股坐子水袖都没有了,所以在这一点上我非常敬佩迟小秋老师非常标准的把老程派的《荒山泪》给学会了,不然我们就看不到最有技术含量的《荒山泪》了.

像张火丁学的就是录像版《荒山泪》但张火丁却仍然加上水袖和屁股坐子的技法,相当于新老两版的结合。李世济那一支的学生学的完全是电影录像版,没有屁股坐子很多水袖也没了,像某位程派演员就是李世济先生的弟子,她就不会老版和新老结合的《荒山泪》。

像迟老师在表演上对观众也是很负责的,每次返场表演都带身段,你想象一下以为五十多岁的女性体力肯定不如男的,一口气唱了两三小时再返场还要唱其他选段,满头大汗还要不被观众看出来而失望这样的艺德很了不起,你就想着程派的一出大戏《红拂传》《文姬归汉》这都是一边有身段一边唱对演员体力很大考验,就相当于你一边跑步一边唱歌坚持两三个小时你行吗?

尤其是在“纪程”那一次巡演迟老师连续十多天唱了十多唱的程派大戏,最后在《锁麟囊》春秋亭的时候嗓子在台上突然哑了,但为了不影响演出,迟老师硬是吊着丹田气把剩下两个小时的《锁麟囊》坚持下来了,这样的功力不是一般人能有的,而且在台上嗓子突然哑了对演员心理应变也是一个考验,那次演出觉得迟老师真的好不容易。

如今的迟老师也有了自己的学生,那就是姚亿垚一个男旦学习程派非常有迟老师的神采,张火丁教授也有姜笑月这个学生,现在的程三代从开始是别人的学生渐渐到现在成为别人的老师,这一切的一切都源自自己的努力。一些黑迟老师和张火丁教授的某些程派演员迟张两位一旦说卖票唱戏往往都是一票难求,而且都是90后95后疯抢,大家可以去网上搜一下迟张两位返场视频,看看是不是都是年轻人疯狂的为他们加油。

再反观那位开一次演出都得赠票,啥意思呢?就是把你这场演出的票赠送给国企的人或者退休老干部去给你填人数坐满了。这就是差距,无论你怎么用票房说话!我也希望我喜欢的两位迟张两位多多演绎些程派传统戏像《春闺梦》《红拂传》《三娘教子》啥的,《锁麟囊》可以先不演了,因为实在是《锁麟囊》都烂大街了,甚至很多戏迷都能唱了,所以我想看看其他的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