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升失败,神仙姐姐变网盘公主?

前两天微博有两个话题,闹出不少动静:

一个叫#飞升失败#,点开后都是在笑话刘亦菲的。

还有一个叫#飞升#,是天仙粉反击别家85花。

感叹一句女星饭圈骂起人来,可能比男流量们更污秽。

1

起因是迪士尼真人电影《花木兰》,曾经的惊天巨饼,最受期待的“救市”电影,却因为疫情一拖再拖,还被迫变成了线上点映。

而且就算上线付费点播,观众也不能轻轻松松看到,因为点播费高达29.99美元(约人民币209元),还只是一次性(当然,可以多人同时看)。

而且,如果《花木兰》一旦变成上线点播,估计很快就有清晰的盗版满天飞,基本可以预见这个电影的损失几乎是不能避免的。

《花木兰》的制作成本是3亿美元左右(约20亿人民币),单靠我国票房就想回本几乎不可能,所以也不难理解出品方把国外的点播费定得这么高了。

迪士尼此举,虽然看上去有壮士断腕的勇气,但拿出花木兰来牺牲,不得不说令人遗憾。

《花木兰》选择北美地区仓促网播,恐怕和国际环境也有关。从川普到字节跳动,疫情之下的中美,民族情绪日益高涨。

而刘亦菲的美国籍身份,就一直被人带节奏。

但其实刘亦菲入籍时还是未成年,不用宣誓

还有人指责,刘亦菲在采访中提到自己是“亚洲血统”,但木兰精神是中国传统,刘亦菲这个回答令人遗憾。

但其实,整个花木兰剧组包含亚洲很多其他国家的演员,看全部采访其他演员说的都是“希望可以改变亚裔演员在好莱坞受到歧视的现状”。

而且刘亦菲紧接着就说“我来自武汉,我的外婆和其他的家人都在武汉。武汉很好,她们也都很好很安全。”这也算表明立场了吧?

每一部作品都有自己的命运,个人的奋斗总归难敌时代的潮流。

只是,商业作品扑街时,传媒发达的地区,尤其好莱坞,导演、制片人会各显神通甩锅脱身,力争自己受损最小,这时候,根基不够的主演最容易成为那个被集体甩锅的人。

本来很可能靠这部电影打个翻身仗的刘亦菲,这下真不知道该说她是运气好还是坏?

2

相较于冷嘲热讽,作为路人更多的是惋惜,一手好牌打得稀烂,真真是可惜了。

立志当电影咖的刘亦菲,一直以来都有优质资源加持,拼命三娘的旗号也打了数十年。

但是你们有没有发现,不论是“神仙姐姐”还是“拼命三娘”,这些称号背后的支撑都是十多年前的作品了,从2008年之后,属于刘亦菲的代表作就再也没有出现过。

当初刘亦菲被选上,质疑的声音也不是没有。美国娱乐媒体Quartz发了篇质疑文章,说刘亦菲是最差的演员之一,她出演的作品豆瓣均分才5.2。

福布斯杂志也发了一篇文章,援引了不少网友的评论:“迪士尼你完了,她是票房毒药,演技又很烂”、“刘亦菲只能算是第二糟的人选,第一糟的是景甜。”

虽然刻薄,但真实。刘亦菲的辉煌,至今还停留在成年前的四大电视剧圈代表作:白秀珠、王语嫣、赵灵儿、小龙女。

这几个角色,都是在舍她其谁的剧组方坚持下拿下的。并且都刚好契合了刘亦菲身上的特质——

不谙世事的高贵少女,遗世独立的圣洁符号,难以与普通人共情......可谓最大限度发挥了美貌优势,又降低了表演难度。

而当她2008年一头扎进大荧幕后,挑剧本和角色的好运气仿佛就用完了,从此开始了她血虐的“票房毒药”之旅……

先是和成龙、李连杰等大咖合作了《功夫之王》,出演女主角,但国内票房只有1.71亿元,评分也只有5.6分。

后来她陆续主演了《露水红颜》、《第三种爱情》、《夜孔雀》等,票房和口碑两不靠。

还有她的粉丝同心协力投票拿下了有抄袭石锤的影版4S,也是怎么迷幻怎么来。

你敢相信,刘亦菲的上一部作品,还是17年的《二代妖精》?

这期间的存货,只有《南烟斋笔录》,不仅有“呵呵哒”的争议,同时也因为赵立新的存在而被无限延期。

曾经的刘亦菲,是小小年纪和四旦双冰一起在时尚芭莎慈善夜上,上演修罗场的水平。

然而在女演员的黄金年代,一部电影代表作都没演出来,只能被迫“降级”,打着“颜值即正义”的口号回到同辈流量们的赛道上。

真就出道半生,归来仍是85花呗?

好姐妹就应该整整齐齐

3

好资源不常有,天仙更不常有。

看她小时候的照片,怎么看都像是童话里的公主照进现实。

但也许正是一路以来的顺风顺水,使她很少有机会去真正感受外界的烟火。就算零零散散有一些意识,却也只懂皮表,不知情深。

到后来,她愿意哭了,也愿意做表情了,却始终没有灵魂,因为她不知道,戏自生活。

我相信刘亦菲是肯吃苦的,武打吊威压都亲力亲为,为了演戏跳粪坑也愿意。

《鸿门宴传奇》中,为了做到最逼真的表演,愣是把自己练成了琵琶高手。

但问题是,力没用到点上。作为好演员的表现力和感知力,是很难“勤能补拙”的。路人也很难对“你知道我家哥哥/姐姐有多努力吗?”此类话产生认同。

我愿意相信,有这么一类女明星,她们年少就被命运选中发掘光芒,保留了温和善良不作妖、看待事物理想化的宝贵品质,因此她们舆论口碑往往很好。

但,所谓“命运赠送的礼物,暗中都标着价格”——

这群没经历过世情沉浮的乖乖女们,在她们能够本色出演仙女的时代远去后,难以切实演绎尘世间的喜怒哀乐。

其实,如果团队、粉丝心气没那么高,做个没大成就的花瓶,并不丢脸。

大花瓶高圆圆,前两年基本淡出影视作品后做了一个采访。

她对着镜头,承认演技不行,“接受自己的平庸”。

什么时候,如果刘亦菲们也有了这份清醒和坦率,她们那冒着仙气的美,也许能多一分活色生香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