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一女子婚后7年终怀孕,谁知孩子出生一个月后变“大头娃娃”

“我只想做一位普普通通的母亲,为何就这么难呢?”钱志芳今年33岁,来自广东韶关,和丈夫张剑峰于2011年结婚。婚后,钱志芳经历过多次流产,婚后第7年她再次怀孕,钱志芳对肚子里来之不易的孩子百般爱护,为了方便产检直接搬回老家住。那段时间,她一直躺在床上休息,生怕肚子里的孩子有一点闪失。(图为张一恒手术前,妈妈哄他睡觉)

【点击视频了解更多详情 视频时长:50秒】

2019年5月30日,只在妈妈肚子里待了7个月的张一恒提前来到这个世界。钱志芳还没来得及看孩子一眼,孩子就住进了保温箱。在保温箱一个月后,医生发现张一恒情况异常,经检查发现脑部出血,及时救治后转危为安。可不久后,孩子出现了脑积水症状。因医院条件有限,医生建议尽快把孩子转到广州大医院治疗,不然有生命危险。(图为张一恒在新生儿保温箱第70天)

2019年7月,张一恒在广州珠江医院做了第一次脑积水引流手术。手术后,孩子整整一个月吃不下任何东西。医生只能在他身上插入胃管,把奶水打进去。每当护士过来给他打针,他都会撕心裂肺地哭。这么艰难才走到这一步,小小的孩子,竟然还要承受这么多痛苦。(图为张一恒术后回到病房,妈妈抱他到病床上)

2020年4月,张一恒再次手术,医生在他体内安装了脑积水腹腔分流管。管子从张一恒的头部,顺着脖子、胸部通到膀胱,引流多余的脑积水。照顾儿子的时候,钱志芳每次摸到这条埋在皮肤下的分流管都很难受。管子在孩子头部清晰地突起,是肉眼可见的疼痛。(图为张一恒术后醒来回到病房后护士给他吸氧)

2020年6月,张一恒的脑袋越来越大,医生发现他的分流管有细菌感染,颅内积水也愈发严重,便给孩子做了第3次手术,把刚安装不久的腹腔分流管拔除,在头部植入了OMMAYA储液囊。如今,钱志芳每天都得用大针管从儿子头部的储液囊里抽脑积水,早、中、晚都要抽。看着那些抽出来的积水足足有小半杯这么多,她只想这场折磨自己儿子的噩梦快点结束。(图为张一恒和妈妈在医院)

张一恒从出生到现在,不到两年时间,就花了33万医药费,这其中包括奶奶谢亚娇准备给自己养老的22万元,那是她几十年来辛辛苦苦打工攒下的全部积蓄。后来奶奶更是辞掉了工作帮忙照顾张一恒。为了尽量多省点钱,奶奶腰椎间盘突出以及高血压都舍不得去医院。(图为妈妈和奶奶在给张一恒喂食)

钱志芳生完孩子后就一直带着孩子奔波求医,身体没得到很好的恢复。为了多挣钱,钱志芳做起了垃圾分类的工作,每天清晨给孩子抽完脑积水就去上班,中午和晚上还要再抽一次 。每天,钱志芳来不及在工作的地方吃午饭,要赶回家里给孩子抽脑积水,生怕孩子因为脑积水多了会压迫到头部。(图为钱志芳在家附近做垃圾分类的工作)

张一恒的姑姑张小玲也一直支持着娘家,经常会在生活的方方面面都照顾他们,每天都会带着女儿过来陪张一恒玩,买些菜和水果给他们带来。(图为小表姐在和张一恒玩,奶奶妈妈在旁边看着)

张一恒的爸爸张剑峰是驾校教练,每个月底薪3000元,每教会一个学员拿到驾驶证,就会有绩效和提成。现在特殊情况,学车的人变少了,每月总收入约四五千左右。他经常加班加点给刚拿到驾照的新手做陪练,希望用自己的勤劳来支付孩子的医药费。有时候加班很晚回到家,第二天又天还没亮就出门去上班了。(图为张一恒的爸爸在驾校工作)

医生说,等孩子脑脊液蛋白含量达标后,还要进行第4次手术,安装新的腹腔分流管。另外,由于脑积水压迫神经导致孩子四肢僵硬,眼睛有斜视,后续还需要做康复治疗,不然的话会影响孩子以后的生活。(图为张一恒在家中)

7月13日,钱志芳带着张一恒到珠江医院复查,结果显示孩子的身体指标逐渐好转,再过1个月就可以进行第四次手术,重新安装腹腔分流管。但是,钱志芳现在已经借不到钱。初为人母,她最不愿意接受的就是因为自己没有能力筹钱,眼睁睁地看着儿子丢了性命。抱着让孩子活下去的希望,除了努力工作赚钱给他治病,似乎别无选择。如今,全家人都在为这个孩子而努力。(图为钱志芳带张一恒到医院复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