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广州“桥中钉子户”:有人敲窗怪叫不堪其扰 对两处置换房源不满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