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儿重病后丈夫要和妻子离婚 走到民政局门口他却转身跑了

睡觉前,5岁的胡雅雯和妈妈说:“妈妈,我会听你和医生的话的,早点出院,你能开心一点吗?”

看着妈妈每天愁眉苦脸,小雯能明显感觉到她不开心。她盼望回到正常的生活,和爸爸、哥哥、妈妈一起,每天开心生活,吃自己想吃的东西。但雯雯不知道的是,她的爸爸已经悄悄离开了这个家,而妈妈的愁容,也很难消散。

雅雯的妈妈叫钟静容,爸爸叫胡安好,都来自湖北广水,他们有着相似的经历——十来岁就失去了双亲。因此,两人见面后有很多话题,觉得彼此都很懂“对方”,也因为如此,相处没多久,两人就定下终身契约,结为夫妻。婚后两年,他们有了儿子胡中飞,今年18岁,刚参加完高考;2015年他们又喜获女儿雅雯,家中有儿有女,令人艳羡。夫妻俩也希望,自己童年的悲剧,不要发生在两个孩子身上,一定要给他们完整的家庭。

原本这个简单的愿望似乎并不难实现,大儿子聪明听话,成绩也很好,雅雯可爱活泼,人见人爱,夫妻俩没有更多奢望,只觉得这样已经很满足。然而2019年12月,雅雯开始发烧,脸色蜡黄,右眼角有血块,在广水和武汉的医院多次检查后确诊为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

医生告诉雅雯妈妈钟静容,这类白血病的治愈几率最大,达到80%,给了绝望的家庭一丝希望。可是白血病高额的医疗费用对这个原本就不富裕的家庭来说是一个天价。钱难赚更难借,在花光积蓄、借无可借的情况下,原本和谐的小家庭矛盾终于爆发了:雅雯爸爸胡安好开始变得烦躁易怒、推卸责任、时不时指责妻子不该生女儿。到后来,开始对家里的一切事情都不管不顾。“他就一直埋怨我非要生女儿,可当初生二胎,他是同意的啊。”钟静容哭诉道。

在这样“丧偶式”的家庭里,钟静容只能一个人拎着大包小包带着孩子去医院。那时候,疫情其实已经到来,来回武汉治疗有多危险,现在钟静容想起来都觉得恐惧。那时候,为了省钱给孩子看病,钟静容每次都只能抱着孩子在医院的铁凳子上坐一晚上。即便是带着孩子去镇卫生院做检查,也都是钟静容一个人抱着走三公里送到那边,孩子爸爸从来不管。可钟静容根本顾不上自己难受:“每次看到孩子受苦流泪的样子,我就只想着能让她好起来。”

家庭遇到大事儿,才能看出这个家庭谁才是顶梁柱,谁才是责任担当。面对女儿的病情,胡安好不仅放任不管,甚至还想到了彻底和这个家庭一了百了。2020年6月5日,他决定和钟静容离婚,夫妻俩自己协商,健康的儿子归爸爸,病重的女儿丢给妈妈。

可即便如此,等夫妻俩快到民政局门口的时候,胡安好竟然跑了——儿子、女儿、妻子,他都不要了。

钟静容抱着女儿在马路边嚎啕大哭,引来路人围观,看着孩子苍白的脸和剃光的头,路人纷纷将手中的零钱放在他们面前。钟静容顾不得身边的一切,只是哭,哭得雅雯在一旁都愣住,晃过神来,她忙帮着妈妈擦拭眼泪:“妈,怎么了?大家都看着你呢!别哭了!”

听到女儿的劝,钟静容回过神来,抱着孩子回到家中。(爱心捐赠链接【无助的5岁女童一家】

大儿子在医院抱着妹妹

胡安好这一跑,就再也没有出现,电话也断了线,失踪了。钟静容必须要照顾儿子、女儿两人,自己是又当爹又当妈,她还必须自己坚强,隐瞒孩子们关于他们父亲“抛妻弃子”的事实。

“他们问我,’爸爸去哪儿了’,我只能说,他去打工了,因为要给妹妹挣看病的钱。”钟静容极力维持着胡安好在孩子们心目中的形象,因为她觉得,此时根本没有时间去跟这个臭男人生气:儿子要高考,女儿生重病,哪一个都比和这个男人较真,要重要得多。

今年7月7日,大儿子高考,钟静容觉得很愧疚。“我没能像其他家长那样,穿着旗袍,在考场门口给孩子加油,他是一个人孤零零去考场的。”钟静容说,“别人的孩子感觉背后有家庭的支持,我的孩子………………”说完,她就控制不住泪水,因为她必须时刻陪在雅雯身边,救她的命。

但钟静容现在有点走投无路,家里遇到这种没有担当的男人,自己又要照顾孩子,不能出门打工,完全断了经济来源。“所以我还是希望他冷静下来,回到家中,为了孩子,做回男人。我真的快要崩溃了。”钟静容说,“没有孩子,我一个人绝对不用靠着他,但为了孩子,我什么都能忍。”

目前小雯每天在重症监护室里面,架着心电机,插着胃管,不能吃任何正常食物,只能依靠营养液维持。钟静容祈求丈夫能够回来救孩子,也请求社会大众能够给予她孩子活下去的可能。点击腾讯公益【】,帮小雯维持治疗,换回生命。您也可以在微信-支付-腾讯公益里搜索“无助的5岁女童一家”,了解更多详情,捐赠和转发,都是一种公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