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狗上市后首次出现营收同比下滑 AI难扛营收大旗

此前腾讯全资收购搜狗的消息被热议,其中关于这笔交易的赢家是谁,也有诸多讨论。

8月10日,搜狗发布了截至2020年6月30日的第二季度的财务业绩报告。财报数据显示,2020年Q2,搜狗实现2.61亿美元的营收,同比下滑14%,这是搜狗2017年上市以来,首次出现营收同比下滑的情况。

按照美国公认会计准则(GAAP)呈报的归属于搜狗公司的净亏损为850万美元,上年同期实现净利润2130万美元;非公认会计准则下,归属于搜狗公司的净亏损为550万美元。

搜狗出现上市以来首次营收同比下滑

2017年11月,搜狗在纽交所挂牌上市,开盘价13美元,与发行价持平,彼时搜狗的市值达到50.96亿美元。截至异观财经发稿前,搜狗的报价8.56-美元,总市值33.28亿美元。

根据财报披露,搜狗营收主要由两部分构成:搜索和搜索相关的广告收入,及其他收入。一直以来,搜索和搜索广告相关的广告收入都是搜狗的主要收入来源,营收占比一直居高不下,持续在90%以上。

财报显示,2020年Q2搜狗总营收2.61亿美元,较上年同期的3.04亿美元,下滑14%。这是搜狗上市以来,搜狗首次出现营收同比下滑。事实上,搜狗的营收自2018年Q3以来就出现了放缓趋势,而2019年Q4和2020年Q1,搜狗的营收同比增速在2%以下,营收增速几乎陷入停滞状态。

(数据来源:财报)

搜索和搜索相关广告收入作为搜狗主要收入来源,其营收同比增速也在持续下滑。自2017年Q4以来,首先出现同比负增长,这释放出了危险的信号。

财报显示,2020年二季度,搜狗的搜索及相关广告收入2.41亿美元,较上年同期的2.76亿美元,下滑了13%。以点击付费为基础的搜索服务也出现了同比下滑的情况,占搜索和搜索相关收入的86.9%,而上年同期为88.2%。

(数据来源:财报)

在流量上,搜狗一直依赖第三方,近乎80%的流量来自外部。搜狗流量主要来自搜狗搜索App、搜狗输入法,QQ浏览器及微信等腾讯系产品,以及与主流手机制造商建立合作关系。如果根据此前招股书的披露,按流量占比来划分,38%的流量来自腾讯系产品;43%来自手机预装,而搜狗自身的流量仅占21%,缺乏独立造血的能力。

伴随流量红利见顶,互联网平台的流量获客成本不断也在水涨船高。而依赖第三方获取流量的搜狗,疫情期间流量获客成本也有所增加。

财报显示,2020年Q2,搜狗的营收成本为1.696亿美元,其中流量获取成本为1.591亿美元,同比增长了9%,占到总收入的60.9%,而上年同期的收入占比为48.2%。搜狗解释称,这主要是因为疫情期间,由于用户被迫宅家有更多时间上网,因此搜狗从第三方渠道获取的流量增加。

一直以来,搜狗都缺少自己的内容生态,因此在内容服务生态建设上,搜狗更多依赖腾讯。根据相关数据披露,腾讯的多个产品中,搜狗搜索都是默认通用搜索引擎,2019年,搜狗总搜索流量的约35%都是腾讯产品贡献的,2020年一季度搜狗来自腾讯的流量占比达到36%。

搜狗在内部信中指出,内容服务生态建设方面,搜狗继续深化与微信公众号合作、不断完善搜狗号内容,通过与官方网站、专家、学术网站合作补充内容。

一直以来,搜索是搜狗的核心业务。搜狗自成立以来,对标百度,两者除了在搜索这一主航道外,都在发力AI,不过,搜狗不论是搜索市场所占份额、营收规模以及市值,都无法与百度相媲美。

在搜索市场领域,搜狗被百度远远甩在了身后,如此来看,搜狗的业务乏善可陈,并未得到资本市场的认可。

搜狗AI难扛营收大旗

搜狗营收结构单一常备诟病,搜狗试图押注AI,尝试打破目前营收结构单一问题。搜狗在AI和互联网金融等领域进行尝试。从搜狗的营收来源看,搜狗的其他收入主要包含了搜狗智能硬件销售收入和金融业务收入,其他营收在搜狗总营收中占比较小。

财报显示,2020年Q2,搜狗的其他收入2058万美元,较上年同期的2746万美元,下滑了25%。二季度,搜狗其他收入贡献的营收不足8%。

(数据来源:财报)

对于其他收入的下滑,搜狗解释称是由于非核心业务收入的减少,部分抵消了人工智能硬件每年20%的增长。

搜狗工具性产品搜狗输入法是搜狗的“硬核”产品,为搜狗积累了海量用户。财报显示,搜狗手机输入法第二季度日活跃用户数同比增长6%,达到4.84亿,日均语音请求量峰值超过14亿次。

然而,搜狗始终无法将4.84亿手机输入法日活用户很好的变现。此前,搜狗试图通过互联网金融进行变现,从“一点借钱”到“一点分期”,再到搜狗借钱,搜狗的金融业务进展的并不顺利。随着互联网金融的强监管,想要通过金融实现流量变现,仅持有互联网小贷牌照是远远不够的,而随着民间借贷利率的调整,“暴利现金贷”也成过去式,转型的助贷机构,利润空间也被压缩,搜狗想要在金融上获取突破,绝非易事。

互联网金融的路子似乎很难走通,为了讲出一个好故事,AI被王小川给予厚望。搜狗智能硬件业务在2020年第二季度的收入实现25%的同比增长。

搜狗首席执行官王小川表示“第二季度搜索保持了稳定的流量份额,人工智能硬件业务在本季度实现了强劲增长。”搜狗公司表示,未来输入法还将继续丰富语音、OCR、翻译等AI输入服务,优化用户体验。

AI硬件业务获得强劲增长,然而AI硬件业务所在的其他收入,贡献的营收占比不足8%,被王小川给予厚望的AI很难扛起搜狗营收的大旗,短时间内,搜狗的营收依旧要靠搜索业务支撑。

搜狗的AI路径是围绕语言为核心,聚焦人机交互和知识计算领域。搜狗通过语音识别、语音合成、图像识别、图像合成等技术实现人机交互的布局。搜狗在录音笔行业里先后推出了AI录音笔C1与C1 Pro,融合了包括语音识别、语音合成、机器翻译等各种技术,提供实时录音转写文字、同步多语言翻译等功能。不过,在智能硬件方面,搜狗也要面临科大讯飞的竞争。

搜狗CEO王小川也曾在内部信中写到,未来搜狗的战略将围绕AI投入更多资金,强化以语言为核心的AI技术的积累和探索,做AI赋能的创新智能硬件产品,帮助用户在更多场景表达和获取信息。

根据搜狗官网信息显示,目前搜狗智能硬件主要有搜狗旅行翻译宝、搜狗速记翻译笔、搜狗儿童对讲定位手表等。

当前,AI还处于发展的初级阶段,需要一个长期、稳定的投入。虽然搜狗在人工智能硬件方面取得了一些成绩,但仍有很长的路要走。

财报数据显示,2020年Q2总运营支出为9035万美元,较上年同期的9612万美元,减少了6%。其中,研发支出为4868万美元,较上年同期5061万美元,减少4%。不过,从研发支出的营收占比来看,2020年Q2研发支出占到总营收的18.6%,而上年同期研发支出占到总营收的16.7%。

(数据来源:财报)

AI未来规模化应用,以及最终落地实现商业化变现,尚需很长时日,在AI领域押注,对一家公司的现金流也是一项挑战。财报显示,截至2020年6月30日,搜狗拥有12亿美元的现金和现金等价物以及短期投资,而截至2019年12月31日,这一数字为11亿美元。2020年第二季度的净运营现金流入为4920万美元。2020年第二季度的资本支出为580万美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