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漫妮你活该被骂

关 注 电 影 派,和 片 荒 说 拜 拜

电影派

Vol.2493

《三十而已》大结局,有许多意难平

小三林有有全身而退,许幻山入狱。

顾佳,成全剧最惨。

不仅要还清烟花厂负债,还忏悔丈夫出轨“也有我的错”

引起最大质疑的,是漫妮

颇有一路成王,违规开挂的势头。

奢侈品销售工作八年,工资一万五。

入行新工作三个月,提成整10万元。

技能提升有如神助,一鼓作气,提出一个更大胆的想法。

出国留学

有留学顾问出来敲锤,光算经济账,就根本不可能

巧合的是,剧中几次变迁。

搬家、辞职,到回家,也频繁上演着普通人不熟悉的魔幻现实

人设崩塌的王漫妮,点明了《三十而已》坍塌的关键——

王漫妮

得承认,打从一开始,王漫妮就是派爷期待的那种角色

不比能撑事业赶小三的顾佳完美。

也没有上海囡囡钟晓芹生活那样现世安稳。

她是最有社畜范的,日常弯成九十度角。

职场上弯弯绕绕不少,要她脸皮够厚。

为保住工作,不惜对曾经性骚扰自己的顾客弯腰道歉。

王漫妮,谐音want money。

是最没有底牌的人,却拥有大于前两者的野心

一个人漂在大城市,没有恋爱对象,没有积蓄和朋友。

生病得了急性肾炎,也只能麻烦千里之外的妈妈提醒换吊瓶

现状乱七八糟,未来虚无缥缈的处境戳中了不少社畜。

怎么就坍塌成了“观感不如樊胜美”“又当又立”了呢?

还是得从职业说起。

职业是奢侈品销售,放大了小人物勉力靠近上流人士的心酸

工资一万五,房租七千。(后面涨到八千五)

只为了一个能让她感觉自己是上海人的阳台

穿用都是大牌,一年几双鞋,都是算好的。

为短暂奢华,付出长久代价。

像《项链》的女主人公,用十年辛劳换一晚上的闪亮。

不同的是,后者填补代价的方式,是踏实的劳动

而王漫妮,是一种毫无逻辑的苦等,类似于“天上掉馅饼”。

看似目标明确,要不买房,要不有好人家结婚。

但为前者,她没攒钱,为后者,除了美貌她一无所有。

困住她的,并不是编剧所说的金钱

而是一个虚荣心被满足的时刻,哪怕只有一秒。

升职被奖励游轮旅行,包的是普通舱

需要和陌生人共用,房间封闭,明知在大海上,也看不到自由。

额外出钱,去楼上商务餐厅。

但还是被拦在外面。

想要靠窗位置,被服务员以“只接受预订”为由拒绝。

在纠结要不要冒着负债风险升舱时。

偶遇了有钱人梁正贤。

被发现了名牌鞋上的底垫,暴露了她的窘迫。

正是这次见面,刺激了她。

选择贷款一万八升舱,享受这片属于一个人的大海。

如果停在这里,王漫妮只是一个有点小虚荣的普通人

但接着,大手一挥,开始持续造梦

第二次去商务餐厅,不仅没有预定就坐在窗边位置,用餐也是梁正贤自购食材

待遇很尊贵了。

参加船长会议,站在中心唱歌。

接受着全场人的注目。

拒绝了梁正贤看极光的邀请。

想得很明白,“船靠岸了,梦该醒了”。

两人握手告别,分开得很体面。

但,靠岸后,她又过分主动。

梁正贤递来一张酒店房卡

就直接把自己送上了床。

注意,收到房卡后,就等不及向上司请假去赴约

一点没矜持,是着去的。

她明白,这是一个很难抓住的机会。

价值天平很明显,相信天降的幸运,重于一份稳定踏实的工作

坚韧的“沪漂”王漫妮,就此成为了一根墙头草

以此为起点,口碑一路下滑。

接受豪车为礼物时,两人还没有以男女朋友互称。

得知梁正贤是不婚主义,她卑微的等,等一个奇迹发生。

甚至,费尽心思想离开上海,去香港和他双宿双飞。

事业心也没了,宁愿再从基础销售岗开始。

按照对母亲的说法,背井离乡八年,就为了不过“小日子”。

但在不断妥协中,可以看出,她就是一个希望过小日子的小女人。

求好婚姻,就是为了找个够牢靠的避风港。

富一代梁正贤的渣,几乎是意料之中的。

吸引他的“坚韧穷姑娘的魅力”,已经被耗光了。

但派爷要说的是。

七年同居女友那一巴掌,没有打醒她。

“净身出海”的举动,也依然没有让她从多年的盲目中冷静下来。

如果靠自己力量站起来,王漫妮顶多就是个爱钱的普通人,不会被打成拜金。

但她最后靠的,还是男人缘

短暂消沉过后,在老家一个究极简陋的剪彩仪式上,遇见了一位业界闻名的究极大佬魏总

也正好,跟着梁正贤社交时,有过一面之缘。

从这开始,就差把“开挂”两字印王漫妮脑门上了。

一个量身定做的翻盘机会

通过三个月试用期,就让她做离职老东家的总店长

要不,做他的贴身助理,也就是女伴

派爷有理由相信,如果魏总帅且年轻专一,王漫妮将再次陷入爱情。

换种形式的玛丽苏罢了。

而后面临的考验,也是魔幻展开。

向欠款人收账,却反被骗走10万

顶头上司想赶走,另一位债务人,以债主之姿及时赶到欠款公司。

说得理直气壮,“你们辞退了她,欠债我就不还了”

也搞不清为啥债务人能对催债的产生这样的深情厚谊。

催债能手王漫妮要债的方式,可以气死山鸡哥,看黑帮电影学习大佬气场,一威胁二赖着

百试不爽,还钱一个赛一个快。

嗯,感情所有欠债人,都是脑子抽抽,明明有钱也非要踹口袋攒利息。

开挂程度相当骚包。

试用期结束。

魏总狂吹王漫妮彩虹屁,赞扬她给了多少意外。

并打算资助留学,手把手带她走向人生巅峰

弹幕不为所动,飘过一句话,“电视剧就是电视剧”

言下之意,莫当真。

莫名其妙的助攻,我们没有。

三十岁的困境,只有自己担着。

充斥着许多现实找不到雷同的“虚构剧情”。

离开八年的老东家,作为销售主管的王漫妮,突变为“毫无价值”的。

能找到的工作,只有底薪六千的基础销售。

推锅是大环境不景气,大龄不讨喜。

恶意忽视了“资深”在市场上的真正价值。

这段,暴露《三十而已》对三十岁女性的了解,其实流于表面

30岁、没存款、销售工作几个标签叠一块,在乡镇相亲市场很难讨喜。

又放了水,示王漫妮为宇宙中心

村里最有威望的干部,看上了她。

一举一动,都能被全村人围观。

三十大寿的排场,是派爷一百三十岁也无法拥有的。

异常用力的证明着这里与王漫妮的不搭。

而她回上海的决定,又是多么英明神武。

提供美甲服务的咖啡厅,她觉得low。

看电影,周围人哈哈大笑,她觉得尴尬。

到最后,“留在上海”,不是因为她有了多想要的目标。

依旧只是,不舍得远离美好的幻想。

剧终,因为“想换一条跑道”,去留学。

说白了,异土的爱丁堡,只不过,是一个更远的上海而已。

她依然不知道自己要什么。

还是在“等”

等一个像梁正贤魏总这样奇迹到来,把她拉出泥泞的瞬间。

但这种幸运,年岁渐长,几率越小。

与第一集相比,并没有任何成长。

在“钱”上的屡次送水,三个月拿10万提成,再拿10万元留学的开挂剧情,让王漫妮更像一个为了探究穷姑娘嫁入豪门可能性的工具人。

不强行送巨款,就编不下去了.......

她的崩塌,也代表着《三十而已》口碑不稳的关键——

抛出困境,却没有正视困境。

顾佳带着儿子父亲住进深山,把茶厂办得如火如荼。

钟小芹复婚,再度怀孕,陈屿兴奋得差点背她回家。

大团圆结局。

但诸如陈屿怎么突然从性冷淡男变身完美老公等的逻辑错漏,没人解释得清。

顾佳从城市撤退,像极了一种认命

对真正矛盾的回避也暴露了,《三十而已》其实是一碗烹调不够认真的“迷魂汤”

之所以能说一句“而已”,似乎是因为,过了三十岁,一切都能自然变好。

但现实是什么?

二十岁苦恼的那些事,可能在三十岁,也并不会变好。

需要考虑时间成本的三十岁,该怎样面对、解决?

《三十而已》答案依旧很梦幻

有情感危机,只是因为爱人爱你的心还尚未苏醒。

有金钱危机,那更不是事,继续做梦就行了。

任凭如何辩白,三个女人的故事,还是以玛丽苏为基础的伪现实

而现实中不够幸运,又奢望被理解的异地漂们。

在看完王漫妮的结局,围观完弹幕的讨伐后,只能苦笑一下。

唉,原来在他人眼中。

自己的结局,就只配这么个矛盾的笑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