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播究竟有多乱?直播前都要吃一种特殊的日本药 吃完直接奔厕所催吐

本期《亲历》聚焦三位吃播产业链从业者的故事,他们都对所谓的“大胃王”吃播颇具微词。他们当中有人就是“大胃王”吃播,半年内胖了60斤,在看到有吃播猝死之后,毅然决定转变方向,分享美食当中的正能量。

(本文由显微故事、腾讯科技联合出品,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作者:蜜斯桃

编辑:显微故事-方园婧 腾讯科技-小悟空

吃播被叫停了。

催吐、浪费严重、误导消费,让曾经风靡一时的“吃播”走向病态和极端化。

继央视批评吃播后,抖音、快手等短视频平台也在13日发出回应,将对博眼球的吃播行为进行删除作品、关停直播、封禁账号等处罚。

许多吃播播主连夜更改账号名:有的删去了昵称中的“大胃王”、有的索性清空平台发布的所有内容。

本期显微故事讲述了三位吃播从业者的故事:

他们当中有的人为吸引粉丝,疯狂饮食,半年内胖了60斤;

有的人为了保证吃播效果和健康的平衡,在每顿饭前和饭后都要吃一片“神秘的药丸”;

有的人则在厕所撞见播主下播后,守着马桶为自己催吐……

看到这些,你还能无所顾忌地欣赏他们的“吃相”吗?吃播播主到底每月能收入多少,才能让他们用性命换钱?下播后这些食物到底去了哪里?

以下是关于他们的真实故事:

吃播猝死的新闻,让我下决心一定要转型

口述人:路鹏,吃播主播

我之所成为一名吃播,原因很简单,就是为了生存。我没有什么一技之长,原来在一家房地产公司做司机,后来公司倒闭,我也被裁了。正当我为生活一筹莫展的时候,我被一个短视频吸引了,拍的内容就是一个小孩子吃饭,那条视频有几百万点赞。

后来我又看到其他吃播的短视频和直播,我才意识到原来真有这么多人愿意看别人吃饭,有人愿意看,就意味着能赚钱。我心想,我饭量也很大,也喜欢吃美食,不然试试看自己做吃播。

刚开始,我每个月的伙食就要1万多元,这对于在三线城市生活的我来说,是一笔不小的开销。为了省钱,我都买便宜的肉和蔬菜,同时还要增加面食食谱,因为这样食量看起来显大。但每天拍吃播确实难受,有一阵子我吃面吃到想吐。但我也明白,要想人前显贵,必得人后受罪。

图注:某吃播准备的“素材”(与口述人无关)

没事短视频最大的好处就是可以剪辑。做了几次吃播后,我就开始找到了镜头感,用一些经常使用的镜头替换特写。

做吃播前,我买龙虾都会很心疼,毕竟没什么太高的收入,但做了吃播之后,为了追求视觉效果更好,我还是毫不犹豫地下单了。

一个龙虾我会剪拍2-3次,换不同的场景和服装,尽量多说话少动手。你只要表现出特别香的状态就对了,一定要观众感觉食物是真的很好吃。所以我也要强调一下,有些人说吃播为了节约成本,用的都是龙虾道具,这个说法非常扯淡。

我不算最早入行,但还是幸运地站在风口,粉丝从几千激增到了几十万,成为拥有百万级粉丝的自媒体视频博主。所以做吃播没多久,一些商家开始对我抛来了橄榄枝,也有些餐厅邀请我去品尝。不过餐厅的活也不好干,虽然我很能吃,但还要注意人设,否则撑到吃不下去就很尴尬了。

图注:某吃播在餐厅拍下的画面,这顿直播他要吃下这些食物(与口述人无关)

但做我们这行的,大多数情况就是吃不消也要强撑下去。就这样,我的体重在半年内就涨了60斤。超重的结果是,我不仅行动不便,还常汗流浃背、气喘吁吁,血压血糖也超标了。

有一些老粉开始担忧我的健康,经常在评论区留言,嘱咐我注意身体。更尴尬的是:有一次去餐厅直播,我坐塌了餐厅的凳子。

随着吃播走红,我的挫败感也增强。很多人怀疑我是假吃,假吃的意思就是吃完了再吐出来。别的主播我不知道,但我真假参半。假吃也只是为了效果优化,大部分还是吃了进去的,但观众的全盘否定让我感到委屈。

我偶尔会人工催吐,但也只是觉得吃的不舒服了、或不好吃才会这样做。我就想问下观众:难道你们自己就没有吃东西不舒服想吐过吗?

我本身还是享受美食的,但也希望观众能够理解,能让吃播播得舒服点。我每天吃的太杂,也难免会用到一些方式消解。我也是正常人,不是钢铁侠。

为了还能继续“生存”下去,我还常要自证清白。我曾在平台写长篇文章为自己辩解,但键盘侠依旧如洪水般袭。

所以那段日子我压力很大,我也在想,要不要以后做“大胃王”吃播。但看到《沈阳“大胃王”猝死在临上播前一刻》这条新闻后,一下子让我惊醒过来,父母、媳妇甚至四岁的闺女,看到这条新闻后,都为我感到担心,怕我的身体出问题。

图注:此前报道的吃播猝死新闻

为此,我停更了一周,最后决定以后不再靠“大胃王”博出位,转型做简单的吃播。同时我开始学会拒绝餐厅、商家的邀请,并挑选自己喜欢的味道,也不暴饮暴食,并呼吁更多的美食博主向大家引导健康的饮食观。

最近,我通过调理饮食和健身减掉了30多斤。当然,还会遇到一些网友的攻击,但我不再纠结他们说什么,因为新的直播开始之后,我和大家聊美食的味道、健康,也收获了很多正能量的粉丝。现在虽然我的收入没有原来那样多,但却过得更踏实。

大胃王让吃播失去了分享美食的意义

口述人:米粒儿,吃播助理

我之前曾做过阑尾手术。住院的时候什么都不能吃,我都是靠看吃播才熬过那段日子。我特别喜欢看主播吃得不亦乐乎的样子,隔着屏幕就能感受到他们的简单、快乐。

经朋友介绍,出院后我开始给一位吃播博主做助理。她虽然能吃,但却很瘦,吸引了很多女生关注。女观众都很羡慕她,不仅能够得到食物带来的治愈感和满足感,还能保持那么好的身材。

我老板从小就很能吃。她爸妈也很宠她,在吃饭方面对她从来都不限制。但她自己也说,当吃饭变成一种职业后,快乐感就会消失。

她的食量确实很大,这是我眼见的事实。她曾面不改色吃掉30屉小笼包、十几份蒸饺,如果给她更多的时间,她可以一直吃下去。

她的消化能力很好,每次直播完不久,就要去厕所。但她确实不是为了吐出来,而是吃多了就闹肚子,这也可能就是她为什么瘦的原因,没怎么消化,又全都排泄出来了。这或许就是天赋异禀,先天基因决定的,老天爷赏饭,靠吃就能赚钱。

为了健康,有时候她会在直播前吃一粒从日本代购回来的小药片,这种药片抗糖,因为糖吸收多了,会让肌肤老化。但毕竟是药三分毒,经常吃这种药,也不知道会不会有副作用。

我做助理的那段时间,帮她接到很多商家的合作,但收入没像传言说的几十万元,她每个月收入也就5万元左右。

目前,她每个月5-6次吃播,最多一个月做了十三次。我的工作就是帮她拍摄、管理服装道具,总之就是除了吃以外的所有杂活,当然有好吃的我也跟着沾光。

但我的食量没那么大,也体会不到吃那么多食物的快感。跟着做助理,看了大半年左右的吃播,也就腻歪了,后来辞职考公务员,去做别的事情了。

吃播兴起于日本,后来流行到韩国、中国以及东南亚地区。现在最火的就是“大胃王”吃播,有人在5-6分钟内吃光十斤意式肉丸饭、几分钟消灭了20个糯米粽子、吃完40多碗火辣辣的重庆鸭血豆腐等等。

图注:日本最火的吃播木下佑香,正是从她开始,大胃王吃播开始火起来

我的博主老板虽然很能吃,但她是纯粹喜欢美食,想要把美食分享给大家,自己也能赚点钱。所以她对于这些填鸭式的吃播,非常反感,她觉得这些纯粹用“量化”博眼球的内容,也让人们失去了最初对美味产生的快感,失去了早期吃播分享美食的意义。

我亲眼见到吃播下了直播,直接奔厕所催吐

薇薇,美食自媒体、营养师

我是一个长期在美食圈工作的自媒体人。我每逢被邀请品鉴美食,面对整桌子的食物,每样我都只尝一口就很饱了。所以我一直对“大胃王”吃播有所存疑:他们是真的在吃完整份的东西吗?到底是不是在作秀?

出于职业原因,我就对“大胃王”背后的一些故事进行了探访。有次我在饭局上遇见一位吃播播主,当时她摆好三脚架,旁若无人地边吃边播,看着很敬业。

不一会儿,我就在厕所撞见助理在帮着她催吐。当时,她很尴尬地跟我解释:“早上吃坏了,觉得不舒服就释放一下,和刚才的吃播没关系。”

图注:吃播@大胃Mini曾被曝催吐,催吐已经是吃播行业内的“潜规则”

其实她的解释也只会越描越黑,我就装作很轻松地笑了笑。但从此以后,就再也没在共同的饭局上见她出现过。

作为营养师,我特别清楚,短时间的暴饮暴食其实很容易引发急性胰腺炎。大量高蛋白、高脂肪的食物,需要分泌大量胰液帮助消化,对胰脏的负担很大,也很容易诱发急性胰腺炎。所以当吃播博主机械地暴饮暴食,无疑在用生命做赌注。

如果吃播的内容是吃麻辣口味的食物,大量的辣味还会刺激肠胃诱发胃溃疡,长期这样也会成为胃癌的诱因。辣椒素不能消化分解就会从肠道原样涌出,从而加重痔疮患者的病情。

从我们营养师的角度看,“大胃王”吃直播最后面临的就是心血管病症、高血压、糖尿液病、脂肪肝、动脉硬化、胆囊炎等。

虽然他们会动用催吐的手段,但胃酸的酸度很高,腐蚀性比较强,经常催吐会腐蚀食道,严重时还会诱发食道癌,长期催吐还会导致身体代谢和消化速度变慢,患上神经性厌食症。

吃播确实很拼,我看到这么多博主顶着高风险的疾病,穿梭于各种活动,吃海量的高热食物。或许美食令他们快乐,但是背后的真相却令人慨叹。即便博主们都知道暴饮暴食的危害,但还是抵挡不住名利的诱惑和驱使,变本加厉。在我看来,吃播们是在做一个和欲望有关的魔鬼交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