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门秘境之“秘”!

停车场车满为患,自驾车在大鱼线沿公路一侧停车绵延几公里,龙潭嬉水区游客排长队,农家乐、民宿和森林小木屋更是一房难求……

这样的“人从众”模式,就在这个夏天,就在安吉、余杭、临安三地交界处的临安区高虹镇龙门秘境村落景区,这一现象让很多村落同行羡慕。

后疫情时代,许多景区尚未恢复元气,这个很多人眼中的“穷乡僻壤”,这个去年国庆才开张的村落景区,“人从众”的秘密在哪里?

因为这里正在用奇思妙想开启一场乡村试验----村落景区运营师

定位之“秘”

龙门秘境距临安主城区约40分钟车程,由石门、龙上、大山3个行政村组成,海拔从200米到1170米不等,全部分布在大鱼线10余公里的公路段上,可谓“山之麓,河之曲,一湾秀色盘虚谷”。

改变,来自村落景区运营师娄敏。

娄敏的外婆家在大山村的林家塘,那里承载着她的乡愁和记忆。当在城里经商的她回到外婆家,看到高山上的茶叶卖不出去、竹笋都在地里,心痛不已。于是以“投资商”的身份对大山村千亩高山梯田逐年流转,并开始种植高山菊花、瓜果蔬菜。

2017年,临安开始重点打造一批村落景区,并向全社会招募村落景区运营师。娄敏凭借在临安城区深耕文创企业多年的经验,还有对家乡的了解,成功从几十名应聘者中脱颖而出,成为了这三个村的“大管家”。

但要把这片“穷乡僻壤”打造成引人入胜的村落景区谈何容易?娄敏调动所有资源,组建了一支集策划、文创、传媒、投资、建设、运营一体的“智囊团”,邀请了浙江大学、农林大学、理工大学以及北京、台湾等地的策划公司共同出谋划策。

“一个个策划方案,一次次思想碰撞,一遍遍推翻重来……”娄敏说,尽管有这么多大咖公司,当总觉得设计方案缺少点啥。

最后,娄敏博采众长,借鉴石门村昔日的龙门公社,分别取龙上村之“龙”、石门村之“门”,过门即入“秘境”之意,村落景区起名“龙门秘境”。

根据三个村落的地理位置和特色,重点挖掘了“龙门秘境”的20多个旅游IP:邀请民间画大家采风,在石门老街的巷弄里绘制农民画,点燃乡愁;打造龙上村民宿群,并以充满田园气息的歌谣“垄上行”命名;对儿时的乱石滩进行景点开发,唤醒史前冰川遗址,命名“天石滩”;挖掘戴妃采菊的民间故事,重拾大山村千亩梯田上的戴妃皇菊……

三个村的定位十分明确:石门村的探古之旅、龙上村的畅玩之旅和大山村的康养、研学之旅。三条游线层次感分明:走进秘境,让孩子们能戏水、研学、亲近自然;年轻人可攀岩、玩水、畅享啤酒音乐;老年人能康养、休闲、尝遍绿色健康,一住一整夏。

土酱之“秘”

一罐小小的农家土酱有多大的吸引力?足让你记住龙门秘境。

石门村有一种农家土酱,城里人吃过后,临行前都想买些带回去。

一打听,土酱都是农户各家自酿的,没有包装,也不卖,客人们想要,就问村民讨一些,用瓶子灌一些,今年吃完,明年再来。市场对这个需求,远远要比看到的大得多。

娄敏寻遍了三个村的秘酱传承人,向他们打听土酱的做法。豆板酱、竹笋酱、牛肉酱、香菇酱,各有特色,怎样才能把当地农家土酱的精髓挖掘出来?

于是一场别开生面的龙门秘酱文化节开启,20户制酱好手熬酱PK,餐饮协会等机构负责人、国家级烹饪师、营养师担任评审。

村民们热情高涨,有的家庭甚至三代同堂参赛。比赛决出了素酱组和肉酱组的冠亚军,根据专家的意见,将两者组起来,选取最新鲜的食材:香菇、黄豆、辣椒、高山黄牛肉、龙门石笋干,配以山泉水、蚝油、鸡精和糖,以代代相传的手法制作,将食材切丁、备料、翻炒,熬至肉汁黏糊时关火起锅,并统一取了个名字叫龙门秘酱。

“好酱也要传千里。”他们将制酱全过程拍成了视频,以文字、图片、视频结合的方式,在20多个平台对外推广,并为龙门秘酱设计了简约、土味的包装,开设了线上商城、入驻国内最大的电商平台。

“让平淡无奇的米饭、面条、馒头如获新生,鲜美至极”, “光一碟秘酱我就能扒三碗米饭”……如今,“龙门秘境”的10名制酱好手每隔3天就要集中熬一次秘酱,一次就熬上260斤,在供当地民宿、农家乐餐饮使用的同时,网上月销量也达到了几千罐,直接带动了当地制酱家庭的消薄增收。

不仅仅是一瓶秘酱,村里的石缝野茶、戴妃皇菊、龙门秘酿、太子笋干、木公山蔬菜等一系列“龙门秘境”农产品也在娄敏的运营下,知名度和销量剧增,助力消薄增收。

“像经营景区一样经营村庄。”目前,龙门秘境除了管理层,工作人员基本是当地村民。娄敏还积极鼓励当地村民创办民宿、农家乐等。2019年,龙门秘境三个村盘存闲置房屋21幢,户均租金达1万元。

那些没有开农家乐的,娄敏也会动员他们养鸡、种蔬菜等。

“我们所有的食材能自己种的都自己种,这也是保证食材的安全。”娄敏说,唤醒了土地、房屋这些沉睡的资源,把创业者、游客留下来,山、水、文化才有进一步变现的可能。

夜晚之“秘”

夜宿山乡,许多人的体验感是幽静而清新,出门就能拾取虫鸣蛙叫一片,唯独山村里没什么“夜生活”。

但这样的“无趣”,在“龙门秘境”是不存在的。夏日夜幕降临,华灯初上,“龙门秘境”夜游项目才刚刚开始。

龙上村猷溪畔,啤酒屋、大草坪、小木屋、街景车区块,夜幕降临灯火辉煌,畅饮“龙门秘境”景区精酿的辛巴啤酒,大快朵颐吃烧烤,沉浸在美妙的音乐中;还有溯溪而行,嬉水纳凉,往竹林静谧处寻找萤火虫的踪迹……这就是龙门秘境夜之“秘”。

石门老街前的大广场上,是农村里久违了的露天电影。坐在板凳、桌椅上,“50、60、70、80后”们重拾乡愁滋味,“90、00后”们也为这样的观影体验而感到新奇:山水之间看大片,欢声笑语人更亲。累了,往林中小木屋里一躺,聆听山谷空灵,沉醉梦中仙境。

家住临安主城区的袁先生最喜欢在“龙门秘境”海拔1170米的草山岗星空露营。盛夏的夜晚山顶吹来习习凉风,大家围着篝火、弹着吉他、喝着热咖啡。深夜躺进帐篷,仰望浩瀚星空,静听微风虫鸣,将一周的疲惫全部放空。

“啤酒趴、篝火晚会、老街夜游,龙门秘境夜未眠。”娄敏说,夜游项目是景区一项常态化的活动,像这样的活动四季不断,菊花文化节、秘酱文化节、年货节、啤酒节、攀岩大赛……

记者手记

55平方公里的石门、龙上、大山3个村,曾是一片“穷乡僻壤”,今天却蝶变成了大杭州炙手可热的网红旅游胜地:4月份旅游业复工以来,龙门秘境每月接待量游客量达30000人次以上,七月以来更是倍增。

这些年来,美丽乡村建设如火如荼,但很多只靠政府拨款“授人以鱼”,空有美丽“外壳”而缺少自我造血,成了全国乡村建设的普遍“硬伤”。临安首创的“乡村运营师”,通过市场化运营村落,正在正摸索出了一条“授人以渔”的好路子。

目前,临安有12位娄敏式的乡村运营师活跃在各个村落景区,他们推动文旅融合、农旅融合,成为一种“乡村运营师现象”,为乡村振兴注入新活力,盘活了山乡经济,吸引了更多年轻人的回归。

临安区文广旅体局副局长陈伟宏说,让专业人做专业事,乡村运营师真正让乡村振兴走向了市场。不过这个过程并非是立竿见影的,运营师不可能人人都是“神笔马良”,他们需要具备策划能力、市场推广能力、业态和产品资源整合能力,更要有乡村情怀和工匠精神。

期待更多的“乡村运营师”们和更多的精彩。

记者 王斐帆 通讯员 郭斌卫 蔡军 江萍

图片由龙门秘境提供

我们大杭州新媒体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