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世界工厂地位终结?富士康紧急辟谣!发生了什么

富士康官微和台湾鸿海集团网站皆贴出声明表示,在第二季度投资法人说明会中,公司皆未针对单一客户、厂区以及产品讯息发表评论;公司所对外阐述的全球产业趋势看法,该媒体亦有过度解读,标题存在曲解误导情况,望外界勿以讹传讹。

富士康的股价没能上头条,一则澄清声明却刷爆全网!

8月13日傍晚,各大新闻终端都放出一则莫名其妙的消息:富士康澄清声明。富士康表示,针对彭博新闻社(Bloomberg News)关于本公司第二季度投资法人说明会相关不实报道,富士康科技集团声明如下:

1、说明会中,公司皆未针对单一客户、厂区以及产品讯息发表评论;

2、公司所对外阐述的全球产业趋势看法,该媒体亦有过度解读,标题存在曲解误导情况,望外界勿以讹传讹。

彭博社到底报道了什么?富士康又究竟说了啥?从当地时间8月12日彭博社的一篇报道来看,鸿海(也即富士康)董事长表示,中国作为世界工厂的时代已经结束,并且计划分割中美两大市场的供应链。但富士康表示,并未这样说。那么,事情的经过究竟是怎样的?来看报道!

一篇刷爆外媒的报道

近日,彭博社一篇题为“苹果制造商说,中国作为世界工厂的时代已经结束”的报道被海外各大主流媒体转载,自媒体上也随处可见。

据彭博社报道,苹果的主要供应商和其他十几个科技巨头计划在中国和美国之间分割供应链,并且认为“中国作为世界工厂”的时代已经结束。

据彭博社的报道,鸿海精密工业董事长刘扬(Young Liu)表示,将逐步在中国以外增加产能。这些产能包括从iPhone到Dell台式机和Nintendo Switches的小工具。国外的比例目前为30%,高于去年6月的25%。随着富士康将更多制造业转移到东南亚和其他地区,这一比例将上升。

刘扬说:“无论是印度,东南亚还是美洲,每个国家都有制造业生态系统。”他补充说,“尽管中国在富士康的制造业帝国中仍将发挥关键作用,但该国作为世界工厂的时代已经结束。”

刘扬去年曾表示,如果需要,苹果最有价值的产品iPhone可以在中国以外生产。

鸿海精密工业股份有限公司在中国9个城市设有12家工厂。该公司生产从iPhone和Nintendo Switch到Dell的计算机的所有产品,并且在收购Sharp和随后的Toshiba的PC业务之后,对电视和个人计算机产生了浓厚的兴趣。该公司还拥有Belkin,他们于2018年收购了Belkin。

据报道,本周早些时候,富士康已开始季节性招聘热潮,以协助iPhone 12的生产。广泛预期苹果今年将发布四款 iPhone 12 机型,包括5.4英寸机型,两台6.1英寸机型和6.7英寸机型,全部配备OLED显示屏,5G连接和新的平板边缘设计。新iPhone通常在9月下旬开始发货,而苹果公司最近表示,“几周后”将有货。

在上述报道广泛传播之后,富士康官微和台湾鸿海集团网站皆贴出声明表示,在第二季度投资法人说明会中,公司皆未针对单一客户、厂区以及产品讯息发表评论;公司所对外阐述的全球产业趋势看法,该媒体亦有过度解读,标题存在曲解误导情况,望外界勿以讹传讹。

其实,即使鸿海董事长真的这么说了,也可能只是一家之言。富士康并非不可替代,也并非没有竞争对手。立讯精密的市值今年就超过了富士康,并被认为已成为富士康最强劲的对手。而早在2017年,苹果执行长库克到访中国时,就跳过鸿海直接登门造访立讯精密,王来春受到苹果重视的程度由此可见。参访结束后库克还表示,“在昆山拜访了我们的合作厂商立讯精密。他们超一流的工厂将了不起的精良工艺和心思融入了苹果耳机制造,王来春女士打造了以人为本的卓越文化。我们很高兴可以跟他们合作!”

7月数据疯狂打脸

事实上,对于中国制造的质疑从未停止过,在中美贸易争端爆发之后,这种质疑的声音越来越多。不过,从7月份的数据和近期记者了解的情况来看,似乎又并非外界质疑的那样。

据7月份进出口数据,中国7月出口同比(以美元计,下同)增长7.2%,大超市场预期的0.7%。中国再度成为“世界工厂”,中国对美国、欧盟和日本的出口分别同比增长12.55%、-3.43%和-1.97%,均较上个月有大幅回升。在出口占比中,防疫物资的贡献有所下降,劳动密集型产品的贡献上升,灯具、家具及其零件、玩具等商品出口增速都有明显提升,高新技术产品和机电产品出口大增。

另据券商中国记者了解,最近深圳盐田港和珠海港的舱位非常紧张,每天“轰炸”货代都抢不到舱,货物堆在仓库都快挤爆了,特别是发往纽约港的。另外,往来各大港口的货柜车流量也非常大,一片繁忙的景象。

东北证券认为,7月美国疫情二次爆发,其它国家和地区疫情也有抬头迹象,导致经济重启受阻。与中国复苏路径不同的是,海外各国疫情后需求恢复的较快,而供给恢复相对较慢,这与其大规模财政刺激保障了居民收入及西方人消费习惯有关。所以,在海外需求较强而供给不足的情况下,中国再次担起了“世界工厂”的角色,弥补其它国家不足的产能。

东北证券表示,对于出口而言,海外对防疫物资的需求在减少但不会很快消退,而疫情二次爆发将中国又推上了“世界工厂”的地位,在短期之内各国仍需中国的商品来弥补其产能不足。但从长期来看,海外各国财政刺激过后需求无法维持强劲,高失业率引起的长期收入下降将削弱需求,中国的出口也将因此承压。7月贸易顺差再度扩张至623.3亿美元,短期内贸易顺差还将维持在较高位置,对GDP贡献较大,长期来看顺差将随着出口承压而缩窄。提升国内消费、完善“国内大循环”是促进经济的关键。

国内战略亦有调整

过去多年的出口经济结构导致我国长期高储蓄、高出口、低消费的经济格局。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的冲击使得经济逆全球化态势愈加明显。在此情形下,我国构建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的新国际、国内双循环格局势在必行。近几次的最高层会议更是频频提及这一格局。

国泰君安认为,构建国内大循环有两个抓手:一是消费内循环,二是科技内需循环。在实现的路径上,主要有以下几点:

一是堵住房地产虹吸效应,增加居民可支配收入。上半年,疫情冲击之下我国经济陷入负增长,但房地产调控丝毫没有展现出减弱的迹象。7月下旬以来,多部委对楼市密集表态。

731政治局会议再次对房地产表态:“要坚持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定位,促进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从构建国内大循环的角度,我们能更好理解房地产调”的延续性。

二是出口经济转内销。以国内新需求替代外部需求消纳产能、出口转内销,在此过程中需要不断疏通政策性梗阻。如黄奇帆在《如何构建国内大循环》中指出,我国钢铁存在产能过剩现象,但与此同时,钢铁在建筑结构上的使用量只有7%~8%,而欧美等国家这一比重为40%左右。如果在建设标准中提高房屋用钢比重,一年可消化一亿吨以上钢材。

三是新城市化2.0。寻找区域发展新增长极和动力源,培育大都市圈、城市群发展带来区域增长新热点。以新基建替代老基建,老基建突出重点。以“智慧城市”等新基建建设、“两新一重”替代传统铁公机,“老基建”突出重点,而不是全面铺开,“继续推进重点产业链、龙头企业、重大投资项目” 。以五大城市群、都市圈为主导的新型城市化。以户籍制度改革、土地供应改革作为辅助。

四是产业升级、国际化。传统优势产业的基础再造和升级,优势企业走出去、国际化,参与新的国际循环。实施“产业基础再造和产业链提升工程,巩固传统产业优势,强化优势产业领先地位”,将会使我国制造业优势企业优势更加凸显,其国际化趋势将是竞争力重要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