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州窑:把尘封的工业遗产擦出闪亮新视界

“我们铭记与敬畏的不是稍显破败的工业遗迹,而是那个时代、那群人的历史痕迹。”

“如果将工业遗产视之为历史人文的一种景观和环境,那么经济价值与社会价值也就应运而生。”

“工业遗产与城市肌理是什么关系?时空关系与社会语境十分重要。”

“工业遗产这座富矿,不仅属于当代,更属于未来。新时代的工业遗产不仅要成为展示工业文明的窗口,更应接续城市精神,成为全社会共建、共享的文化新地标。”

……

入选:辉煌历史 巨大鼓舞

2019年11月,吉州窑入选第三批国家工业遗产名单。

“毫无疑问,这对吉安将产生巨大的鼓舞,说明吉安也有自己的工业传承。”吉州窑管委会有关负责人对记者说道,“这足以摆脱人们对历史上吉安的认识,这片神奇的土地远不止青山绿水、农耕火种这么简单!”

据了解,吉州窑位于中国历史文化名镇永和镇,距吉安市、吉安县中心城区约10公里,是我国古代一座极负盛名的综合性民间窑场。

本觉寺塔和龙窑遗址

吉州窑创烧于晚唐,兴于五代、北宋,极盛于南宋,距今已有1200年历史,现存的从晚唐至宋元时期的24座窑包是目前世界上发现规模最大、保存最完整的古民窑遗址群之一。

据《东昌志》记载:永和镇至五代时,民聚其地,耕且陶焉。到宋时,瓷业兴旺,辟坊巷街三市、锦绣铺有几千户,百尺层楼万余家,连殿峻字,呈现出“民物繁庶,舟车辐辏”的繁荣景象,永和镇也成为“天下三镇”之一。古瓷片、窑具还俯拾皆是,一条条用阻坛和窑砖铺成各种图案的长街古巷,纵横交错,依旧保留了古瓷城的风貌。

2001年,吉州窑被国务院列为国家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吉州窑产品种类繁多,风格多样,已发现120多种,其制作工艺精湛,特色鲜明,以黑釉瓷和彩绘瓷最负盛名,是吉州窑瓷器的典型代表。

黑釉瓷中的木叶天目、剪纸贴花、窑变釉纹等产品更是器走天下,誉满世界,被多个国家列为国宝级文物进行收藏。

吉州窑木叶盏韵味

据介绍,1975年,在东京博物馆举办日本出土的中国陶瓷展览,吉州窑的兔毫斑、鹧鸪斑和玳瑁斑成为传世珍品,日本国珍藏的剪纸贴花盏被誉为国宝。

1976年,在新安海域发现一艘开往朝鲜、日本的中国元代沉船,从沉船中打捞出1.5万余件中国的古陶瓷,不少属吉州窑烧制。

韩国中央博物馆陈列的42件吉州窑瓷器被视为稀世珍品。英国博物馆所藏的吉州窑产凤首白瓷瓶堪称瓷中尤物,木叶天目盏则被列为国宝。

吉州窑陶瓷为促进中国和世界各国的贸易往来和文化交流作出了重大贡献。

“吉州窑有着辉煌的历史,它不仅代表过去,也昭示未来。但吉州窑的内涵和底蕴究竟是什么?我们不仅要挖掘出,更要发扬光大起来!”吉州窑管委会有关负责人如是对记者说道。

底蕴:非凡匠心 大道至简

吉州窑在宋代瓷业大兴,窑场分布各地,工匠南北流动,技艺交流频繁。

在当时,吉州窑依靠便利的赣江水道,博采名窑的制瓷工艺,利用当地独特的自然资源,凭籍地域深厚的人文底蕴,逐渐发展为南方重要窑场。

据吉州窑管委会有关负责人介绍,宋代的极简美学与吉州窑实际上有着深厚的关联,“吉州窑匠极富创新精神,一些代表器物既融入禅宗与士人意趣,又兼及世俗审美,反映宋人在理学思想熏陶下,领悟禅、理文化之意境,器物展现极具视觉张力。”

与时代遥相呼应,与中国文化高度融合,实际上也引领着当时的世界文化潮流。

吉州窑每一件精美器物的面世既是非凡匠心的具现,也是对大道至简意境的最佳诠释。

吉州窑木叶天目盏

“的确,在当时大中华风雅的生活方式,集中表现了中国人精致的人生态度和器物精神。”

其实,每一件器物背后都有一片精神领地,它不仅是物质化的呈现,其中还有创造和对人生品质的不懈追求,在人与器物、人与人之间达成更多的相互敬仰、尊敬和爱戴,让生活变得更美而充满希望。

在吉州窑景区内,有一座叫“空山房”的手工制瓷作坊(也叫空山房陶瓷创新研究工作室),它的主人是一位年轻的80后,名叫杨莉,是位地地道道的本土“吉漂”。

空山房

“空山房”作坊租用当地农房作为生产场所,设置布局简约简朴。杨莉告诉记者,她是学工业设计的,之前在景德镇做过几年景漂,因自己是吉安人,发现吉州窑这块瑰宝逐渐埋没在历史尘埃中,以前总感到有点可惜。

“好在吉州窑现在重新打造开发,机遇已来。所以我毅然回到吉安,做自己喜欢做的事。”

杨莉在吉州窑一呆就是6年,如今她的“空山房”在电商销售渠道小有名气,其烧制的菩提叶木叶天目和植物组合木叶系列作品风格独特,深受收藏爱好者喜爱。在吉州窑相关作品的创新研究中受收藏家马未都先生引导,创烧多色菩提木叶,深受其喜爱。创新烧制的剪纸贴花系列、山花系列、菩提系列、野草组合系列等广受好评,成为吉州窑手艺人创新的典范。

杨莉

在采访过程中,记者看到“空山房”正在搭建新的柴烧窑炉,一群年轻人在杨莉的带领下,忙忙碌碌,充满朝气。

“柴烧与电烧、气烧不同,出炉的作品更具有自然属性与张力,它的骨子里就有吉州窑的底蕴。”杨莉告诉记者。

现在每天杨莉的工作就是拉坯、手绘制瓷、采集遴选木叶烧天目盏、网络销售……每天的安排满满当当。

闲暇之余,她也会带着自己年幼的孩子在山野里玩耍,一家人与大自然亲近,返璞归真,其乐融融。

传承:靓丽名片 走向世界

“工业遗产是城市文化的摇篮,保护工业遗产要综合时空关系和社会语境,处理好工业遗存与城市规划、历史街区、市场价值等方面的关系,因地制宜地进行吉州窑的重新保护与开发。”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2011年底吉安县启动建设吉州窑保护工程。

2014年吉州窑陶瓷烧制技艺被列入第四批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2015年吉州窑成功创建国家AAAA级旅游景区。

2017年被评为国家考古遗址公园、国家特色小镇、全国中小学生研学实践基地。

2018年启动吉州窑创建国家5A级旅游景区工作。

2019年被评为国家工业遗产。

......

吉州窑博物馆

中小学生研学活动

马不停蹄,一路高歌。日积月累,大功将成。吉州窑的重塑辉煌,凝聚着许多人的心血,这点毋庸置疑,你如何回报世界,这个世界也一定会如何回报你。

一切都是高起点、高标准、高品质。在规划上聆听专业意见,聘请中国城市规划设计院、上海同济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北京博雅方略等知名编制单位,精心编制了《吉州窑遗址保护规划》、《永和镇总体规划》、《陶瓷文化产业园控制性详细规划》、《吉州窑创5A级景区总体规划和提升规划》等一系列规划文本,为吉州窑保护开发双管齐下指明了方向,奠定了基本。

组建吉州窑管理委员会党工委和吉州窑管委会,明确了景区1.4平方公里核心区管理范围,进一步强化管理机构和功能,实现景区专职管理。

对照国家5A级旅游景区标准,在保护其原有的空间格局、历史建筑、建筑肌理等的前提下植入各类旅游服务和体验功能,推进遗址公园二期、丹砂渡续建和茅庵岭遗址保护及展示棚建设,提升整治景区内环境,使吉州窑景区焕发出新的生机。

吉州窑茅庵岭龙窑遗址

在传承吉州窑传统技艺的基础上开拓创新,规划总用地面积3000亩,建设产城融合的陶艺园区、宜居宜业的创客街区、文化休闲的旅游景区,传承创新吉州窑文化。

努力重塑吉州窑的辉煌,打造陶瓷产业集群,一切都是起点,传承没有终点。从2013年龙窑点火到2017年第二届上海国际陶瓷柴烧艺术节(吉州窑分会场),开创了吉州窑传承与发展新纪元。

柴烧龙窑画面

通过植入陶瓷创意工坊、陶瓷大师工作室、陶瓷艺术学校等高品质业态,吸引了刘品三、刘晓玉、伍成俊等一大批陶艺大师入驻,现有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国家级1位、省级2位、市级3位、县级6位。

一批代表性企业也在这里茁壮成长。嘉瑞陶庄、窑尚窑陶艺体验中心等矢志不渝致力于优秀传统文化的传播,引领青少年传承发展吉州窑陶瓷文化,取得了社会与经济效益的双丰收。大力发展研学游,吉州窑已有3家较全面的研学基地,有陶艺、茶艺等技艺展示体验点,吸引了国内外院校前来,截止目前吉州窑景区共接待研学游11万余人次。

研学活动

吉州窑这张打向世界的靓丽名片,必将绚烂多彩。

“下一步,我们将积极融入全景吉安、全域旅游发展战略,深度挖掘吉州窑文化内涵,引入社会资本、业态植入、精品民宿等,加快完善吉州窑景区基础设施建设,加大吉州窑品牌营销力度,利用智慧景区,精心打造一座以历史、文化、生态保护为根基,以陶艺产业传承与创新为动力,集文化展示、人文体验、田园风光于一体的高品质、信息化的旅游景区。”吉州窑管委会有关负责人如是对记者说道。

鸟瞰图

来源:每日吉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