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朝阳如何重新开始?“名气是一个烈酒,不要醉”

凤凰网财经《封面》栏目出品

主持人|陈琳 制片人|武辰 视频统筹|朱彦霖

文|李念雪

如果要为早期中国互联网的发展定义出来一个里程碑式的节点,1998年或许是最为恰当的年份。以此为节点,互联网在国内的发展迎来了第一次长达3-4年之久的爆发与井喷,迎来了自己的第一波春天。

翻开这段互联网史,第一页就可以看到张朝阳。

那一年,谷歌才刚刚成立,张朝阳已经建立了搜狐,并拿到了来自英特尔的百万美元融资,还曾试图招募彼时正在硅谷工作的李彦宏。

很快,搜狐迎来了高光时刻,纳斯达克上市、搜狐畅游、搜狗输入法、搜狐视频…在那个门户黄金时代里,这一切让张朝阳变成耀眼的“明星”。

“明星”也不予余力的为自己的品牌代言,毫不夸张的说,很多普通中国人通过张朝阳才认识了互联网。

上市之后,公司的发展之路却没有想象中的顺利。“我在搜狐早年的董事会斗争中学会了厚黑学”,提及上市之初的经历,张朝阳在接受凤凰网财经《封面》专访时感慨,“驾驭权力是一种学问”。

“名气是一个烈酒”,豪饮过后,漫长的20年过程,让张朝阳愈发清醒。

潮涌褪去,张朝阳依然活跃在互联网前端,近乎偏执的努力让他有了更多的学问和新的标签。

2020年是搜狐上市20周年,用张朝阳的话说,搜狐正在经历二次创业。

“凌晨四点到办公室,五点跑步,然后开始了解天下大事”,张朝阳对凤凰网财经说,这是自己近两年的日常,除了已经坚持了四年的每日英文直播,张朝阳还新开启了不催单的直播清流,“Charles的好物分享”。张朝阳坚信,直播会变成未来主流的传播方式。

直播技术也成功帮助搜狐实现了提升,在最新的2020年第二季度财报中,直播带来的品牌广告营收获得环比48%的增长。不仅如此,搜狐终于扭亏为盈,这一季度的财报表现中,除去品牌广告增长外,搜狐畅游完成私有化贡献了4300万美元盈利。张朝阳表示,近两年来集团亏损在持续下降,“开源”和“节流”都做的不错,这个成绩对搜狐来说是一个转折点。

重新开始,这是张朝阳对搜狐也是对自己给出的回答。“我还可以再把这个公司做很多年,再做到100岁。”从中国的“互联网教父”,到“最会做饭的大佬”,凤凰网财经《封面》日前独家专访了搜狐董事局主席兼首席执行官张朝阳——我们不仅想了解,过去的搜狐获得成功背后,张朝阳经历了什么,更想知道,在搜狐光环褪却的今天,张朝阳如何重新开始?

01

名气是一个烈酒,不要醉

——搜狐,中国搜索引擎的鼻祖,中国互联网文化运动的先驱、中国综合门户网站的创始者,第一家拥有三个美国上市公司(NASDAQ:SOHU、NASDAQ:CYOU、NYSE:SOGO)的中国互联网企业。

凤凰网财经:到现在为止,你觉得自己人生的高光时刻是不是都与搜狐紧密相连的?

张朝阳:当然了。其实在创办搜狐之前,也还是有一些优秀的节点。比如说西安中学里边的尖子生,比如说考上清华,对吧?还比如说去了美国麻省理工学院,也是一直对自己要求很高的,但是一直都不是出名。而创办搜狐的影响力和名气,包括最早期的能够在中国做互联网、传播互联网理念,这个意义还是比较大的。

凤凰网财经:2008年北京奥运会,把搜狐带到了全球普通人的面前,因为这是第一次互联网媒体成为了一个赞助商,而且当时赛事是在搜狐网上全程直播,所以2008年是最辉煌的一年吗?

张朝阳:应该是,那时候搜狐的品牌其实传播的很广。但我都忙着参加各种活动,没有好好管理,这个机会没有更好的利用一下。

凤凰网财经:回头想想怎么样算是最好的利用?

张朝阳:那就是现在重新开始。

凤凰网财经:当时想创办企业、创办搜狐的时候,出名算是一个欲望之一吗?

张朝阳:刚开始其实没想着出名,只是想着可能中国有这个机会,包括在美国的时候也看到了硅谷的一些创业成功的案例。那时候公司不大,开始要传播品牌,用人带公司是比较省钱

的方法,讲个人故事更加易于传播,在1997年的时候开始宣传自己,到1998年,一发不可收拾。反正效果是好坏参半,有时候会沉醉于它,乐不思蜀了,管理上就放松了。

名气(知名度)是一个烈酒,不要醉,人一定要保持清醒。

凤凰网财经:现在清醒过来了吗,契机是什么呢?

张朝阳:当然了,非常清醒。契机是一个漫长的20年的过程,20多年的经历和反思等等,所以说成熟了。

02

搜狐的“第一笔钱”

——1996年8月,张朝阳在正式注册ITC爱特信电子技术公司(北京)有限公司(搜狐前身)。11月,获得第一笔风险投资。1998年2月,推出首个中国的搜索引擎---搜狐。

凤凰网财经:其实我们看到了一些初创时期的故事,您跟投资人之间的博弈还是挺精彩的。

张朝阳:那段时间的故事没有充分的讲出来,那个时候我正在做的事情应该代表着整个中国互联网最早的探索。当时没有人有风险投资的概念,IDG也是刚刚开始想做,国内是没有人去跟银行贷款和卖房子来做生意的,只有股权融资这个概念。所以我只能回到美国去找一些认识的人。

那时候中国经济还没有那么强大,西方世界对中国的认识是,不认为中国能做成什么儿。所以你说(我)一个在美国毕业的学生回到中国,然后又跑到美国去融资,美国人一般不太相信。

当时互联网在美国也还是刚刚开始,人们对互联网未来的巨大的前景还没感受到,更别说要到中国去投一个人,所以非常难,融资非常难。

凤凰网财经:你从哪个时间开始想去融资的呢,到什么时候拿到第一笔钱?

张朝阳:第一轮融资很艰难。1996年的夏天。我在波士顿和纽约之间呆了几个月,到处见人,联系人脉,历经了几个月,故事太长了,我也不想展开了。最后是麻省理工学院(MIT)商学院的教授罗伯特和他的一个学生决定投了。

其中的过程也很波折,那个学生的老爸是一个非常大的生物技术公司的CEO,而他也正在华尔街TCW (Truest Company of the West)工作,这个公司的高级合伙人看到我的商业计划觉得太差了,反正最后是把我赶出办公室的。他们从想投到不想投,又影响到麻省教授,因为一个人投资风险太大了。

我当时几乎已经崩溃,那时候也没手机,我记得在纽约街头的一个电话亭前排了很长时间的队,我跟我的律师打电话商量怎么办。

所幸的是,他们最后还是投了,加起来一共22.5万美元,这是我拿到的第一笔钱。

凤凰网财经:这笔钱支撑了多久?

张朝阳:一年。中间还有5万美元被扣了打官司,是一个招人的解除协议,所以其实只有17万美元,在1997年底就花光了。

我们当时的收入只能靠做一些网页,后来有一个北京信息港的169项目在招标。我们就面临一个抉择,是否集中火力做这个?拿不到这笔钱公司的资金就彻底断了,幸好最后我们脱颖而出,拿到了设计,赚了这十几万。

在下一轮融资到来之前,又用了一个桥式贷款,几个初始投资人又加了10万美元,这些钱让我们烧到了1998年的3月份。

1998年2月25号我们推出了搜狐,其实当时的主要创新在这,

在此之前我们尝试了很多,放了很多杂志的内容,比如当时特别火的《精品购物指南》、《北京青年报》,但是发现这样做太累了,当时连电子邮件都还不发达,他们要把电子版内容用邮件发过来,我们再编辑方进网站,工作量巨大。来发现开始有一些提供接入服务的公司,也有一些网站出来了,我们弄一个链接就有好多人去点。

这太简单了,而弄一个内容要填那么长时间,这不是事半功倍吗?所以我就终于意识到了互联网的本质是入口,门户是导航。我们决定了要做搜索,刚开始叫赛博空间,后来叫做指南针,最后的名字定为搜狐。

当时我也读到一本书,然后读到雅虎的,雅虎是美国很多案例的其中一个。后来大家觉得我们是抄袭雅虎,实际上不是的,后来在名字方面确实参考了雅虎,但实际上其实我是独立发现了导航的重要性。

因为互联网的本质就是超链。我看到一个东西我想了解一下,我点击就可以去另外一个地方,这是互联网最早期发展的本质,为什么搜狐当时一推出就能起来,是把握了当时互联网发展的最主要的脉络,导航。

凤凰网财经:从那之后相对来说就顺风顺水了很长一段时间了。

张朝阳:1998年是非常辉煌的,我们把握了互联网最本质的脉搏,所以搜狐一经推出就火的不得了,流量很大。迅速达到十几万、几十万的访问,名气也跟着访问量起来了。当时还因为技术不够重视,新闻发布会后都整个服务器当机了。

在3月份的时候终于我们的第二笔融资到位了。这次是领头的是英特尔公司,值得一提的是这是他们投资部在中国做的第一笔风险投资,另外还有道琼斯、晨兴三家。那次融资经历也是非常艰苦,从1997年的9月份当我踏上美国的征程,连续的6个月的艰苦卓绝的努力,终于把第二笔融资融到了,225万美元,这次是百万美元级了。

凤凰网财经:现在风险投资、基金等投资概念在中国已经很稀松平常了,你以一个曾经元老开创者如何来看这种变化?

张朝阳:当时在全北京,我知道我正在做的事情就我一个人在做,但现在变成好像人人嘴里都在说这些。

比如说阶梯融资,计算市盈率,A轮、B轮,人人都在说这些事,但这些事我在1996年我已经在做,而且有很深刻的体验。第一次融资不要融太多,融太多的话你整个盘子太小,而释放股份太多,所以很多的经验后来都成为MBA的基本常识。

03

我曾面临“岌岌可危”的创始人困境

——2000年7月,搜狐在美国纳斯达克挂牌上市;9月,宣布收购当时国内最大的年轻人社区网站ChinaRen·com;10月,被美国《福布斯》杂志评为全球最佳300名上市小公司之一。

凤凰网财经:2000年整个搜狐的发展处在向好的态势,但你却开始面临新的危机,有可能失去自己亲手创办的搜狐?

张朝阳:早期的董事会不是非常友好的,投资人对创业者都有各种看法,所以说如何在董事会保住我的权力,这也是很重大的一个过程。

那个时候有一个整体的共识,就是首先中国经济没起来,中国人不一定能办成什么好的企业。

你可以设身处地的想象一下,当时普遍认为就(我)只是拿了博士的学生,没在大企业工作过,没有创业管理经验,所以公司的管理一定要靠(Gray Hair)要灰白头发的人,这是一个普遍的共识。总结一下,你创业,你可能是先看到了某个科技的技术,然后创办,但是公司一上市之后,这个创业者应该离开。

凤凰网财经:就是说,公司上市就希望你离开搜狐?

张朝阳:是的,普遍认为创始人就应该离开。所以当时很多公司的创始人都面临同样的问题,我们岌岌可危,董事会随时会把我们换掉。

因为当时互联网就突然变得很火,变的特别流行了。1999年的China·com上市,获得了50亿美元的市值,这是疯狂的,泡沫开始起来了,所以任何人的最时髦的(想法),包括有的的外国投资人,想来试一试当CEO。因为我当时年龄还比较小,然后对这些人事间的这些权力的斗争是不太了解的,很危险。

凤凰网财经:最危险的是哪一次?

张朝阳:我是在搜狐在早年的董事会的斗争当中学会了厚黑学,这是关于权力的学问,驾驭权力是一种学问,董事会是很残酷的地方。上市的时候,我在不断的去美国见好多投资银行,来正在选择到底选哪个投行,后来我得知他们开过一次秘密董事会,开过之后我知道了。

我那时候一直非常紧张。其中一个高管是个老外,他电梯里与人对话,关于现在老是亏损怎么办、有什么解决办法,他说有办法,就是可以换CEO,可以change management。我的老员工知道了以后很震惊,整个搜狐是我创办的,所有搜狐的员工脑子里就觉得,搜狐就是我,我就是搜狐。这样的话怎么可能,居然从CFO和董事嘴里说出来?

我当时在香港听到这个消息以后吓出了一身冷汗,我立即去约了一个大股东,跟他谈了现在董事会这种乌烟瘴气的情况,我说这些外国人对中国根本不了解,如果他们来管理这个公司,公司要彻底完蛋。而且我当晚就跟CFO打电话了,我跟他陈述了你的想法是不可能的,最终他Back off(退让)了。

再后来,我在2001、2002两年的时间,温水煮青蛙的把他们全都换了。

凤凰网财经:反正到2003年之后,张朝阳在搜狐基本上就可以说一不二,在那段时间对搜狐是一件好事。

张朝阳:权力基本上稳定了,没有任何威胁了。我在1996年到2003年那几年,真的是从融资到互联网模式的探索,同时上市,董事会的管理,这4件事都是环环相扣做得非常好,没出错。

04

搜狐上市前,把握了两个赚钱机会

张朝阳当时也是一种几个互联网公司,三大门户集体探索的模式。新浪迅速的崛起,高盛和摩根斯坦利都去抢新浪了,新浪也大量的稀释股份融资,导致他迅速短期内获得了快速的成长。但是也带来了问题,就是创始人的股份被稀释的太厉害,一个接一个,至于后来到了多少次之后的曹国伟才来,才把新浪给搞定了。

在模式方面的探索,是大家一块探索前进。新浪以新闻崛起,我们以更多的资讯和内容,大家都在卖品牌广告,但对很多企业来说,互联网这个概念太新了,所以品牌广告涨得非常的慢。

这时候我们就特别希望能够有一个收费的业务,是叫Consumer Business。2002年等来了中国移动推出短信,那时候是2G,到了2.75G的时候有了彩信,有了彩信以后就可以推出新闻或者其他的一些好玩的内容。这时候就可以去中国移动直接从终端用户收费,然后中国移动再把钱分给我们,所以我们直接就享受了中国移动的收费业务。

凤凰网财经:你们提供的是To C的内容,这算是“躺赚”吗?

张朝阳:是To C的。收费业务是非常快的2002年的短信推出,迅速的当年我们就盈利了,但我们60%的收入都是短信、彩信。

但也很紧张,因为钱都是中国移动给我们分的,所以命运把握在别人手里。SP业务是很大的一块,这是一个机会,致使互联网公司迅速走上盈利,我们第一个走向盈利。

第二个机会当时其实是陈天桥先探索的,就是把韩国的游戏引进,当时最大的问题是支付问题。陈天桥用电信收费解决了这个问题,把《传奇》引进来,使得游戏崛起。

紧接着是丁磊引进游戏,我们引进了《刀剑》,2003年一个开发者王涛进来之后帮我们开发出《天龙八部》,这个是第二个机会,游戏收费业务起来了。后来我们就拆分游戏公司,2007年上市了。

凤凰网财经:那意识到低潮是从什么时候开始?

张朝阳:2012年,不是关于公司的事情,跟公司没有关系,但是最后把我人就变成另外一个状态了,我曾经有一年我都不怎么来公司的。

【上集结束】

那一段至暗时刻,张朝阳经历了什么?又如何自我拯救,走出困境,搜狐二次创业,他会如何应对自我?下集《封面》我将继续对话张朝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