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FFWAY-很潮 仅此1只价值80W的Be@rbrick,竟然在这?

“2020年,国内潮流市场最火的是什么?”

如果说今年在新冠疫情的影响下球鞋市场持续颓靡,时尚行业份额惨遭坍缩,一切跟时尚相关的消费行业看起来似乎都不好过——当然,Be@rbrick除外。

在如今国内主流UGC带货平台——抖音上关于Be@rbrick的内容几乎占到了潮流视频内容总量的30%-40%。

这似乎也验证了坊间那句“抖音带火AJ后,又带火了Be@rbrick”。尽管离谱,但抖音特有的“跟风”,也确实为其带来不少热度。

在如此“网红效应”下,打卡潮玩店成了当下年轻人最中意的线下之旅,拍照、分享、上传社交网络等一系列操作已然成为Z世代最具代表性的串联行为。

为此,OFFWAY主理人莫然专门去探访了上海首家艺术潮玩概念店——E2W ART 东西艺术空间。

小红书搜索“林莫然”,一键Follow老板

带你逛吃潮流生活~

这家开张不久的潮玩店在两个月内就晋升魔都新一代的网红打卡点,就单单在小红书平台上,关于E2W ART相关的打卡帖多达7000多篇。

甚至连野生户外主播都把这里当成直播的重头戏,换句话说,几乎没有一个潮流玩家会在进入E2W ART之后,可以忍住拍照的冲动。

如此高的好评打卡率,难道E2W ART真的只是赶上Be@rbrick的“顺风车”吗?

当我们实地去“摸查”了之后才惊觉,原来一切并不是这么简单。

这家集潮玩、潮流艺术品、咖啡为一身的店铺可不止只是一家“网红店”——它整体算不得大的空间里藏着的狠货可一点都不少,个顶个拿出来都是“镇店之宝”。

在这里,你可以看到清永浩文的F.C.R.B、村上隆的太阳花、Supreme Director's Chair、空山基 x Daniel Arsham、Medicome x MMJ、...

几乎全都是潮流江湖上“传说级别”的物件儿,目之所及皆是售价动辄过十万甚至数十万的玩具和艺术品。

甚至是当下最流行的Be@rbrick,在这里你都能找到你想要的那一个,从100%-1000%,各种尺寸应有尽有。

像Fendi x Be@rbrick这种常见于明星晒照中的经典款,一直都是潮玩玩家收藏选择中的热门项,入手难度不用多言,但在E2W ART,你可以直接刷卡搬走。

你还可以看到由陈冠希主理的潮流品牌CLOT x Levi's共同创作的Be@rbrick系列,以及陈冠希在2018年《音术》艺术展览期间推出的The Monkey。

除此之外,还有让无数女孩沉沦的Be@rbrick x LA MAISON DU CHOCOLAT WF Fashion 澳门展会限定的马卡龙1000%也能轻松找到。毕竟没几个女孩对肚子装马卡龙的Be@rbrick有免疫力。

当然也不能缺少最吸引少女们的1000%千秋款,“短视频爆款”在这里陈列了一面墙。

感受一下这散发出的满满的梦幻少女心,俘获着一批又一批的女孩来此拍照打卡。

作为全上海唯一一个垂直于潮玩领域的集合店,E2W ART里自然也少不了潮玩圈“顶流”——Kaws,就在这方潮流空间的一隅,Kaws占了展示柜中满满当当的两层。

Kaws Gone Figure、Kaws Companion Flayed、Kaws BFF、Kaws Along The Way...等等几乎全系列的公仔都能在这里看到,谁能不心动呢?

你以为就这些了吗?其实在E2W ART里还有一只堪称“最顶”的潮流艺术品。

它是2019年12月由法国布艺艺术家Anne-Valérie Dupond和Medicom Toy的首度合作系列之一。其设计灵感源自AVD过往历年的创作系列,运用多种不同布料拼接制成,全球只有一只的“熊王”,它的售价更是高达80万人民币...

从入手只需几十块的盲盒,到售价高达大几十万的潮流艺术品,在E2W任何一个潮流玩家都能找到自己喜欢的,且能负担的起的玩具,而这种只专注于做潮玩类目的集合店在上海,甚至是整个国内都不多见。

于是,我们跟E2W ART的主理人山哥坐下聊了聊,关于潮玩与潮流艺术品文化和国内市场的“化学反应”。

◆ 能否向OFFWAY的粉丝简单的介绍一下自己。

山哥:Hey!OFFWAY的粉丝大家好,我是E2W ART的主理人之一——山哥,平时喜欢收藏一些潮玩和艺术品,有一家自己的潮玩店铺,欢迎大家一起来交流分享。

◆ 什么时候开始接触到“潮流”的这个圈子的?最先接触“窗口”是什么?

山哥:其实我接触的算是比较早的,2000年左右吧,我之前是在模特公司,因为行业的贴近,自然而然会接触时尚潮流的讯息。

真正进入到这个圈子的“窗口”应该还是潮玩吧,从2010年开始收藏,到现在不知不觉10年了,时间很快的。

E2W ART 部分潮玩

◆ 那最早接触到潮玩的契机是什么?“入坑”的原始冲动又是什么?

山哥:我第一次接触是在2009年,因为工作原因认识一个台湾导演,当时他的工作室摆了很多Be@rbrick,那也是我第一次见到实物,很好奇。

到了2010年,偶然在上海一家集合店花了800块收了一个Kaws Snoppy,开始了收藏生涯,其实主要还是热爱吧我觉得。

◆ 为什么会想开这么一家潮玩的集合店铺?

山哥:其实很早就有开店的梦想,希望未来能开个潮玩店,跟志同道合的朋友一起分享交流。

这家店铺的从策划到落地只花了几个月的时间。最开始打算是做一家潮流买手店的,但后来还是决定只做潮玩,比起什么都做,我们更想把一件事情做精做强,这也是市场最缺少的东西。

◆ 看到店里陈列了很多狠货,这些潮玩/潮流艺术品都是通过什么渠道入手的?

山哥:其实入手的渠道有很多,包括咸鱼这种线上的平台我也会去淘。还要一些买手,根据我的需求去收货,也有合作的画廊,店里的很多原画都是跟画廊定制的,此外还有一些国外潮玩的厂牌,我们也会有一些商业合作。

◆ 店里面最喜欢的一件潮玩是哪个?简单聊聊吧!

山哥:其实这些陈列里面每一个都喜欢,我们进货的标准之一就是自己得喜欢。

对于我个人来说,这个店铺更像是一个展厅,我不认可现在很多买手店信奉的“火什么进什么”的纯商业行为。我更希望的是市面上没什么我进什么,和玩家相互分享、交流,这比单纯逐利更加重要。

◆ 对于Be@rbrick在抖音上的突然“火出圈”,你认为是好是坏?

山哥:如果非要说利弊的话,我认为利大于弊吧。

短视频的催化能给这个市场带来很大的反响和关注,毕竟现在是流量至上的时代。我不会排斥这些平台,毕竟对市场而言,要想激发潜力首先得先火起来,一切都有个过程。就像Be@rbrick火起来一样,现在的市场就喜欢色香味俱全的东西。

深受女性玩家喜欢的X- Girl x Be@rbrick即是如此

◆ Be@rbrick火了之后,有没有来给店铺带来一些“流量红利”?

山哥:这个肯定有的,Be@rbrick它本身就自带流量,现在会有很多小姑娘来拍照打卡,发到社交平台上后再吸引更多的人,这个过程完全都是自愿的。

甚至有的小姑娘会带好多套衣服过来,一拍就是好几个小时,这对于她们和我们来说,都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

◆ 最欣赏的艺术家是谁?不妨说说欣赏的点?

山哥:我最近比较喜欢一个西班牙的艺术家Edgar plans,他的油画作品中融入了很多涂鸦元素,画风和配色很有趣,更重要的是,他没有单纯的去“模仿”谁,也鲜有从某个熟知元素上找灵感。

现在很多艺术家都在利用已知元素进行二次创作,比如Daniel Arsham,他通过创作手法改造皮卡丘,致敬Andy Warhol...其实我个人不大认可,我更喜欢有个人风格和标签的艺术家,就像村上隆一样,看到太阳花你就会想到他,艺术辨识度很重要。

◆ 潮流艺术品和潮玩,其范围应该如何界定?

山哥:我个人理解是,Be@rbrick熊它除了很强的装饰性之外,还有一定的把玩性,这种我会定义为潮玩。潮流艺术品,除了它具有“艺术家作品”的Title之外,它的观赏性更高,且把玩性低,没人会出门带一个Daniel Arsham的石膏像在包里。

当然,每个人对于艺术的理解和定义不同,艺术永远没有一个恒定标准,差别在于大家的理解。

Daniel Arsham x Pokémon

◆ 给想要购入第一件潮玩的新手玩家一点建议吧。

山哥:建议就是希望大家购入时选择自己喜欢的,而不是所谓的“爆款”。特别在网络化的今天,几十秒的视频就能催化爆款,拥有大批追随者,这其中不乏跟风的人,不然也不会有那么多网红店、网红单品、甚至是网红。所以,购入任何单品,热爱最重要。

◆ 如何看待国内潮玩的市场潜力?

山哥:国内的市场潜力一定是巨大的。但今年疫情的打击还蛮大的,其实今年国内本来有很多艺术家的展会,但都延期和取消了。同时疫情对于中低层的消费影响很大,就拿Be@rbrick来说,最贵的1000%的涨幅反而是最厉害的。

因此,我觉得明后两年吧,疫情的影响淡化,潮玩和艺术品的概念愈发成熟,国内市场潜力可能会完全爆发,相较而言,今年更多走一些市场的培育可能更现实一些。

确实相较国外而言,国内的潮玩市场还尚显稚嫩,但我们回溯历史,所有的硕果都是建立在开垦与培育的基础上,时尚品牌是如此,球鞋文化是如此,潮玩艺术更是如此。

无论是Kaws也好,是Be@rbrick也好,是空山基也好,它的体内本身就蕴含着足够繁杂的属性以供我们去自行解读和诠释。

这或许就是潮玩艺术的意义和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