制裁危机围困,华为断供“芯”病何解?

Canalys分析师贾沫在接受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采访时就表示,即使未来华为失去了自研高端芯片,也不会马上流失高端用户。

“Mate 40搭载麒麟9000芯片,将会有更强大的5G能力、AI处理能力以及更强大的NPU和GPU,但是很遗憾第二轮制裁,我们芯片制裁只接受了9月15日之前的订单,所以今年可能是我们最后一代华为麒麟高端芯片。”华为消费者业务CEO余承东在中国信息化百人会2020年峰会上表示,在半导体制造方面,很遗憾重资产投入型的领域、重资金密集型的产业华为没有参与。

5月16日美国升级对华为管制措施,此次系时隔约3个月后的首次表态。

在美国商务部宣布含有美国技术的设备或厂商若要为华为生产芯片亦需要得到许可后,华为轮值董事长郭平就表示,“求生存”是华为现在的主题词。当时他表示,华为的业务将不可避免地受到巨大影响,但这一年的磨练让华为“皮糙肉厚”,有信心公司能尽快找到解决方案。

进入8月,华为的解决方案仍不明朗——高端手机的替代芯片尚未明确,部分西方国家也决定不再采购华为的5G基站设备。不过,另一方面,华为也在积极推动自身的完善,包括HMS、鸿蒙操作系统等,在国内市场占据较高份额也有望维持华为在手机领域的优势。

Canalys分析师贾沫在接受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采访时就表示,即使未来华为失去了自研高端芯片,也不会马上流失高端用户。“华为需要进一步开发出其他方面的USP(独特销售主张)使得自己依旧在科技上领先。”

背靠国内市场首超三星夺冠

HMS成华为海外市场成败关键

美国一直针对的是华为5G基站业务,但“实体清单”对华为伤害最大的是消费者业务。按照华为计划,去年原本有希望超越三星,成为全球手机出货量第一大厂商,但在“实体清单”干扰下,华为少发货六千万台智能手机,损失了约120亿美元收入,这主要缘于智能手机在海外市场销售的一度大幅下滑。

进入2020年,华为的消费者业务再次遭到新冠疫情影响。半年报数据显示,华为的消费者业务继续维持15.85%正增长,但与去年同期34%的增速相比明显下降。

尽管华为今年第二季度超过三星,成为全球智能手机出货量最大厂商,但研究机构认为单凭中国市场不足以维持这一名次。Canalys报告指出,由于华为受到“实体清单”影响,导致其海外出货量在第二季度同比下降27%。不过公司已经成为国内市场的主导者,第二季度其在中国出货量增长8%,目前70%以上的智能手机都在中国大陆销售。

为了挽回海外市场消费者,华为推出HMS替代谷歌的GMS,以尽可能满足海外消费者的基本需求。余承东披露的最新情况显示,截至今年上半年全球超过8万个应用已集成HMS Core能力,华为终端云服务全球月活用户超过5.2亿。

8月11日的一场论坛上,华为智能汽车解决方案BU总裁王军表示,为了华为手机在海外的生存,公司打造HMS生态,把全公司一万个软件人员集结在松山湖,花了九个月时间,才写了一个版本,这还只是基础版本,从HMS4.0迭代到5.0。

贾沫认为,因为海外大多数消费者需要更多时间、更多教育才有可能接受HMS,这在短期来讲对华为海外业务会造成直接影响。

“芯”病还需“芯”药医

专家:失去自研高端芯片不会马上流失高端用户

华为的高端机型品牌建立在自研芯片上。近年来无论是Mate系列还是P系列,华为都选择搭载自研的麒麟芯片,其性能并不亚于高通、苹果的芯片,这也是华为与国内其他手机厂商形成差异化竞争的重要优势。

但余承东日前已承认,受制于“实体清单”影响,台积电只接受了华为9月15日之前的订单,“所以今年可能是我们最后一代华为麒麟高端芯片。”

麒麟系列芯片来自华为旗下海思公司的研发,在去年美国首次将华为纳入“实体清单”后,华为随即宣布海思所有曾经打造的备胎一夜之间全部转正,以确保华为大部分产品的战略安全。根据市场调研机构IC Insights日前公布的2020年上半年全球十大半导体厂商销售排名,海思名列第十,为公司成立以来首次跻身全球前十名。报告显示,海思半导体上半年销售额同比增长49%,在全球十大半导体厂商中增幅最大。

由于无法使用自研芯片,华为或将向联发科和高通采购手机芯片。早前高通宣布与华为签署了一项长期专利许可协议,将获得18亿美元的授权费,这将为华为向高通采购芯片埋下伏笔。此外,华为亦向中芯国际寻求解决方案,后者在今年5月已经向华为提供低端手机芯片麒麟710A,并应用在荣耀Play 4T手机上。

“从目前情况来看,自去年实体清单之后,华为已经在国内市场成功挤压了其他领先厂商如OPPO、vivo以及小米的市场占有率,并且成为了唯一能够与苹果抗衡的高端品牌,这并不是一蹴而就的。”贾沫表示,即使未来华为失去了自研高端芯片,也不会马上流失高端用户。华为需要进一步开发出其他方面的USP保持在科技上领先。比如华为依旧拥有领先地位的手机摄像技术。

5G换机潮未能带动市场重返正增长

2019年被认为是5G元年,5G商用牌照向国内运营商下发,以及全球5G网络的兴建,全球手机市场原本预计2020年将迎来正增长,但在新冠疫情冲击下,这一愿景已经落空。Canalys最新预测显示,因为疫情原因,全球智能机市场今年将降低13%。

在重回衰退的大环境下,手机厂商无一能独善其身,存量市场下此消彼长的竞争更为突出。在中国,由于疫情控制得当,经济复苏领先于海外国家,相应地国内手机市场复苏进度亦优于全球市场。8月11日,中国信通院发布的月度报告显示,今年前7个月,国内手机市场总体出货量累计1.75亿部,同比下降20.4%。

不过,7月手机出货量出现较为明显的降幅,同比下降达35.5%。中金研报指出,7月出货量下滑主要因为疫情后的报复性需求消失,市场逐渐回归常态;下半年安卓和苹果新机型由于疫情导致延期,用户观望情绪加剧。

手机厂商原本期待5G换机潮带动市场重返增长轨道,不过这一目标或难实现。尽管今年以来国内5G手机出货量占比已经超过六成,而且价格持续下行,多家手机厂商推出售价在两千元以内的5G手机。此外,5G手机用户有望在年底达到2亿。

贾沫指出,5G手机因为独特用例以及5G套餐价格限制等,并不会在短期变成刚需,因此更多低价5G手机的推出不会带来总量上升,只是使得绝大多数大众用户换机时可以选择5G手机。

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 陆一夫 编辑 王进雨 校对 柳宝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