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音教授涉招生贪腐被查:四川音乐学院,请不要改名

据报道,四川音乐学院(川音)声乐系3个女教授涉招生腐败被查。更令人惊讶且愤怒的是,此前担任该校副书记、书记长达十四年的柴永柏,贪污腐败且包养情妇。值得深思的是,连续发生如此重大的贪腐事件,与主体责任的严重缺失不无关联。因此,我们呼吁,在追究相关人员的法律责任的同时,应该追究同级和上一级党的领导之责。

■真是一帮男女下三烂,玷污艺术殿堂,糟蹋神圣艺术,十足的禽兽不如。

■我们呼吁,全国艺术院校自查自纠,彻底整治,如再发生类似行为,除追究当事人责任外,相关领导和人员一并查处。

■音乐是多么美好的事物啊,艺术本质是精神的、纯粹的、理想的。音乐是仿佛伊甸园一样的净土,永远与人们最纯洁的灵魂有关。

■希望人类灿烂的艺术文明传达出的爱与关怀,还能带给他们感动,给人类以救赎。

据报道,四川音乐学院(川音)声乐系3个女教授涉招生腐败被查

打从懂事儿时起,就知道音乐与艺术了,那是一个怎样的纯净、崇高与完美;后来,学了点儿乐理,学了点儿拉手风琴,学了点儿唱歌儿,知道了它纯净、崇高与完美中,还有着磨练与艰苦;再后来,进了剧场,看着台上艺术家们的演唱,如醉如痴,简直就是艺术和美的化身,我是永远不可企及的了;直到现在,我才知道,原来音乐与艺术也可以被玷污,变脏,很脏,甚至邪恶。四川音乐学院,请不要把音乐与艺术的纯净、崇高与完美之名改掉!

据报道,四川音乐学院(川音)声乐系3个女教授涉招生腐败被查,3个女教授分别是杨婉琴、费莉、邓芳丽。其中邓芳丽是声乐系副主任。据说邓芳丽等人在招生方面收取学生家长的贿赂已有相当长的一段时期,邓芳丽将收受学生家长的钱财比喻成一年一季的“割麦子”。过去几年,省外考生进入川音,每人要交付18万元(人民币,下同)才会保证被录取。但邓芳丽调至声乐系之后,“每名外省考生涨价,收25万元”。邓丽芳已经被司法机关带走,可想而知,问题有多严重!

此前担任该校副书记、书记长达十四年的柴永柏,涉嫌受贿且包养情妇

更令人惊讶且愤怒的是,担任该校副书记、书记长达十四年的柴永柏,在2017年8月,因利用职务便利,在高校基建项目、款项拨付、人事任用、招生工作等方面为他人谋取利益受贿914万元,被判入狱11年。据说,本来是医学院学兽医的柴,进了音乐学院后,“艺术造诣”得到急速提升,不仅收获大量艺术领域的名号,还成为川音艺术方面的国家二级教授。期间,包养情妇又是川音老师,烂事多到你想多烂就有多烂。真是一帮男女下三烂,玷污艺术殿堂,糟蹋神圣艺术,十足的禽兽不如。四川音乐学院,请不要改音乐之名为腐败乐园!

值得深思的是,连续发生如此重大的贪腐事件,与主体责任的严重缺失不无关联。因此,我们呼吁,在追究相关人员的法律责任的同时,应该追究同级和上一级党的领导之责。需要强调的是,上述几个例子,只是严重违法的案例,至于违规行为和行风建设,恐怕根本就提不到日程上了。如此,就不难看出,人们对艺术、对艺术院校的扭曲判断,缘于这些虽为少数但影响极其恶劣的艺术败类们。因此,我们呼吁,全国艺术院校自查自纠,彻底整治,如再发生类似行为,除追究当事人责任外,相关领导和人员一并查处。

如何止住艺术院校这类伤风败俗且对党风廉政建设影响极为恶劣的事情发生,我看有必要加强两方面工作:

一是对主要涉案人员,如本案中的情妇们和其他利益输送者,公布姓名,公之于众,按照有关规定,实行“三不”:不得继续从教,不得继续登台,不得继续培训,断了他们的活路,让他们为之付出一生的代价。我想到,某吸毒艺人和品行恶劣艺人最近露面时诡辩说,偶一失足为什么要付出一生的代价?说对了,就该付出这样的代价。现在的问题是,对当事人,尤其是类似情妇们的协助作恶者,处理不狠,甚至滥施同情,使得歪风难刹、邪气渐长。

二是加大舆论监督力度,促进公正公平。从之前“小学生研究癌症论文”的处理,到这些天对浙江高考阅卷组作文组陈建新的处理,都是网络曝光、公众呼吁的结果。我曾说,在维护社会公平和正义的道路上,公众,尤其是广大网民,正在发挥和还要发挥更大的作用。这里我想补充的是,在维护艺术的圣洁和崇高方面,公众,尤其是广大网民,一样可以发挥巨大作用。社会公平正义关乎你我他,关乎每个人;艺术之纯洁美妙也关乎你我他,关乎精神世界的构筑和审美情趣的形成,同样应该大家共同努力,发现问题,理性呼吁,建言献策,共建公平正义的社会,共建美妙高雅的艺术世界。再说回来,大家共同努力,阻止住四川音乐学院少数败类的污音乐之名行为!

音乐是多么美好的事物啊,艺术本质是精神的、纯粹的、理想的

由这些艺术败类们,生发出我如“愤怒的小鸟”般的呐喊,也生发出我对人生与艺术的感慨。是啊,音乐本来就是伴着人类而产生的,且最具人性。人类诞生于世,先畏自然而后祭祀神明;先哭喊而后歌唱,哭者有人劝,歌者有人听。据说,人之初,一个人是没有音乐的,有了人群才有音乐。早在人类还没有产生语言时,就已经知道利用声音的高低、强弱等来表达自己的意思和感情。后来,随着人类劳动的发展,逐渐产生了统一劳动节奏的号子和相互间传递信息的呼喊,这便是最原始的音乐雏形;当人们庆贺收获和分享劳动成果时,往往敲打石器、木器以表达喜悦、欢乐之情,这便是原始乐器的雏形。无论是我国古代的弦歌雅韵、诗词歌赋,或是西方古典的巴洛克、浪漫主义以及各民族的丰富变幻、异彩纷呈,再到现代以及当代流行音乐、摇滚乐、电子乐、实验音乐……音乐作为艺术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人们精神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伴随着人类文明的发展史,音乐始终是人们表达情绪、传递情感、抒发思想的重要方式之一。人的悲欢离合、爱恨情仇以及许多难以用语言表达的复杂情绪都可以用音乐来表达,也可以借助音乐来抒发。音乐由个体灵魂而生,传递出去,打动更多的灵魂,成了一个美极了的灵魂组合。

音乐是多么美好的事物啊,艺术本质是精神的、纯粹的、理想的。音乐是仿佛伊甸园一样的净土,永远与人们最纯洁的灵魂有关。回想自己听音乐、学音乐、赏音乐的过程,如同年轻的成长、青春的曼妙和生命的律动,多美!四川音乐学院,请不要异化音乐,将音乐更名为金钱铜臭,还我曾经的至真至纯至美的音乐理想。

因为艺术,“三体人”对待地球人的态度由强硬逐渐走向缓和

科幻作家刘慈欣在《三体》里有一段描述:以“生存”为全部目的的三体文明,之所以对地球人类的看法和政策出现巨大转变,是因为三体社会发生了重大的思想变革大潮——三体世界的“文艺复兴”。在文艺复兴的滔天浪潮下,三体人热衷推崇地球人类的诗歌、散文、小说、绘画、电影、音乐等各种艺术形式。三体世界单一的情感变得丰富多彩,三体人从独裁和麻木的束缚中挣脱出来,充满了爱与关怀,因此三体人对待地球人的态度也在由强硬逐渐走向缓和。在当代社会,物质生活越来越凸显其功利性和目的性,当下的文艺界,“文化快餐”“流量艺人”“造星运动”等怪现象层出不穷。过多的重视结果的形式,却忽略过程的内容,甚至几乎到了自我抛弃的地步,这无疑是非常悲哀的;至于川音的少数败类,简直就是人类的、艺术的、音乐的渣滓。刘慈欣笔下的世界虽是虚构,其人物只是想象,但我还是希望:假如有一天“三体人”来到了我们的地球,希望那纯美的音乐还在,那高尚的艺术尚存,希望他们看到的不是贫瘠、荒芜的精神世界,更看不到川音这些音乐败类,希望人类灿烂的艺术文明传达出的爱与关怀,还能带给他们感动,给人类以救赎。当然,更希望四川音乐学院别等到那一天再正名、再回归艺术之本真、再回归音乐。

四川音乐学院,请不要改音乐之名,请响亮地、风清气正地在人类公平正义的旗帜下,对苍天、立大地叫一声:四川音乐学院!

作者简介:王旭明,教育工作者,语言文字工作者,曾任教育部新闻发言人,语文出版社社长,现任中国陶行知研究会求真教育实验研究院院长。著有《为了公开》《王旭明说新闻发言人》《明正言顺》《与领导干部谈文风》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