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揽百度“二把手”、卖楼筹资,国美如何再次辉煌?

“关键人物的离职,他们都说‘被开除’,真是笑死人了。”对于那些不和谐的声音,向海龙如是回应。他还表示,自己从百度退出是为了更好地做投资。2020年1月9日,向海龙名下的龙众新宜基金正式成立。但就像他从百度出走一样,所有人也没有想到这位立志“更好地做投资”的前百度核心人物,事后又接受了国美的邀请。

沉寂许久的国美,迎来了沉寂不久的向海龙。

8月13日,国美发布公告称,将成立线上平台公司,目标是加强国美的互联网化进程,更好地利用产品技术工具实现数字化转型。在公告中,曾经的百度“二把手”向海龙赫然在列,不过这回,他的名字前面有了新头衔——国美线上平台公司CEO。

百度“二把手”巅峰期出走,转身成为国美复兴领头人

曾经的向海龙,是百度无可置喙的核心人物,也是见证了百度前半生的人物。

2005年2月,向海龙创办的企浪网络被百度收购,正式加入百度,同年百度于纳斯达克上市,创造了354%的中概股神话。2006年,向海龙供职的上海分公司荣获“百度最佳团队”称号,百度百科于同年4月20日上线,被称为“中国最大的百科全书”。

2007年,向海龙兼任百度分公司总经理,百度给自家的LOGO“瘦了身”,首页也改名为“百度一下”,其用户到达率突破80%。2011年,向海龙调任百度商业运营体系副总裁,同年百度市场份额突破83.6%,创历史新高,同时开始在云计算领域发力。

2017年,向海龙出任“百度搜索公司”总裁,此时百度开始拥抱更多领域,人工智能、自动驾驶……相较从前小小的baidu.com,现在的百度已经成长为一个巨人。但在百度最辉煌的时刻,向海龙却离开了它。

2019年5月11日,在百度联盟生态合作伙伴大会上,向海龙发表了主题为“户联网”的演讲。他对开源生态等百度未来将要进军的领域做了详细的介绍,那时的观众们绝对不会想到,这样一位意气风发,在台上侃侃而谈的高管竟然会选择离开。大会召开的6天后,向海龙宣布从百度离职,不管是向海龙自己还是他的老上司李彦宏都一致表示离职是“个人原因”。

“关键人物的离职,他们都说‘被开除’,真是笑死人了。”对于那些不和谐的声音,向海龙如是回应。他还表示,自己从百度退出是为了更好地做投资。2020年1月9日,向海龙名下的龙众新宜基金正式成立。但就像他从百度出走一样,所有人也没有想到这位立志“更好地做投资”的前百度核心人物,事后又接受了国美的邀请。

在1月9日举行的年度机遇峰会上,向海龙曾这样描述自己的投资风格,“我更看好那种有特长的,某一方面特别擅长,长到一般人追不上他,在其擅长的领域看事情看得比较远、比较深,看得到别人看不到的东西的那种人。”或许,这正是他选择国美的原因。

丢掉“累赘”悦秀城,套现40亿,国美加速新零售之路

8月3日,国美控股的鹏润集团以40亿总价将曾经的大康国际鞋城——如今的U-SHOW悦秀城卖给了颢腾投资与外资的联合体。这被外界视为是国美终结地产业务的一个关键信号。

自从2010年大康鞋城就陷入了低潮期中。因为经营不善,它屡次试图转型,但总落得停业的下场。从“大康国际鞋城”到“国美生活广场”,再到“U-SHOW悦秀城”,这栋曾象征着国美地产辉煌的大楼最终在2019年12月31日停止运营。

“悦秀城”也不是国美地产放弃的第一个项目了。国美在遭遇公司人事震荡后,不断将公司名下的地产项目出售,以换取资金支持。其中,耗资百亿的“国美商都”正是一个典型例子。2011年,国美与海航置业签订协议,将国美商都交给了海航,换来的是57.5亿元的资金。

收缩房地产业务,拿到了大笔现金,眼下的国美要走上一条什么样的复兴之路呢?

在零售业的赛道上,国美已经被对手苏宁拉开了一段不小的距离。根据国美今年4月发布的财报显示,2019年国美净营收534.83亿元,亏损25.9亿元。而苏宁同期收入达到了2703.15亿元,净利润达到了110.6亿元。虽然不清楚“国美帝国”如何重现,但显然其复兴计划从上半年开始,就已经在做铺垫了。

今年上半年,国美宣布与拼多多、京东建立深度战略合作,国美负责将“家·生活”供应链和整个服务体系接入京东平台和拼多多。而拼多多和京东分别在4月和5月认购了国美零售发行的境外可转债共计3亿美元。有业内人士称,国美正为未来在新零售领域发力做准备,努力赶超苏宁。“国美联合京东和拼多多,可以将国美自身的供应链、上游合作伙伴和服务体系的作用发挥到最大马力。”

告别地产,国美不做下一个“巨人”

在脱离房地产业务这件事上,国美让人们看到了巨人集团的影子。不同的是,国美地产的“退出”很及时,国美终究没有落得个荒腔走板兵败麦城的下场。

1994年,规划有18层的巨人大厦破土动工。但巨人总裁史玉柱的豪情壮志可不是这区区18层楼容得下的。在他的指挥下,巨人大厦的计划楼层从18层一口气跃升至70层。

不过,史玉柱低估了建造这样一栋大楼的资金,据媒体估算,巨人计划用在巨人大厦上的投资超过了12亿元,对于当时资产规模仅有1亿的巨人来说,这是一笔无力负担的巨款。

虽然史玉柱提出了“三分之一靠买楼凑、三分之一靠贷款、三分之一靠自有资金”的计划,但巨人集团同时还在进军多个领域,这种行为只能是拆东墙补西墙,对巨人的整体运作毫无帮助。最终,巨人大厦变成了“烂尾楼”,巨人集团也因资金链断裂而爆发了财务危机。

在地产领域,国美也曾和巨人集团一样充满宏图壮志。“要像做家电一样做房地产”,“拿出100个亿砸房地产,让国美地产在两年内打包上市,成为第二个国美电器”。这些豪言壮语在“国美帝国”风光无限的那个时期,显得格外地意气风发颇有英雄气概。可惜的是,这场梦终究还是要醒了。

卖掉“累赘”悦秀城的国美明白,自己不能做下一个“巨人”,而它似乎也在用告别地产业务的方式告诉所有人,曾经的那个零售巨人就要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