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因车祸失声,35岁成名,“承包”了《三十而已》

一天,制作人谭旋给金池打电话,希望她能在10天的时间里,帮忙录制专辑中9首歌。

这张专辑,正是亟待播出的《三十而已》的原声专辑《3030》。

金池还记得谭旋在电话里弱弱地问她:“你可以吗?”

10天9首歌,任谁都没有足够的信心。

但金池却应下了,她花了4天学歌,5天完成了所有歌曲的录制,还为后期制作省出了一天的时间。

有不少人说,整部电视剧都听同一个人的OST多少有些腻。

但如果不是金池,还有谁能唱透这从戏里延绵到戏外的故事呢?

她和她独特的嗓音成了《三十而已》的第四个女主角。

22岁前,她是听爸妈话的钟晓芹

在福建省宁德市福鼎县的一所普通初中里,初二某班下课后,老师布置了一篇命题作文:《我的愿望》。

孩子们写着长大要当“科学家”“医生”“教师”,可没人知道这些职业到底意味着什么。

真正开心的只有大人,就算他们知道这些话都只是说说而已,却还是陷入到“望子成龙、望女成凤”的美好幻想中。

但这其中,有一个同学是认真的。

她想要做一名歌手。

她认真地写:“哪怕只有一个听众,我也要唱。”

老师把这篇作文当做范文分享给了全班同学,那会儿估计没几个人相信,这位同学如今真的成了一名歌手。

她就是金池。

金池父母年轻的时候,都在部队里,母亲虽然不识字,但很爱唱黄梅戏。

小金池虽然听不太懂,可是很喜欢咿咿呀呀地学母亲的调调。

上幼儿园的时候,父亲开始教小金池学习唱简谱,也练就了她扎实的童子功。

父母就这样在她心里种了颗音乐的种子。

后来金池想去读艺校,但父母都反对,他们希望女儿能有一份稳定的工作,推荐她去读师范。

“读师范一样可以学音乐。”父母诱惑着她。

于是她去念了师范学校,选修了音乐专业。

在校期间,老师看出了她的潜力,经常把她留下来单独教他唱歌。

金池说,她的声乐启蒙,就是在师范院校读书的那几年。

毕业后,金池到福建的一所农村小学任教,学校里教师资源有限,所以语文、数学、思想品德、自然、体育、音乐都是她教。

那阵子很累,但并不是工作压力多大,而是她的心根本不在学校。

最开始大家都以为她就这么听父母的话,踏踏实实当个教师,职业稳定有寒暑假,把唱歌的梦想放到KTV聚会中,就过了一生。

但其实金池从没放弃过。

她一边教学,一边到市里、省里参加比赛。

很久之后金池回忆说:“我好像是有点不敬业,其实那种生活不是不好,只是我真的觉得那不是我想要的,我就想唱歌。”

直到有一天,金池在《通俗歌曲》杂志中看到广州陈小奇流行音乐学校的招生广告,一切都悄悄地发生了变化。

她将那个广告剪下来,藏了一年多才终下定决心,骗父母说自己向校长请了长假,实际上是辞了工作去读书。

她要学习音乐。

回首人生最初的22年,金池几乎没有反抗过父母给她的计划,他们让她读师范她就去读,让她做教师她就去做。

她就像《三十而已》的钟晓芹一样,过着外人羡慕的稳定生活。

而那张招生广告的出现,就像是钟晓芹的离婚证书,一下子叫醒了装睡的人。

一直活在社会规则中的金池和钟晓芹们,都需要一个契机,让自己能停下来重新审视过去和将来的人生。

她们总要开始自己过日子。

35岁前,她是在外漂泊的王漫妮

1999年,金池到广州追梦去了。

因为在校表现出色,她被介绍到摇滚歌手张萌萌的音乐工作室,并开始了四处跑野场唱歌的生活。

2001年,工作室给金池报名了亚洲歌唱大赛。

预选赛的时候,大家都特别看好她,觉得这个女孩子唱得又好又有特色,一定能拿到去日本深造的机会。

但是这次参加比赛的最终结果并不理想。

也许是期望越大失望越大,金池当时就发誓,再也不会去参加比赛了。

收拾好被淘汰的心情,金池开始满心欢喜地准备她的第一张专辑。

在那个年代,广州的唱片公司出唱片是要歌手自费的。

30万的制作费,明码标价。

这对工薪阶层的金池和父母来说,是一笔不小的开销。

金池回忆说:“家人也都是孤注一掷的,他们想着发唱片是个出路,再加上我从小就爱唱歌,他们也觉得我适合这个,我真的不爱教书。”

于是全家人将积蓄都拿了出来,又将房子抵押借了几十万的外债,总算凑齐了30万。

这张专辑制作花了大概一年的时间,然而就在录音制作完成准备去拍MV的时候,意外发生了。

那是一场挺严重的车祸。

公司老板和其他工作人员都在车上,伤的很重,金池原本就很脆弱的声带,几乎发不出声音了。

所有的努力都在瞬间付之一炬,专辑就这么搁置了。

金池却连休息的时间都没有,刚养好伤就找了家PUB做驻唱歌手去了。

她没法花太多时间去埋怨意外的发生,家里还有父母要养,外债要还。

人总要生活。

驻唱歌手的工资不低,金池一下成了家里的顶梁柱,她做着自己喜欢的事,还能帮父母解决经济上的苦难。

“我已经很幸福了。”金池自我安慰道。

一般的歌手都是现在酒吧唱歌,被伯乐发现后发才能发专辑。

但金池的经历刚好相反。

也正是这样的经历,才能让金池在酒吧这样鱼龙混杂的场所中独善其身。

她一直在提醒自己千万不能走偏,千万不能唱着唱着就变得很油。

所以她当时除了在各大PUB跑场,还接了很多录音的活儿。

闲暇的时候,她就给自己录音然后仔细听,这么多年了,她能认得自己的声音,如果有唱得油的地方必须马上就改掉。

白天睡觉夜里唱歌的生活,就这样过了8个年头,但在金池心里,她的梦想并没碎。

她知道自己想要什么,虽然她现在够不着,可是她也不想放弃。

她就好像在外漂泊的王漫妮,在同一个地方拼尽全力奋斗多少年,终究还是要离开的。

她们短暂停留和不息奋斗,并不意味着她们满足于此。

总有一天,心底里蒙上灰的地方,会亮起来的。

如今,她是替自己做主的顾佳

2012年,金池35岁了。

转眼骗父母偷跑去广州学音乐的事,已经过去十年了。

她该学的也学了,该经历的也经历了,该得的和不该得的也不想再去计较了。

这一年,她终于打算妥协了。

金池跟丈夫商量了很久,最终决定一边驻唱一边当声乐老师,丈夫支持她追梦这么多年,她总要为爱人和这个家做打算。

多年之后,有记者问她:“你那时是决定放弃职业歌手的梦了吗?”

“嗯。”金池点点头,好像又看见了那个心酸又无奈的、在35岁徘徊的女人。

但命运这东西,从来不听人话。

就在金池“退隐山林”打算当一名声乐老师后的几个月,《中国好声音》的导演找到她,希望她能去参加他们的节目。

金池心里还记得二十几岁的那次失利,最开始并没有答应对方。

“好声音”的导演说:“我们从没把它当做比赛去做。万一你表现不好我们就不播,机票住宿费都由节目组出,你就来试一下吧。”

金池沉默了好一会儿,终于还是想通了。

也许她就是注定当不成老师吧。

金池跟节目组很快就敲定了参赛歌曲《夜夜夜夜》,去录完节目她走得很干脆。

她35岁了,早就学会不要对没把握的事抱有过高的期待。

可谁都没想到,那年夏天《中国好声音》一经播出遍火爆全国,收视率一直居高不下。

到第四期播出的时候,金池正和几个朋友在KTV唱歌。

尽兴high完之后,发现手机里的信息爆了,朋友们都说在电视里看到了她。

她赶紧跑回家看了回放,一边看一边哭得稀里哗啦的。

追梦的这十几年有多少苦多少累、受了多少委屈、挨过多少白眼,似乎都能过去了。

“成为一个职业歌手一直都是我的梦想,”金池说,“所以我特别感谢好声音、特别感谢灿星。”

在这一年年底,金池终于把十年前因车祸没能发布专辑发了,专辑名叫《痴心不改》。

如今的一切,都是她用“痴心不改”赢来的。

但是在喜悦之余,金池也很清楚,一夜成名带来的并非只有好事儿。

她是那一届好声音学员里最年长的一个。

比赛结束后,金池一直听公司的要求在跑商演,根本没有做自己的时间。

那时候她自己都嫌弃自己,她感觉自己像个异类,虽然出了名却还是落魄不堪。

她不是二十出头的小姑娘,如果再这样耗上个四五年,她耗不起了。

于是在2013年,金池向公司提出解约,官司打了三年,花了7位数的违约金,她才终于恢复了自由身。

这期间闹了太多不愉快的事,她还一度被封杀,但金池都不想再回忆。

那座一直压在她心里惴惴不安,不知何时会爆炸的“烟花厂”终于解决掉了。

她和顾佳一样,终于不用再听任何人的指挥、不用再为任何人擦屁股了。

金池说:“所有的结局都是我自己选择的,怨不得谁。所以我现在也很感谢好声音这个舞台,它给了我人生的第二个转折点,也给了我人生中很重要的考验。”

而正是所有过往的这些愉快不愉快的经历,成就了现在的金池。

人生的大结局还远着呢

在解约后没有专辑作品的那三年,金池经朋友推荐唱了一些电视剧的主题曲。

剩下的时间里,她一边跟着韩红老师到偏远地区做公益,一边打理着自己的工作室,为将来的音乐道路做好规划。

2018年,金池为新专辑《我和我......》做着准备。

这一次,她想要的是成长。

她希望音乐能替她表达困惑、失望、奋斗、爱情、亲情以及所有支撑她走到现在的力量。

曾经“好声音”刚出道的时候她发歌,大家都习惯根据她独特的声音量身定做。

她唱着平凡的调子和没什么新意的歌词,没人问过她想要说什么。

所以这一次,金池想要将她经历的种种都写进这10首歌。

在录到《再见挚爱》时,金池好几次泪如雨下。

“有多少段空白才能填满,多少次温暖才能够覆盖,我对你的依赖。”

这句歌词在很多人看来,像是对爱人的告白。

可对金池而言,这是她最不愿想起又不舍忘掉的一段过往。

那会儿她还在PUB驻唱,还债赚钱养活家人,却不想在那个当口外公外婆相继去世。

父母对她说:“挺远的,你就别回来了。”

他们知道她奔波的苦,不想她再受苦。

可是就算因为工作不回去是能被理解的,自己也永远无法原谅自己。

后来,金池跑回老家,在外公外婆的坟头哭了好久。

她说:“你越长大,这个遗憾的根就越深。”

外公外婆教她做人要正直、善良、不妥协,这正是如今金池的模样。

可惜遗憾是无法弥补的。

于是金池唱着“再见我的挚爱”,不是在向谁作别,而是向所爱之人汇报自己的成长。

“我现在的状态就是,对任何一件事都可以很平静的接受。把很多事都看开了,真的没必要为一些不重要的事情纠结。人的一生,其实很短。”

金池说。

“20年后,别人能记得金池是歌手,就够了。”

她41岁了。

终于实现梦想,成了一名职业的歌手。

这个年纪不早,也不晚,一切都来的刚刚好。

至于人生的大结局,还远着呢。